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皮面具
    秦落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在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而一直挂着淡笑的傅子墨也收敛了笑容,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秦落烟。

    “本王的身体有没有问题,看来你还需要再印证一次?”

    “呃……”秦落烟秒懂,脸颊不自然的红了一瞬,作为熟女,想装作听不懂他话中的调凯实在不可能。

    傅子墨冷哼一声,直接俯身过来将她压在了地上,根本不等她反应,他的手又扯下了她的裤头。

    这一次,他没有先前的压抑,像是一种惩罚,他动作粗鲁而狂暴。

    天,彻底的黑了。

    在最后一抹光线消失的时候,他终于从她身上起来,然后他还是他,连身上的衣裳都没有凌乱,反倒是她,露出的皮肤随处可见恐怖的淤青,幸好是黑夜,将她的窘迫遮盖了完全啊。

    “秦姑娘!亲姑娘!”

    浓雾散尽,远处有隐隐的火光照射了过来,有人在远处喊着秦姑娘的字样。

    秦落烟赶紧起身,慌乱的将自己的以上整理好,而傅子墨则是捡起了地上的人皮面具,不过一瞬的功夫,他又成了奈何欢。

    “你这人皮面具真不错。”秦落烟实在是震惊于这面具的技术,她甚至忍不住伸手摸向他的脸,傅子墨皱了皱眉,却没有拦住她的手。

    温暖细腻的感觉从指间传到心中,秦落烟越发的震惊了,这皮肤摸上去完全就是真人的皮肤,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技术才能做出这样的面具。

    “好奇这面具怎么做的?”傅子墨勾勾嘴角,似乎看穿了她心中所想,见秦落烟要点头,他又冷哼了一声,“你不会想听的。”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多说,可是秦落烟已经脸色大变,根本不敢再往下问,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只是那猜想太过于恐怖,所以竟是让她不敢去印证,再看他脸上的面具时,没来由的感觉一阵恶心。

    “秦姑娘!”喊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秦落烟回过神,听出那是黑衣汉子的声音,所以立刻应了一声,“我在这里!”

    一天之内,这黑衣汉子找了她两次,说实话即便那是他的任务,秦落烟也是感激的。

    听见她的回答,远处的人脚步更快了一些,不过转瞬的功夫就有十几个举着火把的人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走近之后,黑衣大汉举着火把凑近秦落烟,确定是她和奈何欢之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找到你们了!秦姑娘,你们没事吧?”

    他显得很激动,身上也依旧是那身受了伤沾了血的衣裳,显然是脱困之后立刻就带着人来找了。

    “没事。那些血狼都离开了?”秦落烟问。

    “都离开了,他们倒是跑得快,我们脱困之后就回天机阁叫人去了,他们要是跑慢一点儿,就别想走。”黑衣大汉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自信,似乎对于天机阁的实力非常的自信。

    秦落烟不用好奇,一看他身后十几人手中拿着的弓弩时就明白了,那些都是连击弩,威力和准度都是数一数二的,就算是一般人拿了连击弩也能立刻变身为精锐战士。

    难怪傅子墨竟然会亲自伪装混入天机阁,这天机阁的一般装备都是连击弩,那些高级的武器若是弄到手,怕是他的势力就能提升一大截吧?

    她还在胡思乱想,又听黑衣大汉往奈何欢的身边走,“奈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出手相救,我已经将这件事禀告阁主了,阁主说想要见见您,一会儿进了天机阁我就带你去见他。”

    “好。”傅子墨只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没有过分热情,也没有过分冷漠,实力已经暴露了,他弱还是伪装低调的话,只能更引人怀疑。

    “说着的,奈兄弟,你这医生出神入化的武功是哪里学的?我冯四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俊的功夫!”原来这黑衣汉子叫刘四海,他看傅子墨的眼光俨然已经变成了崇拜。

    对于这种崇拜的目光,傅子墨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淡淡的道:“有个有名的师傅,不过师傅他来人家不喜欢被人关注,所以不让我到处说。”

    呃……好吧,这个理由,总是那么好用。

    秦落烟突然觉得这丫的明显是把她那套说辞学去了,看来,她分明知道她武器制造的手艺根本不是向神秘师傅学的,这个认知让秦落烟脸上的肌肉尴尬的抽了抽。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四海就不问了。”冯四海也是个爽快人,不会强人所难,他又向秦落烟和傅子墨说起了这次门徒筛选的事。

