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谁钟意谁
    “新徒儿?”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吼了出来。

    先前那个害羞的男子更是夸张的对岳阁老说道:“师傅,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你就偏心了?刚才还要她对我负责,现在你就说我配不上她?你敢再偏心点儿吗?”

    “有什么不敢?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我听着,以后谁敢欺负你小师妹,老头子我就要他好看!”岳阁老双手叉腰,狠狠的警告了两人一番之后,又转身对秦落烟介绍道:“师傅的乖乖小徒儿,来见见你大师兄萧凡和二师兄吴懿,以后你要是觉得烦闷了,可以随便欺负他们,为师我给你撑腰!”

    岳阁老一番话,立刻惹来萧凡和吴懿更大的哀嚎声。

    秦落烟笑着点头,算是了解了岳阁老的为人,看来,在他这里是不用讲什么道理的,只需要护短就可以了,“谢谢师傅,那我现在可以吃东西了吗,有点儿饿。”

    “这还用说吗?”岳阁老转身一巴掌又招呼在了萧凡的头上,“你身为大师兄,野鹿烤好了怎么还不给你师妹弄只腿过来?你没听见你师妹说她饿了?真是不懂事。”

    “师傅……”萧凡委屈的看着岳阁老,岳阁老翻了个白眼冷酷的指了指那烤野鹿。

    萧凡无奈的摇了摇头,拉上害羞的吴懿重新坐下,一边那匕首割下一块鹿肉,一边抱怨,“师弟,看来以后我们两个算是被打入冷宫了。”

    “唉,命苦啊,命苦啊。”吴懿也是一阵摇头晃脑,可是,是秦落烟的错觉吗,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虽然嘴上抱怨,可是眼睛里流露出的分明是兴奋,哪里有半分失落?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岳阁老这里得宠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过,对于这样不做作又温馨的师徒感觉,她却是喜欢的,在这里,他们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她不得不得觉得自己实在是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这四长老岳阁老才是真正适合她的老师。

    几人围着烤野鹿吃了起来,岳阁老没有什么架子,萧凡和吴懿也都很随便,秦落烟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做作的女人,所以一番聊天下来,几人迅速熟络了起来。

    兴致高的时候,萧凡还从鼓动岳阁老将自己珍藏的美酒贡献了出来,几人吃着肉,喝着酒,直到夜深的时候才带着醉意离开。

    秦落烟虽然没怎么喝酒,却是被他们几人那种洒脱的生活态度而感动,所以当她来到岳阁老随手指给她的一个房间时,她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一阵冷风吹鬼,带起未关严实的窗户吱吱作响。

    秦落烟侧头看去,就见窗前突然站了一个人。

    “喝酒了?”傅子墨略显不悦的声音出来。

    秦落烟翻身坐起,随手披了一件薄衣起身,掏出火折子将烛光点燃,“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

    傅子墨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就将她拉到了怀中,她一个踉跄,坐在他的双腿上,两人立刻成了最亲密暧昧的姿势,“还没回答本王的问题。”

    “喝了一点点,师傅他们高兴。”秦落烟乖巧的缩在他怀中,鼻息中都是他身上满满的淡淡清香。

    “师傅……看来你对这岳阁老倒是很满意。”傅子墨搂着她,一双手却没有闲着,从她的腰间慢慢往上。

    秦落烟身体短暂的一僵,随即又放松了下来,“岳阁老和两位师兄看上去都是很简单的人。”对,很简单,就像她曾经工作室的小伙伴们,一心将所有精力都投入道了武器制造上,所以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勾心斗角。

    这样的工作氛围是秦落烟最希望的,她没有想到重来一世,她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机会。

    “师兄,叫得这么亲密。”傅子墨冷笑一声,大手一用力,带起轻微的疼痛让秦落烟皱起眉头。

    “不叫师兄叫什么?王爷……你,吃醋了?”不是说给她半年只有的吗?你妹的,这是赤果果的欺骗?

    傅子墨淡笑不语,手上的力道却放松了些,顺着她的衣领深入其中,“本王觉得,真是越来越喜欢你的身体了。”

    “呵……”秦落烟尴尬的笑,喜欢她的身体,这话真是好听,“王爷,您不是说给我半年时间吗?”

    “你不是出了风西城吗?给你半年时间可以离开,却没说本王不能跟来,而且,本王可不是为了你来的,不过,既然我们的目的地一样,不如就当做巧合好了。”傅子墨说话的时候,已经将秦落烟的衣服顺势脱了下来。

    凉风袭来,秦落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她微微咬着嘴唇,身体却已经像是着了火,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学会了在他剩下辗转承欢?

