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风格迥异的长老们
    “拳打脚踢……”秦落烟脚步一顿,脸上的肌肉止不住的抽痛,“那个,要不我们还是去见见四长老吧。”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才是真的有问题吧,再说了,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如果他真要揍她的话,她哪里打得过?

    “你确定?”冯四海也瞪大了眼睛,“四长老性格非常古怪,也是长老中徒弟最少的,目前只有两个,不过……”

    “不过什么?”秦落烟见他又拧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话卖关子,是要急死人。

    “不过也是最厉害的。出了阁主和长老们,四长老的那两个徒弟就是天机阁最厉害的人了,只可惜,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那两个徒弟的性格也很古怪。”

    三个怪人?

    秦落烟抚了抚额,“罢了,先去见见再说吧。”

    冯四海见她注意已定,也就提着灯笼在前引路。

    古怪的人,连住的地方也古怪,冯四海带着秦落烟穿过街道来到了街角一个作坊,那作坊中有两个年轻人正就着烛光做东西,看见冯四海来了,都热情的打招呼。

    冯四海也笑呵呵的回应了两人,看得出,他的人缘极好,“四长老在吗?”

    “四海哥是来找四长老的?”其中一人问。

    冯四海点点头,指了指身旁的秦落烟,“这次通过筛选的门徒,阁主让我带来给四长老看看能不能入眼。”

    “啊……”那人瞪大了眼睛,明显的震惊。

    秦落烟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惊讶,所以并没有什么不满,倒是那人回过神来才说:“四长老是在的,不过……”他为难的看了看秦落烟,不自觉的脸红了红,“那个、那个……四长老在做奇怪的东西……怕是姑娘家见了不太好。”

    冯四海一听,脸色也沉了下去,又忍不住劝秦落烟,“秦姑娘,我看还是不要去见了,我带你去三长老那儿吧,四长老做的东西贼恐怖,还总是找人来试,我是真的怕了。”

    “没事,既来之则安之,我去看看吧。”秦落烟淡笑,如今只有两位长老在天机阁,她不想轻易的放弃这两个机会。

    冯四海一脸为难的盯着她,犹豫了一些,很不好意思的道:“那姑娘,要不让他们带您进去,我在这里等您,如果四长老要是不满意你的话,我再带你去见三长老?”

    秦落烟点了点头,“好。”

    其中一个人领着秦落烟往后院走,秦落烟以为那四长老在后院里,没想到那年轻人将她带入后院之后就来到了一口枯井,在她诧异的目光下,他就往那井中走,秦落烟正疑惑,又见刚消失在井口的年轻人又冒出头来,“姑娘,你怎么还愣着,跟进跟上来啊,别怕,这井没水,是条地道。”

    地道!秦落烟也算服气了,将地道修在深井之中,也算还有创意了。

    她跟着走到井边,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原来井壁是一个阶梯,只是梯子有些陡峭而已,她提起裙摆,小心翼翼的抓住井壁才往下走。

    地道很宽,可以并排走好几个人,里面点着桐油灯,光线很暗,将行走种的两人身影渐渐拉长。

    走了一会儿之后,就来到了地道的尽头,尽头处是一个光滑可鉴的石壁,秦落烟猜想这里肯定有机关能打开这道石壁,毕竟,几乎所有的电影电视剧都这么演的,按照套路,那石壁之后应该别有洞天的。

    “咦,秦落烟,你一直盯着这石壁做什么?”年轻人疑惑的冲她招招手,“快过来和我站在一块儿。”

    秦落烟回过头,这才往旁边年轻人身旁走了过去,等她走近,那年轻人狠狠地往地上跺了四次脚,像是踩碎了什么东西,根本不等秦落烟反应,地面就往下深陷,然后秦落烟和年轻人一同落了下去。

    “啊!”伴随着秦落烟惊恐的叫声,她狠狠的摔进了软绵绵的棉花里,没错,是真的棉花,没有一点儿威胁性的棉花!

    溅起的棉絮沾染到她的发丝,她怔怔的吞了吞口水,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正打着赤膊,只穿了一件亵裤的男人。

    “啊!”这一生惊叫比秦落烟那一声还要惊恐。

    那个打赤膊的男人一遍吼,一边捡起地上的袍子往身上裹,还指着秦落烟的方向吼道:“怎么会有女人?怎么会有女人!”

    秦落烟眨巴着眼睛,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不过那男人的腹肌……呃,尼玛,那身材许是她在片子里见过太多的壮汉,也还是忍不住惊艳了一瞬。

    “师傅!我就说我不脱衣服,你偏要我脱,你还说保证这会儿没有外人进来!那是什么,你看那是什么,是个女人!女人啊,师傅!我的清白都毁在你的手里了!”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冲站在身旁正拿着一只碗大的毛笔的老头儿。

    秦落烟似乎是现在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个老头儿,毕竟第一眼看过去是个打赤膊的汉子,被那靓丽的风景吸引,旁边的东西就会被自动过滤。

    那老头儿穿了一身白色袍子,一手端着砚台,一手拿着大毛笔,他的白袍子上已经溅了好些墨汁,看上去有些狼狈,他似乎在作画,现场却并没有画纸。

    “我怎么知道会有女人进来?哎呀,你一个大男人,说什么清白不清白,你看,那丫头长得也还算不错,你要实在想不通,大不了就抓着她让她负责好了。”白袍老头儿吹胡子瞪眼的一顿骂,端着砚台又往秦落烟的方向走了过来,“喂,丫头,你听见了吗?你要负责吗?”

    你妹!

    秦落烟真想爆出口,尼玛,如果看了几块肌肉就要负责的话,那要她负责的人多了去了。

    所以,她要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刚才我被吓得太厉害,其实什么都没看清。”

    “你唬我呢?”白袍老头儿眼珠一瞪,吼道:“你刚才明明一个劲儿的盯着我徒儿的胸膛看,会没看清?你这丫头,说谎话比我老头子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