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诡异的气氛
    也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身体已经适应了傅子墨的接触,原本困倦的秦落烟竟然没有睡着,直到他释放的时候,她才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那天夜里,她睡得出奇的安稳,似乎睡梦之中也有一种很贴心的感觉,她以为是因为她太累了,所以连烦躁的心绪都忘记,可是当清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才知道不是因为累,只是因为他一直搂着她睡。

    “醒了?”感觉到怀中的人动了动,傅子墨抬起眸子搂着她的手收紧了一些。

    秦落烟也是一惊,“你怎么还在?”往日里他完事之后就会离开,从未在她房中过夜过,今天这是怎么了,天都亮了竟然还没离开?

    “不希望本王在?” 傅子墨拧了拧眉头,大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安抚。

    秦落烟赶紧摇头,“怎么会,只是天亮了,万一被人发现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男未婚女未嫁,左右你都是本王的女人。”傅子墨这样说着,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膛上,“还早,再睡会儿。”

    秦落烟怔怔的看着傅子墨闭上眼睛,还有种没有回过神来的错觉,若不是那只不安发的大手触感太过真实,她会以为现在还是在做梦。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傅子墨又不悦的张开了眼睛,“你还瞪着眼睛做什么,你再用这样的目光看本王,本王会觉得你是因为欲求不满而心生怨恨,如此,本王不介意再让你体验一番。”

    “呃……”秦落烟眼睛一闭,赶紧继续睡。

    只是,秦落烟以为这样的情况下,她是不会真的睡着的,可是不知不觉中,鼻尖嗅着他身上的淡淡清香,像是这几日来心中的忐忑都安定下来,她竟然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傅子墨已经离开,她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出院子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正午时分。

    她心中有些奇怪,换了往日的话,岳阁老早上的时候做好早饭就会来叫她起床,可是今日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她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岳阁老和萧凡三人。

    她琢磨了一下,就到小作坊里去找人,刚走到小作坊,就见萧凡和吴懿在吵架,两人也不知道在吵些什么,看见秦落烟来了立刻就收住了话头,只是神情不自然的看着她。

    “师兄,是出了什么事吗?”秦落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总觉得有些事情在她不经意的时候已经发生。

    萧凡和吴懿互看了一眼,却是萧凡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事,就是关于图纸上有些意见不合的地方。”

    “哦,”秦落烟应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师傅呢?”

    萧凡沉默了一瞬,又笑着道:“早上起来就说去陪阁主钓鱼,现在应该还在钓鱼吧。”

    “我也来帮你们做武器吧。”想起昨晚三人的相互配合,秦落烟很是怀恋,拿起图纸就准备开始工作,谁知萧凡却一把将她手中的图纸抢了过去。

    他脸上闪过一抹不愉,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不用了师妹,我和师弟可以了,你去休息吧,或者去研究阵法也可以。”

    这就是委婉的拒绝她了。

    “嗯,那好吧。”秦落烟向两人福了福身子,便转身离开,不过经过一晚上的功夫,萧凡和吴懿对她的态度就完全改变,昨晚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起来,回到前院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出去转转,没准儿在坊市上打听到一些有用的讯息也说不定。

    因为天机阁中出了这样的大事,所以坊市上比前几日还要安静,就连以前偶尔喝茶聊天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当秦落烟走上坊市的时候,店铺里的人似乎立即投来了疑惑的目光,也许是为了避嫌,今日坊市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人,所有的门人为了不惹麻烦,都呆在了店铺内,所以但凡街市上出现了一个人都能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秦落烟从街口走到街角,都没有探听到想要的信息,倒是正失望的时候,看见了远处走来的云天青,这种特殊时期,也只有阁主的嫡系一脉还敢若无其事的出来活动了。

    知道云天青并不待见自己,秦落烟转身就想离开,却没想到云天青快步追了上来,“急什么啊,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这么心慌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秦落烟脚步一顿,感觉她话中有话。

    云天青冷哼一声,双手环胸冷笑道:“不就是凭着一张好看的脸,连你师傅也被你迷惑了去?否则你师傅怎么可能那么维护你?”

    “你到底想说什么?要么直接说,要么就请你让开。”秦落烟眉头微皱,难得的有些动怒。

    “你想知道吗?”云天青得意的仰着头,“我偏不告诉你!”

    秦落烟气得咬紧下唇,直接绕过了她就往前方走,走了几步,她突然顿住,转身往回院子的方向走去。

    径直来到小作坊找到了萧凡和吴懿,许是她的表情很凝重,正在做事的两人悻悻的放下了手上的活计。

    “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你们能相信我。”秦落烟真诚的对两人如是说。

    她的真诚,萧凡和吴懿看见了,可是,他们两人却依旧没有吭声。

    “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我,真的把你当成了我最亲近的人,我喜欢师傅,喜欢两位师兄,所以,我恳求你们,不要让我最后一个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哪怕再坏的结果,我,也有权利知道。拜托你们了……”

    话到最后,秦落烟的喉咙里只剩下哽咽,她死死的的盯着萧凡和吴懿,眼中的恳切和焦急没有丝毫遮掩。

    到底还是吴懿最先开了口,“师兄,要不还是告诉她吧。”

    萧凡很犹豫,又沉默了一阵才点了点头,只是看秦落烟的目光还是有些发冷,“昨晚的搜查,并非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一无所获,在你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