    “王爷……”她低低的叫了一声,然后就被傅子墨翻身压倒在床。

    情到深处,她只是忍不住会冷笑,他喜欢她的身体,也仅止于身体,对他来说只是最大的恩赐,而对她来说,却是最残忍的酷刑。

    天亮的时候,傅子墨起身离开,临走的时候只淡淡的看了秦落烟一眼。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秦落烟睁开眼,目光落在紧闭的房门上,她笑了,笑容绽放道极致的时候,眼中隐隐有泪。

    对他来说,她果然只是一个暖床的工具而已。

    秦落烟梳洗之后来到院子里,院子里的小树生了新芽,点点的绿芽让人知道春天已经邻近,虽然还有些冷,却已经没了冬日的寒意。

    她伸了个懒腰,在院子里简单的活动了筋骨,就听厨房方向岳阁老系着围裙端着一大锅粥走了出来,看见她脸上是亲切的笑,“丫头,起这么早啊?”

    “师傅不是比我还早,师傅,这是你熬的粥?”秦落烟指着他手中的粥,眼神惊讶。

    “我不熬粥你们几个等着饿死啊?”岳阁老翻了个白眼,叹了一口气,“唉,你那二师兄就不是个会做饭的,你那大师兄倒是烧了一手好菜,可是他很少动手,不得已,只有卫视来做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里没有其他的门徒吗?我来的时候听冯大哥说有外门门徒专门负责杂物的。”秦落烟说着就要去帮忙端粥,岳阁老却摇了摇头。

    “别提了,那些个外门徒弟一个个笨得跟猪一样,还说我老头儿脾气古怪,道不同不相为谋,干脆不让他们来这院子碍我的眼了。对了,我把粥放桌上,你赶紧去叫你两个师兄起床。”

    原来是这么回事。秦落烟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萧凡和吴懿的房间在院子的角落里,秦落烟先来到房门口敲了敲门,不过却一点儿回声都没有。

    “哎呀,丫头,你那样敲门有什么用?”放好粥的岳阁老走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玩意扔了过来。

    秦落烟接过来一看,那小玩意儿原来是一个类似竹筒的东西,她正疑惑,就听岳阁老道:“你从门缝里将这个东西扔进去就可以了,保证他立刻就屁颠屁颠的出来。”

    “这么神奇?”秦落烟呵呵的笑着,然后毫不犹豫的按照岳阁老说的话将那东西扔进了萧凡的房间。

    几秒钟之后,只听嘭一声巨响从房间内传来,随即,房门打开,萧凡和吴懿裹着被子就冲了出来,口中还大吼着:“死老头儿,不是说了不能用熏死草来折磨我们吗?”

    随着他跑出来,一股子浓郁的臭味儿也从房间里涌了出来。

    秦落烟赶紧捂着鼻子不断后退,原来那小玩意儿里竟然装的是类似于毒气之类的东西,不过想来那也不是真正的毒气,不过是味道销魂的气体而已。

    “不用熏死草解你们的酒,你们两个臭小子能起得来?好了,别废话了,赶紧来吃饭,别忘了今天是尹老头儿给你们讲解阵法的日子,虽然那尹老头儿做人虚伪了些,不过在阵法方面还是不错的,你们几个赶紧去学!”

    岳阁老一边摆饭一边招呼秦落烟过来坐下吃饭,萧凡和吴懿两人则是耸搭着脑袋裹着被子就坐了过来。

    “师傅,你看师妹才来第一天,你就让我们在师妹面前彻底毁了形象,以后拿什么撑起我们师兄的面子?”萧凡说话的时候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拉了一晚粥到自己的面前。

    吴懿原本就是个害羞的,见秦落烟在旁边,而自己又是如此狼狈的模样,脸又红成了一片,想喝粥却又不好意思伸手。

    “形象?你要形象就回房间穿衣服去啊。”岳阁老白了两人一眼,自己也坐下开始喝粥。

    萧凡不服气,“老头儿你说话太不讲理,熏死草的味道没有一时半会儿根本散不掉,我们现在进去是想被熏死吗?我看啊,你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师妹对我们有好感。”

    “我老头儿就是故意的,怎么样?”岳阁老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碗粥,双目一瞪吼道:“现在丫头是我最宝贝的女徒弟,为师护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当然得护着她,可不能让你们这些臭男人给骗走了。”

