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来自傅子墨的怒火
    “天青小姐好心好意给你送糕点,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好事,你这小子倒好,竟然给天青小子难堪!不给你点儿苦头吃吃,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那人一听他的话这么嚣张,更是气得发抖。

    “怎么,她上赶着来讨好我,我不喜欢,就算欺负了?她是嫁不出去还是怎么的?这么急着来讨好男人?”傅子墨说话向来恶毒,这几句话说出口,围观的人都震惊了,名节对于女子来说何其重要,而他却将云天青说成了那种嫁不出去而讨好男人的女人!

    这句话要是传到云天青的耳中,肯定能把人气个半死。

    秦落烟突然有些同情起云天青来,遇上这个冷漠无情的傅子墨,也是她的劫数吧。

    围着傅子墨的几人举着武器就往傅子墨冲了过去,眼看就长剑就要落在傅子墨的身上,就见远处又急匆匆的跑过来一个人,来人竟然就是当事女主角,云天青。

    “住手!你们做什么?”云天青挡在傅子墨的面前,那几个内门弟子堪堪停住脚步。

    “天青小姐,这小子欺人太甚,你是我们的女神,我们见不得你被他这么作贱!”为首的男子也只有二十多岁,看云天青的时候目光炙热,爱慕之情没有丝毫的掩饰。

    “我的事不要你们管!”云天青眼睛发红,却固执的挡在傅子墨的面前。

    “可是他刚才说……”为首的内门弟子刚想说话,就听云天青低吼着打断了他的话。

    “我什么都听见了!”云天青后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看上去楚楚可怜,“可是,我不在乎!”

    当云天青哭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现场鸦雀无声,就连那几个不服气的内门弟子都憋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云天青抬起袖子抹了抹眼泪,又吼道:“你们以后不要管我的事情,哪怕我就是嫁不出去,也不管你们的事!”

    那几人被她吼得有些憋屈,为首的那人低叹一声招呼着几人转身就走。

    周围的人见场面太尴尬,有都是同门的人,相互给了个眼色之后就快速离开了现场,只剩下云天青和傅子墨两人。

    傅子墨眉头皱了皱,抬脚就要走,云天青却突然伸出手拦住了他,“奈何欢!你刚才那样说我,我听见了,可是,我要告诉你,我们才认识几天,彼此都还不了解,我也问过我爹了,说你家中并未娶妻,所以,你一天没有娶妻,你就一天不能拒绝我,你怎么敢保证你明天就不会爱上我呢?”

    太阳,终于落在了山的那一头,天色暗淡下来,而少女仰着头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平心而论,就这份面对爱情的勇气,就是秦落烟无比羡慕和钦佩的。

    这样的少女,这样的宣言,但凡是个男人都很难不心动吧。

    只可惜,她面前的人,是傅子墨,一个没有真心的人。

    “说完了?”傅子墨很是不悦,绕开她就往前走,直接往秦落烟的方向走了过去。

    秦落烟背脊一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迈开步子就想跑,可是她的速度哪里比得上傅子墨,刚走了两步就被傅子墨扯住了胳膊。

    傅子墨伸手一扯,就将她扯到了怀中,然后就在坊市上搂住了她的腰,他的动作随意却霸道,丝毫不给她反抗的余地。

    原本还要跟着追过来的云天青看见这一幕,先是愣了愣,随即突然回过神来,指着秦落烟道:“她、她……”

    “她是我的女人。”傅子墨就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当着云天青的面,一口咬在了秦落烟的唇上,他动作粗鲁却又果决。

    那一瞬间,秦落烟瞪大了眼睛,视线里是云天青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现实的不甘心,她想,很好,这傅子墨不只是把她当成了玩物,还把她当成了解决麻烦的工具,他丝毫不担心替她惹下云天青这个敌人,她在天机阁的日子会不好过吗?

    许久之后,傅子墨松开了她,然后牵着她的手就走。

    秦落烟僵硬着背,没敢回头,不敢去看来自云天青哀怨的表情。

    直到转过了街角,秦落烟才猛地甩开了他的手,不满的道:“王爷,她看不见这里了,师傅他们一定在等我吃晚饭,我就不耽搁了。”

    说完之后,她就要走,身后却突然传来傅子墨戏虐的声音,“怎么,生气了?”

    秦落烟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只淡淡答了两个字,“不敢。”

    “不敢……那就是生气了。”傅子墨快步跟上,又将她拉了回来,摁着她的肩膀强迫她回过神来看着他,“怎么,是怪我替你树敌了?”

    “……”秦落烟低着头,没有说话,心中却又哀凉了几分,看来他都知道,他明知道这样做会让她以后的日子寸步难行,可是他依旧还是选择了这样做。

    傅子墨伸出手,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一边捏着她下巴上的嫩肉,一边道:“就算没有本王,她依旧不会成为你的朋友。你本来就是本王的女人,本王没有说错,再说了,哪怕她把你当成了仇人,不是还有个眼巴巴守护着你的云天孜吗?”

    提到云天孜的时候,傅子墨的语气冰凉刺骨,周围的气压都跟着下降了许多。

    只一瞬间,秦落烟就明白了,咬牙道:“你是故意的!”

    “故意……你是指故意给你树敌,故意给你惹麻烦,然后让云天孜和云天青因为你而生嫌隙?如果是这些的话,本王的确是故意的,谁让……”傅子墨倾身向前,薄唇距离她的只有一指的距离,“谁让云天孜那个不长眼的,竟然连本王的女人都敢觊觎。”

    他说完之后,薄唇就落了下来,这一次,他的动作越发粗鲁了些。

    一吻结束,秦落烟的嘴唇立刻就红肿了起来,她拧眉迎上他的视线,只听他又冰冷的道:“以后,再让本王知道你勾引别的男人,就不只是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