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她最重要的事是伺候好他
    两人正在讨论的时候,秦落烟已经看完了图纸,原来萧凡和吴懿正在做的是一个投石器,是用于城战的时候用来的第一轮攻击。

    而他们要做的是攻城方用的投石器,攻城方用的和守城方用的是不一样的,守城方的投石器注重于杀伤力,而攻城方的投石器注重于灵巧和精准。

    可是看图纸,他们是遇到了一个难题,秦落烟举着图纸仔细思考,一时间竟然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

    “师妹?你在想什么?图纸你看得懂吗?”吴懿见她坐在好一会儿都没动,关心的走了过来。

    秦落烟被他这么一喊,突然回过神来,不过有些东西像是灵光一现出现在了脑海里,她突然站起身,也不说话,而是走到那投石器前,在一旁的零件中翻番找找,找到一个马蹄形的小铁片往那投石器的关节部位安置了上去。

    “师兄,你们来看看这样可不可行?”秦落烟回头问。

    萧凡和吴懿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听她这么一吼才愣愣的靠了过来,两人往那投石器上看了一眼,突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那、那个,师妹,你这是运气好撞上的吧?”萧凡嘴角抽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连憨厚的吴懿也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哪会有这样的运气?这是武器制造又不是买彩头。师妹,你这武器制造是跟谁学的?”

    “就是,不可能吧,我们三个诸葛亮想了几天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你一会儿就想出来了?不行不行,我的实力受到了挑战!”萧凡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苦着一张脸瘫软在一个椅子上。

    秦落烟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不是我厉害,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老实说,这样的投石器靠我一个人也绝对不可能做出来,你们从构图道制造每一步都做得很好,不过因为你们开始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死路,人的思维模式是有潜在的习惯的,所以你们制造反而有盲区。而我,是第一次看着图,不会被图纸所误导,所以才能想通其中的关节罢了。”

    这不是她的恭维,而是她真正的想法,这样的图纸,是值得她学习的,所以进入天机阁,她果然没有选错。

    经过她一番解释,萧凡的心里总算好受了些,“还以为你一来就比我们几个厉害呢,那样的话,以后我还怎么有脸做你的师兄,还好,还好……”

    他的话惹得秦落烟一阵失笑,“能做出这样的投石器来,怕是攻城这种高难度的事也不算什么事了。师兄,你做的投石器真的非常的完美,师妹我可比不上你。”

    “好吧,看着你嘴甜的份儿上,师兄我就原谅你了。”萧凡像是满血复活一般,站起身揉了揉秦落烟的头发。

    吴懿摇摇头,对于萧凡着无耻的做法又无奈又包容,不过看秦落烟的目光到底不一样了,“师傅果然没看错,能进入我门的,都没一个软脚虾。”

    “我也收回开始说你会添乱的话,这样的小师妹,真是让我这个做师兄的骄傲啊。”萧凡也借口道。

    秦落烟淡笑不语,不过对两人的感觉越发亲切了几分。

    因为有了这实力展现,所以接下来的三人的相处就更融洽了一些,恍惚中,秦落烟甚至找到了曾经在工作室的感觉,小伙伴们以便赶工以便开玩笑,明明忙碌得要死,可是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却那般满足。

    直到半夜,秦落烟有些熬不住了,才先回了房,她甚至等不及洗澡,直接脱了衣服就往床上爬,她丝毫不会怀疑,只要她的身体能沾到床铺,就能立刻睡死过去。

    她闭着眼睛往床上倒,可是身体却没有如预料中的沾到床铺,而是落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嗯?”她半眯着眼,强撑着看着躺在床上的傅子墨,“王爷……”

    “累成这样?”傅子墨皱了眉头,明显的不悦,不过到底还是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身侧。

    “是啊,王爷,我真的好累,今天就不来了行不行?”秦落烟真的好困,说话的时候眼皮止不住往下沉,眼看就要合在一起,却感觉到一只大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傅子墨冷哼一声,“你是本王的暖床丫头,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是伺候好本王,可是,你却让自己累得动不动不了,你说,本王要怎么惩罚你才好?”

    “不是吧王爷,你看我这样子还怎么伺候你啊?王爷,我真的不行了,您就大人大量饶了我这一次行吗?我真的好困,好像睡觉。”她真是要哭了,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想睡的时候却不让你睡了。

    她突然想起了那些被抓进去看守所的嫌疑犯,听说被审讯的时候,也是几天几夜的不让人睡觉,难怪一旦进去了的,就没有几个不交代的,就这不让睡觉的折磨,没有几个人能撑得住。

    “可是,本王睡不着。”傅子墨不管她的求饶翻身就压住了她,“本王说过,已经习惯了你的身体,本王喜欢你的身体,所以,你没有反对的资格。”

    “王爷……”秦落烟几乎抓狂,只能欲哭无泪的耸搭着眼睛。

    傅子墨被她有些搞笑的表情逗得一笑,难得的语气放缓了下来,许久之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罢了,今天就饶了你一回。”

    秦落烟一听,感动得想哭,“王爷,你真是个好人……”

    只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胸口一凉,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分明已经扯开了她的衣裳,不是说饶了她一回的吗?这又是几个意思?

    “本王今天就允许你不伺候本王,今天,就换本王来伺候你吧。”说完这句话,傅子墨低下了头将温暖的唇落在了她光滑的皮肤上。

    那一瞬间,秦落烟瞪大了眼睛。尼玛!难得他说他来主动,如果做到一半的时候,她睡着了,这厮会不会恼羞成怒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