    萧凡和吴懿互看一眼,脸上写着果然如此的神情。

    秦落烟则是一个劲儿的在旁边傻笑,对于这三人这样的相处模式,是真心的欢喜。

    吃饭的时候,岳阁老又将门中的一些规矩给秦落烟交代了一番,原来这天机阁培养门徒的方式也非常的科学,因为每个长老所擅长的方面并不一样,为了让门徒能够有更好的提高,所以每个长老会轮流指导新晋的内门弟子,就比如今天,就轮到擅长阵法的三长老尹阁老来指导内门弟子。

    所以三人吃了饭之后就来到了三长老的住处。

    三长老的住处是在一个十丈高的瀑布下,远远看去就能看见水雾弥漫烟雾缭绕,给人一种如临仙境的错觉,这里的院子也很大,随处可见种着的梅树,梅花已经开到了尽头,每每早晨的时候就有梅花花瓣凋零落下,铺垫在地上沾染成画。

    “师妹,你跟着我走,别看这梅花好看,可是一会儿要是在梅林中走丢了,你可不一定能走得出来。”萧凡走在前头,转头叮嘱着。

    秦落烟点头,脚步跟上,“这梅树林,是一个阵法吗?”

    “当然,尹阁老最擅长的就是阵法,十年前,曾经用一座石阵困住了邻国五万大军三天三夜,直到援军到来将那五万军队一击击溃。”萧凡说话的时候,身形潇洒的穿梭在了梅树之间,唯一可惜的是,他身上穿着岳阁老略微偏小的衣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因为不能回房间换衣服,他和吴懿两人都只好穿了岳阁老的衣服出门。

    吴懿走在秦落烟的身后,一边走,一边别扭的去扯衣服,总想将衣服扯长一些将那露出的半个胳膊挡住,“虽然在长老中,是岳老头儿最厉害,不过在阵法方面这尹老头儿到是真有一手。不过,师妹,你可不能因此就佩服那尹老头儿,你得永远记住,咋们岳老头儿才是最厉害的。”

    “呃……”看来护短这回事,也不是岳阁老的专利,这四长老门内的人,一个个都是帮亲不帮理的护短,“那我们师傅和那三长老比试过吗?”

    “这还用比试?”萧凡桀骜的摇了摇头,“在绝对力量面前,阵法什么的算个屁啊。就好像这梅林,阵法虽然厉害,可是用我们做出来的连环收割鞭,不断片刻就能将这些梅林给砍完了,没了梅林哪有阵法。”

    “大师兄说的真有道理!”秦落烟竖起了大拇指,对于争宠的小朋友,她从来不吝啬给赞美,“那连环收割鞭是什么东西,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那是去年我们和师傅一起做出来的一个东西,就是比鞭子厉害很多的铁鞭子,鞭子上嵌了一环一环的利刃,每一次长鞭扔出就能割断一片阻碍,当然,这阻碍也可以是人头。”萧凡得意的笑着。

    在鞭子上嵌入利刃,这个想法本身就很好,秦落烟眼神一亮,越发佩服起这三个看上去随意却又有真本事的同门。

    几人说话的时候已经通过了梅林,梅林后就是那瀑布落下的水潭,水潭旁边摆了十几个小方桌,大部分的小方桌已经坐满了人。

    萧凡带着吴懿和秦落烟选了一个靠前的小方桌做了下来,最前方摆了一方安几,安几上有戒尺和清茶,应该是个三长老尹阁老坐的位置,不过此刻安几后空空的,显然人还没有来。

    秦落烟乖巧的替两位师兄到了热茶,然后才开始打量周围的人群,这些小方桌后坐着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只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他们似乎已经自发的划分了范围,彼此之间都隔了一些距离。

    她正准备收回视线,就听人群一阵喧闹,有好几个激动的小年轻开始低吼起来,“小姐回来了!”

    “天青小姐回来了?在哪里?”另一人也吼着,然后几乎所有人都往梅林的方向看去,似乎想穿过梅林看见些什么。

    听见“天青”两个字,秦落烟不自觉的皱了眉头,倒是一旁的萧凡也有些激动,他一把拍了拍旁边的吴懿,笑道:“听见了没,天青回来了!”

    吴懿的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红,“回了就好。”

    四个字,似乎已经透露了太多的信息,秦落烟诧异的瞪大了眼睛,问萧凡,“大师兄,二师兄他喜欢云天青?”

