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老头子够意思
    “我的房间?”秦落烟仔细一想,这才记起,昨日那个搜查的人最后走出的房间,的确是她的,可是,她的房间平时都是她自己在收拾,从来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吴懿点点头,“对,从你的房间里搜出了一张图纸,那图纸就是其中失窃的图纸中的一张。”

    “仅凭一张图纸就要定我的罪吗?我说我没有拿过图纸,你们信吗?”秦落烟声音有些嘶哑,突然的情绪波动让她说话都有些颤抖,她不是对于被陷害的恐惧,而是害怕好不容易亲近了的师门三人会因此而和她生了嫌隙。

    连她都不知道,她的眼底此刻竟然是胆怯和小心。

    也许是她的眼神跳过楚楚可怜,让刚才还在坚持的萧凡也终于软下心来,他低下头不敢看秦落烟的脸,只低低的说:“昨天阁主离开之后,许是怕打草惊蛇,所以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可是当我们回房之后,阁主就单独将老头子叫了出去。老头子当然是相信你的,而且和阁主大吵了一架,那意思就是谁都不能动你。”

    “不止,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太大,就像你说的,单凭一张图纸并不能证明什么,或许是有人陷害你也说不定,可是,你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依阁主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秘密稳住你,然后以最低调的方式将你押入水牢。”

    “可是,这个要求,师傅依然拒绝了。”吴懿想起天还没亮,老头子将他和萧凡偷偷叫起来说的这件事,还有些难以置信,“阁主觉得你肯定有同党,所以想秘密控制住你再引出其他的人。老头子也是实在,无论阁主提出的任何方法,只要伤害到了你,他全都拒绝了,最后当然和阁主闹翻了,然后,然后……”

    “然后阁主就抓了师傅?”秦落烟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吴懿摇摇头,“不,他们没有抓老头子,是老头子自愿去的,他说她替你吃那份儿苦,同时,他也为你做担保,他用自己的所有来担保你不是偷窃之人。在你房间里查到了图纸,总要给阁主一个交代门中其他人才能服气,老头子也是不得已。所以,你才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岳阁老的维护,既在秦落烟预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她只是没有想到他会为了这个才入门几天的徒弟做到那个地步而已。

    想起那个总是乐呵呵,对自己人护短到底,却对外人脾气古怪的老头子,秦落烟的鼻头有些发酸,她何德何能,竟然让他牺牲到了这个地步。

    难怪云天青看她的眼神又戏虐又鄙夷,现在想来,换了自己,怕是也要鄙夷一番的,竟然让一把年纪的老头子替她去受了那份苦。她是清白的,她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老头子却是头一个相信她而且拼命相互的人。

    换了以往,她恐怕也要摇摇头,说一句,这怎么可能,这不是作秀吗?这世上哪有那种白痴的人,这个社会哪里会真的有活雷锋?怎么可能有人会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

    可是,她偏偏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性情中人。

    “师妹,既然师傅已经做了决定,我和师兄都会支持的,只有尽早找出那个偷窃之人还你清白,才能将师傅救出来。”事情说到这里,吴懿拍了拍萧凡的肩,萧凡这才抬起头面对秦落烟。

    用了很大的勇气,秦落烟才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脸色有些发白,哽咽出声,“师傅……他现在在哪里呢。”

    吴懿叹了一口气,吐出两个字,“水牢。”

    她早该想到的,只是从吴懿口中听出这个肯定的回答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抽痛着,她甚至不敢去想一把年纪的岳阁老被泡在脏兮兮的水潭里的情形。

    她嘴唇颤动,指甲嵌入皮肉,她深呼吸再深呼吸,才让自己没有因为抽痛而晕倒。

    “唉,只是现在偷窃之事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我们就算有心找出那些人来却也没有办法。早知道我们还研究什么武器制造,就该研究捕快破案的,也不至于现在像两只无头苍蝇完全没有头绪。”萧凡气得跺了一脚,后退两步坐在了椅子上生闷气。

    吴懿也是皱着眉头不知该如何接话,今天为了这件事他和萧凡已经吵了好几次了。

    他们的话让秦落烟的心情越发沉重了起来,平日里他们都是一心扑在武器制造上,不只是破案查线索之类的很不在行,就是基本的人际关系都属于经营,这诺达的天机阁里,怕是他们想打探一些消息都不容易。

    秦落烟也是个新来的,在天机阁里人生地不熟,现在还是偷窃的嫌疑人,做起事来也更不方便。

    不知为何,在这种时候,秦落烟突然就想起了傅子墨,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肯定不会是困难的事吧?

    原来不知不觉之中,每每遇到困难危险的时候,她第一个会想到的,都会是傅子墨了吗?

    秦落烟顾不得心中的震惊,只简单的向萧凡两人交代了一句,“你们等着,我去找个擅长处理这种事情的人来帮忙!”

    说完之后,秦落烟就跑了出去,萧凡和吴懿还没弄明白她什么意思,就见她人已经消失了在院门外。

    “师兄,师妹在阁内也不认识什么人,能帮她的就那么几个人,她不会去找少阁主了吧?”吴懿担忧的道。

    萧凡也是忐忑,“难说。云天孜那小子对师妹本来就没安好心,这下师妹要是送上门去,他要是趁机提出非分要求怎么办?”

    “怎么办……我看我们还是跟上去拦住师妹的好,否则师傅就算回来了也难保不会打断我们的腿。”

    “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追啊!”两人一合计,赶紧就追了出去。

    阁主的院子门外,秦落烟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正要往里走,旁边却突然走出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天孜。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云天孜说话的时候,拦在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