    他一边说一边惋惜的摇头,说是这次来的那两个具备了银匠资格的匠人,竟然运气不好的都被血狼咬死了,剩下的队伍死的死逃的逃,最后竟然只有两个人穿过了浓雾到达了指定地点。

    天机阁并非每年都在招手门徒,每隔几年才来这么一次,所以每一次自然是想找几个能用之人,可是今年……

    冯四海不断的叹气,惹得他身后的人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众人走了盏茶的功夫,总算走到了林子的出口,走出林子,再往前看就能看见一个偌大的山谷,山谷的构造像是一线天,却又比一线天要宽大很多,只是在夜色里,还是能明显的看清两座山峰之间的恐怖缝隙。

    山谷之中,又高低错杂的楼宇,刚入夜,几乎所有的楼宇都还点着灯笼,所以一眼望去,竟然颇有些浪漫温馨的意境。

    “这里很漂亮。”秦落烟忍不住赞道。

    “那是,你看那些灯笼的颜色搭配,都是少阁主亲自一个个弄的呢。”冯四海笑道。

    秦落烟一怔,倒是没想到云天孜那种看上去沉闷的人,竟然还有这种玲珑心思,“少阁主,喜欢弄这些?”

    冯四海见她问,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随即又笑道:“也不是,只是以前老夫人在的时候,少阁主为了讨老夫人换新弄的,那时候少阁主才十来岁,正是最闹腾的年纪,所以自然有心思弄这些。后来老夫人走了,少阁主就不再关注这些事了,一心扑在了技艺上,所以才能成为天机阁年轻一辈匠人中的佼佼者。”

    “呃……”她不过是随口问了这么一句,那冯四海竟然自顾自的说了这么多云天孜的事,是几个意思?

    “少阁主这么多年还没推荐过谁来内门呢,这一次竟然亲自写信给阁主说,想来秦姑娘在少阁主的关系肯定很好,所以我才多说了几句,秦姑娘不会觉得乏味吧?”

    秦落烟看一眼尴尬的冯四海,觉得他想要问的并不是她绝不觉得乏味,而是说有一天秦落烟真的成了那啥了,能不能关照他一些,毕竟,他这也算勇于助攻嘛。

    “我倒是有些乏了。”傅子墨打了一个哈欠,不给秦落烟机会回答问题,而是直接接过了冯四海的话头。

    冯四海一听,立刻加快了脚步,“看我,都忘了天色不早了,今天在林中折腾了一天,但凡是个人都累了。走,我这就带你们去洗漱!”

    他说带她们去洗漱,却并没有说带她们去休息。

    连秦落烟都能听出他话中的意思,就不用说傅子墨了,只是,那阁主竟会如此迫不及待的见她们?

    冯四海很快带着几人来到了那些楼宇之间,从远处看上去的琼楼玉宇,走近了才发现竟然是有一条一条错杂交乱的小街道组成的,这里不像是隐世天机阁,倒像是哪一个少数民族的村寨。

    越往街头深处走,房子修得越是豪华漂亮,才刚入夜,街道两旁的店面都还亮着灯笼,不过这里到底不是街道,两旁的店铺里也米有卖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个的作坊。

    冯四海带着两人来到了街道尽头的一座木楼,这木楼修得很是漂亮,随处可见精细雕刻的装饰物,而且里面的瓷器竟然各个都是出自官窑的精品。

    官窑中的瓷器是不允许在市面上私自流通的,所以只能来自位高权重之人所赠,就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就没人敢将天机阁当做是一般的武器作坊来看。

    “小六,收拾两间最好的客房给秦姑娘和奈兄弟,准备写吃食和热水。”冯四海进了院子,就冲等候在院子门口的小厮吩咐道。

    “四海哥,您刚才不是已经派人提前回来通知了吗?这会儿吃食和热水都准备好了,两位贵客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小六是专门负责打量这个院子的小厮,这个院子是用来接待天机阁贵客的,基本上贵客每次都是冯四海带来,所以两人很熟,说话也不客气。

    冯四海点点头,“算你小子激灵。”

    小六嘿嘿的笑了两声,不住的往秦落烟的身上看,“这万一还有未来的少阁主夫人呢,我能不上点儿心吗?”

    他的一句话惹得冯四海尴尬的笑了一阵,“连你都知道了?”

    小六翻了个白眼,“你今天咋咋呼呼的回来说是少阁主送来的姑娘丢了,带着一群人就去林中找,但凡是个人都能听见,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