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章 男人的细心
    秦落烟一怔,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师傅,我没有喜欢他,现在我只想好好的跟着您学习,并不想谈儿女私情。”

    “是吗?”岳阁老狐疑的看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来,直到秦落烟险些受不了他这样探寻的目光的时候,他却收回了视线,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岳阁老的背影在清晨的阳光之中,竟然显得有些孤寂,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原本就瘦骨嶙峋的他,影子竟然细得让人胆颤,此刻的他,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了一股子哀伤的气息。

    那一瞬,不知道为什么,秦落烟的眼眶竟然有些发红,有那么一瞬,她想告诉他,她虽然没有喜欢的人,可是她也不是一个干净的女人了,她哽咽着叫了一声,“师傅……”

    老者停下脚步,回过神怔怔的看着他。

    “师傅,您还没吃早饭呢,就要出去了吗?”可是,那些话,她到底说不出口,只能哽咽着顾左右而言他。

    岳阁老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便回过神继续往前走去了。

    秦落烟鼻头有些发酸,赶紧低下头一口气跑到了厨房里,许是土灶里的烟火有些大,熏得她眼睛生生的疼,有那么一瞬,竟然落下了泪来。

    虽然才短短的几天,可是有些感情却已经浓到化不开去,她能感受得到师傅和师兄们对她的关心是真心实意不带一份虚假的,她何德何能,竟然遇见他们这群没心没肺的人。

    也许,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用认识很早,可是一旦将彼此划入了最亲近的人行列,就能为了彼此付出所有。

    等到她重新做好面出来的时候,饭厅里的几人都吃得差不多了,细心的云天孜率先发现了秦落烟的眼睛有些红,忍不住就走过来问:“怎么了?”

    秦落烟笑容灿烂,“没事,就是刚才烟太大,给熏了一下。”

    “哦,那以后小心些,回头我去给阁主说说,这院子还是需要几个打杂的人,你们的手是用来做武器的,不是用来做粗活的。”云天孜温柔的替她拉开了凳子,照顾着她坐下。

    旁边的萧凡和吴懿一看他这明显讨好的动作,两人就同时鄙夷的冷哼出声,萧凡是个藏不住话的人,直接就道:“我说,我们这院子里的事向来都是我们自己管顾着,就不劳少阁主费心了,倒是少阁主,你这面也吃完了,书也送了,是不是该走了?我们一会儿还要赶工,到时候东西叫不出来,影响的可是天机阁的声誉。”

    这么直接的赶人,也只有萧凡有这个胆识了。

    云天孜似乎已经习惯了萧凡的说话口气,所以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向秦落烟道了别之后才离开,临走之前他还反复叮嘱,如果秦落烟遇到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直接去找他。

    他前脚一走,萧凡和吴懿就坐到了秦落烟的旁边,两人苦口婆心的又教育了秦落烟一番,不就是一个男人讨好女人是没安好心,她一个姑娘家,一定要和那些登徒子保持距离什么的,听得秦落烟又是无语又是感动。

    太阳慢慢的爬上了枝头,当萧凡和吴懿都去作坊里做东西去了之后,院子里就只剩下秦落烟一个人来。

    趁着阳光温暖,她拿着那基本阵法入门的书籍也出了门,在山谷中走了一阵,沿着小溪一路前行,竟然被她发现了一个迎春花开满遍地的地方。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连毛孔都被这清新的空气所感染,浑身都觉得自在非凡。她寻了一块能晒到太阳的石头坐下,这才翻开书籍慢慢的看了起来。

    “咦,这是……”才翻开第一页,秦落烟就忍不住吃惊的低呼一声,看着满篇满页的备注,她竟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难怪昨晚岳阁老他们去云天孜的书房没有找到这几本书,想来那时候他一定是在房中一笔一划的写着备注。

    云天孜的细心着实让她震惊了一番,她没有想到,一个男人竟然有这么细心的一面,知道她没有任何基础,竟然在这些原本就很基础的书上写满了他的见解和备注。

    “看来,以后真的要离云天孜远一点儿了。”如果到现在她还看不出来云天孜对自己的意思的话,那她也就太幼稚了。

    她从来不相信男女之间有纯粹的友情,当一个男人对你好的时候,如果超过了一般朋友的限度,对你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而你明明懂,却还要自欺欺人的说那是纯友谊,那不是装纯的白莲花吗?

    她早已经过了那个玩暧昧的年纪,所以,又是些实情既然知道了,就要趁早断了,绝了别人的年头,就是给别人留了生路,何苦吊着让人越陷越深。

    有了云天孜的备注,原本还一窍不通的秦落烟,竟然渐渐沉寂在了阵法的玄妙之中,什么五行八卦,什么山海地势,什么玄学风水,一旦运用到阵法之中竟然能生出神奇的力量。

    她越看越觉得有滋味,这一看竟然不知不觉过了一整天,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日落下山。

    看了一张天的书,她竟然可以连午饭都忘记,这个时候回过神来,整个肚子都在夸张的叫唤,她拍了拍肚皮,赶紧起身往回走。

    回去的时候,势必要经过那条看上去像街市的作坊,她脚步很快,只是刚走到街道口,就被前方的吵闹吸引了视线,如果换了别人在闹事,她只会淡淡的看一眼离开,可是如果那个人是傅子墨的话,她的脚步到底还是停了下来。

    只见几个内门弟子将傅子墨围在了中间,其中一人拿着一把铁剑指着傅子墨,“奈何欢是吧,你敢欺负天青小姐,哥儿几个今天非得教训你不可!天青小姐也是你这个愣头青可以随意欺负的?”

    “欺负?”傅子墨脸上是冷淡的笑,目光却穿过人群落在了秦落烟的身上,他冷笑道:“不吃她送来的糕点就是欺负的话,那我欺负过的人的确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