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喜欢的是他吗
    树影摇曳之中,偶然能文件淡淡的新芽味道,这也的味道里夹着树下的暧昧气息,就变成了一种极致的诱惑。

    秦落烟的瞳孔,有那么一瞬的瑟缩。

    她很想一巴掌甩在傅子墨的脸上,然后对他大吼一句,“你是变态吗?”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在他的眼中她是用来发泄的玩物,而玩物总是刺激才好玩的,就好像那些偷情的男女,总是找一些刺激的地方做那些苟且之事。

    而傅子墨,显然就是在找刺激,她想起了曾经在宿舍里,男人婆指着小电影上岛国的变态片子发表了她难以忘记的言论,男人婆说:“你看看,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危险的情况,越能刺激人的荷尔蒙分泌,滋滋,这些变态的花招都能想出来,而且还深受世界人民的喜欢,那就说明其实就算正常人骨子里也有追求疯狂的一面的。”

    白日里,傅子墨见师兄将她护得紧,这反倒是刺激了傅子墨的荷尔蒙,这晚上就摸过来了。

    “脱衣服。”傅子墨手上的动作不停,将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嗅着她发丝上的香气,声音却有些急切的暗哑。

    秦落烟能感觉到他口中呼出的热气就围绕在她的耳边,她咬了咬下唇,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然后下一瞬,两只小手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王爷,你确定就在这里?”

    “这里不好吗?星空为被,大地为床。”傅子墨说话的时候薄唇落在了她的耳垂上,惹得秦落烟一个激灵全身毫毛都竖了起来。

    秦落烟的眼中闪过一抹愤恨,不过还是听话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她知道,有些事如果躲不过,那就尽快结束,只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的脸面。

    衣裳落在地上,那一瞬,肌肤胜雪的美景落在了傅子墨的眼中,他的唇边扬起满意的笑,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然后印了过去,“小妖精,本王怕是要离不开你了。”

    呵……

    世界上最大的谎言,莫过于男人在纵情的时候说的甜言蜜语。

    夜深了,即便已经是春日,也有些凉意。

    院子里,大树下的石桌上,摆放着的糕点已经冷透,整理好衣衫的秦落烟就安静的坐在石凳上,只是比起之前,她的眼神越发的暗沉了些。

    三个偷偷摸摸的人影从大门处进来,看见坐在院子里发呆的秦落烟几人都是一怔。

    “师妹,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是在等我们吗?”萧凡取下脸上的蒙面黑巾,走到石桌旁坐下,拿起桌上的糕点咬了一口又吐了出来,“这糕点都冷了,难吃。”

    秦落烟怔怔的转过头,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只是喉头滚动,想说话,才发出一个声音,竟然发觉声音有些沙哑,她赶紧轻轻咳嗽了几声缓解了尴尬。

    吴懿也跟着坐下,见她嗓子不舒服,关心的问道:“师妹怎么了,是坐在这里太久受风寒了吗?”

    “风寒?”走在最后面的岳阁老跟着过来,伸手就去抓秦落烟的手腕,“怎么这么不小心,来为师给你看看。”

    秦落烟又清了清嗓子,想扯回自己的手,却见岳阁老已经在开始号脉,然后她收回得很及时,不过岳阁老的表情还是有一抹怪异。

    “师傅,不用了,我没事,就是吹了点儿风,一会儿好好睡一觉起来明天就好。”她能说这种天青脱了衣服在这里吹了大半个时辰的风,不感冒都是个奇迹吗?

    “哦。”岳阁老悻悻的收回手,眼中却是疑惑,还不住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看。

    “对了,这次去少阁主那里,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了吗?”秦落烟赶紧转移话题。

    她这么一问,萧凡气得就拍了桌子,“别提了,就基本破书,那小子竟然藏得特别好,也不知道是被他拿到哪里去了,书房里我们找了个遍也没找着。”

    “哦,实在不行,我明日就去借吧。”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又道:“师傅、师兄,天色不早了,你们为了我的事已经辛苦了一晚上,还是早点儿回房休息吧。”

    萧凡打了个哈欠,道了一声也好,便扯着吴懿走了。

    岳阁老还站在原地发愣,好几次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干笑着转身回房了。

    秦落烟也跟着起身,将石桌上的糕点收拾了一番之后才回了房间,只是,当她关上房门之后忍不住想起了先前岳阁老的脸上的表情,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可是,她却不愿意相信那个现实。

    那天夜里,秦落烟睡得很不安稳,直到天亮的时候都没能彻底入睡。

    原本打算去找云天孜借书的,谁知道一大早云天孜竟然就带着那几本书亲自过来了,他的到来,自然不得萧凡和吴懿的待见,所以两人一人端了一碗面坐在饭厅里吃着,连客气的叫云天孜一起吃都懒得说。

    秦落烟在厨房帮忙,刚端着一碗面出来,就看见云天孜笑容温和的站在门口,“少阁主?”

    “嗯,我专程来给你送书的。”云天孜扬了扬手中的几本书,那笑容比春风都温暖。

    别人这么客气的来送书,秦落烟实在做不到黑脸对人,只能客气的问一句,“吃早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

    云天孜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面上,身子微微往前一倾,“这是你做的?”

    “呃……嗯。”秦落烟觉得他说话的时候靠得太近了,有些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

    云天孜也不介意,笑着就接过了她手中的面,“那我得尝尝,看看落烟做面的技术是不是和做武器一样好。”

    秦落烟还没反应过来,云天孜已经自顾自的端着原本是她的那碗面走到了饭厅里去,她嘴角一抽,只微微叹了一口气,又转身往厨房走去,看来这面还得重新做一碗了。

    “丫头。”岳阁老突然出现在秦落烟的身后,吓了她一跳,她回过头,就见岳阁老满脸严肃的盯着饭厅里的云天孜,却问她,“丫头,你喜欢的人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