    呃……这剧情是不是太狗血了些?她嘴角一抽,如果吴懿知道她和云天青之间的过节的话……

    “小师妹,别听他胡说,没有的事。”吴懿说着,有些紧张的端起热茶来喝,只是目光却不自觉的往梅林的方向而去。

    秦落烟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这个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吗?

    梅林深处,渐渐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走在前面的红衣女子,正是云天青,她快步穿过梅林,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径直就往秦落烟的方向走了过来。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个长相普通但是气质出众的云天孜,只是今日的他不再是小厮装备,而是举手投足都是贵公子姿态,那形神俨然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气势,他也是一眼就往秦落烟的方向看来。

    “少阁主!天青小姐!”他们所到之处,所有的内门弟子都礼貌问好,而他们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

    萧凡看见两人走过来,用胳膊拐了拐吴懿,“师弟,你看,天晴小姐一回来就来看你了,看来你在她心中的地位不低啊,看来你上次送她的连击弩图纸没白送。”

    “连击弩!”秦落烟震惊的往吴懿看了过去,有些难以置信,“那连击弩的图纸是你画的?”

    “师妹也听过连击弩?”萧凡笑着问。

    “听说过。”秦落烟脸上的肌肉止不住抽搐,不只知道,她还亲自改良过,不过,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看上去害羞得不像个男人的吴懿,竟然就是连击弩的设计人,这岳阁老门内的人,果然是天才般的变态啊!

    萧凡又道:“唉,你是不知道,师弟这个愣子,别人送生日礼物都送什么朱钗啊、玉石啊,他倒好,送了一张图纸,虽然那图纸是他花了半年时间才做出来的,可是那东西送出去,怎么能讨女人的欢心?再说了,就那娇小姐,懂什么武器制造……”

    “师兄!”吴懿有些不好意思,打断了萧凡的话,“天青小姐说她很喜欢!她是懂得欣赏的人。”

    萧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几人说话的功夫,云天青和云天孜已经走到了小桌子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云天青冷哼一声,就对秦落烟道:“哟,不是自以为很了不起吗?还不是要拜入我天机阁的门下,这位……呃,小师妹?见到本师姐怎么不起来问好?”

    萧凡和吴懿一怔,愣愣的看着语气不善的云天青,这才反应过来云天青竟然是过来找秦落烟的。

    吴懿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然后羞涩的低下了头,萧凡则是又叹了一口气。

    “天青,你好好说话。”云天孜跟过来将云天青往自己身后扯了扯,这才对秦落烟拱手抱拳道:“秦姑娘,小妹被惯坏了,你别和她计较。”

    “哥,你怎么帮着她?不会真像别人说的那样,你是要她做你的少阁主夫人吧?”云天青不满意甩开了云天孜的手。

    云天孜被她的话说得有些尴尬,“我是帮理不帮亲,秦姑娘肯拜入我们天机阁是看得上我天机阁,你如果不客气的说话,就会书房去!”

    “哥!”云天青怒了,对秦落烟冷哼一声,“你等着,反正以后有你好看的。”说完这句她转身就走,寻了远处一个小桌子坐下。

    秦落烟由始至终举着一杯热茶,就这样看完了云天青完整的表演,云天青的针对,云天孜的解围,而她这个当事人,竟然连开口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就结束了?

    等云天青走了之后,云天孜却没有跟着离开,反而在小桌子旁的空垫子上坐了下来,他先对萧凡和吴懿礼貌的问了好,然后才对秦落烟道:“这两日秦姑娘还习惯?听说门徒筛选的时候出了些意外,秦姑娘可还好?”

    “有劳少阁主惦记了,我还好。”秦落烟端着茶杯,惜字如金。

    云天孜脸色带着笑,“那就好,如果还有什么不习惯的就来找我,只要力所能及,定不负所托。”

    “多些少阁主了。”秦落烟笑着应了,没有客套的推辞。

    “别总是少阁主少阁主的,既然都是天机阁的弟子了,秦姑娘不放叫我一声师兄就好。”云天孜笑容温和。

    秦落烟正要说话,倒是旁边的萧凡不满的抢了话头,“别,天机阁有天机阁的规矩,少阁主就是少阁主,怎么能乱叫,小师妹,你可不能乱叫,不然以后出门会被人说我们四门的人不懂事的。”

    “呃……”看来萧凡对云天孜不是很待见,她点了点头,应声道:“嗯,师兄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