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水牢
    秦落烟一怔,直接迎上云天孜的目光,“那你是准备帮我,还是准备拦我?”

    “准备拦你。”云天孜脸上带着一抹让人看不透侧的担忧,他回头看了一眼看似没有守卫的院门,冷冷的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岳阁老也是我敬重的人之一,他既然主动做了这个选择,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去看了,也只是徒增伤心而已,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那些偷窃之人,对不对?”

    他越是拦着,就越说明岳阁老在里面的情况肯定不会好。

    秦落烟脚步动了动,握紧拳头固执的想要往里走。

    “你真的要进去吗?就算看见了又能怎么样?与其扰乱自己的心神,还不如多花点儿时间去找罪魁祸首。而且,就算你进去了,也不一定就能见到他。”云天孜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秦落烟却挣脱了他的钳制,只冷哼了一声,“连去看自己师傅的勇气都没有,我秦落烟可不会获得这么窝囊!”

    说完之后,她不顾云天孜的阻拦就冲了进去。

    云天孜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追了过来,“罢了,罢了,我就知道拦不住你。与其让你乱闯,还不如我带你进去。”

    秦落烟脚步一顿,吃惊的看着他,随即点了点头。

    萧凡和吴懿赶到的时候,刚好看见秦落烟跟着云天孜进院子的一幕,两人大惊失色快步就往前跑,想追上秦落烟。

    可是他们到底来晚了一步,当他们赶到院门的时候,院门已经被重新关了起来。

    这是秦落烟第二次进阁主的院子,上次来的时候是晚上,所以这院子里的景致她没有看清,而这一次,她心中焦急,也没有空来看周围的景致。

    跟着云天孜辗转走了好几个长廊才来到了一座假山前,她正疑惑,就见他动了一块假山上看似不起眼的石头,那假山就开始往两边分开而去。

    假山分开,立刻就露出一个往下的通道来。

    不过,让秦落烟震惊的却是通道口上此刻正站着一个人,依旧是翼生淡色的儒衫,依旧是那张好看的脸,只可惜只有秦落烟知道,那张好看的脸,不过是一张人皮面具而已,而那面具下的脸,比起这面具来还要好看七分。

    傅子墨站在通道口,视线扫过云天孜,最终落在了秦落烟的脸上,他突然冷笑开来,“少阁主,这是要带她去水牢?”

    他不过是冷淡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而已,她却已经知道了他此刻的想法,他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嘲讽她,嘲讽她遇到事情就找到了云天孜。

    云天孜不知道两人之间的眼底官丝,拱手道:“还望奈何兄给我一些薄面。”

    “薄面?少阁主这可是在为难我了,阁主将守护水牢的重任交给我,不只是因为信任我,也是在考验我,毕竟我也是新入门的弟子,也有偷窃者的嫌疑,我若是看好了水牢也是变相的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放你们进去,怕是我更难逃干系了。”

    傅子墨说话的时候一步步走上台阶,嘴上说得沉重,可是他的脚步看上去却非常轻快。

    不过,秦落烟却是震惊的,这水牢,竟然是交给他在守卫?

    被他这一席话说完,云天孜已经犯了难,他犹豫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递给了傅子墨,“我知道这件事让奈何兄为难了,可是我也绝不会亏待了奈何兄,这本书是我天机阁最重要的武器制作经验,没一任的阁主和长老都会将自己毕生所得写在这本书上,这本书只有阁主和少阁主才有资格阅读,我不能将书给你,可是我可以将这背书借给你三天,至于三天里你能感悟多少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天机阁几百年来阁主和长老们的经验所得,这本书简直就是天机阁的镇阁之宝,这样的东西已经不是轻易用价值就能衡量的了。

    秦落烟震惊的看着云天孜,这样的东西,他竟然敢冒着大不韪借出去?就为了能让她进入水牢看一眼岳阁老?

    “呵呵,”傅子墨仰头就笑了起来,目光越发冰凉了起来,他却没有立刻伸出手去拿那书,反倒是看秦落烟的时候,更多了一抹意味深长,他走到秦落烟的面前,笑容邪肆,“真是没想到,短短几天,就能让少阁主让你如此付出,你说,我是该说你魅力大呢,还是该说你不守妇道呢?”

    “……”秦落烟咬着下唇,傅子墨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这样想着,她心中突然就升起一股子恐惧。

    倒是云天孜似乎不喜欢傅子墨对秦落烟的说话态度,语气坚硬的道:“奈何兄,落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你用这种语气说话,是不是太过了?”

    傅子墨凉悠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一声,从他手中接过了那本书,然后越过两人就往外走了去。

    他拿了书,云天孜立刻叫上秦落烟往水牢中走,“我们快些进去吧,得抓紧时间以免夜长梦多。”

    秦落烟点点头,跟着往前走,只是走了几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傅子墨背对着入口的方向站在假山前,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可是她就是知道,此刻的他,肯定恨不得把她掐死。

    不过,她现在没有时间顾忌这么多了。

    水牢里,很阴暗,诺达的地方只有拇指大小的一盏桐油灯,连空气都是一种黏糊糊的感觉,许是这里的水已经多年不换,所以每个角落都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秦落烟一阵反胃,好几次干呕着,却又没吐出什么东西来,她苍白着脸,机械性的往前走,脚步一个踉跄,她险些摔倒在地,仔细一看,那绊住她的竟然是一根人骨,那骨头似乎并未被砍下很久,骨上还残留了一些皮肉,皮肉伤有细小的白色蛆虫在蠕动。

    刚压下去的恶心感再一次冒了出来,秦落烟弯腰吐了一阵才缓和了过来,而脚下的步子却是越来越快了,她焦急的呢喃着:“师傅,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