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乎意料的待遇
    “这水牢应该还有其他的守卫,你先去找你师傅,我去周围看看先拖住其他的守卫。”进了水牢,云天孜的脸色也很难看。

    秦落烟赶紧应了,看着云天孜转身离开,她往前走的步子迈得越快了些,这水牢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以中间一个石头搭建的通道为隔断,分为两侧,每侧有十几间牢房,牢房之间又有木栏隔开。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十几间牢房竟然都关押着人,只是那些人严重似乎已经没了光彩,就连生人进来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秦落烟走到通道的尽头也没有发现岳阁老,心中更是着急,不过却也安慰着自己,以岳阁老在天机阁的身份,哪怕是牢房,肯定也会有所优待的,毕竟他是顶替入狱,又为天机阁付出了多年,如果虐待他的话,那天机阁阁主也难以在阁内服众吧。

    通道的尽头是一道铁门,铁门上方有一个巴掌大的窗口,她踮起脚跟往里面看去,只一眼,她就踉跄着后腿。

    那铁门后关着的,果然是岳阁老,他是被关押在了不同的地方,可是……

    秦落烟捂着了自己的嘴巴,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咬紧牙关站起身,再次来到那铁门边踮起脚跟往里看去。

    她多么希望她刚才看见的一幕都是错觉,是她因为恐惧而臆想出来的画面,可是这一次,她看见的,依旧是那个被挂在铁钩上的枯瘦老者。

    岳阁老被挂在了墙壁上的铁钩上,铁钩穿过了他两侧的肩胛骨,尖锐的尖端一直延伸到他下巴的下方,有鲜血不断的从他肩胛骨上浸透出来,顺着他的胸膛往下,到腰间后再往下顺着大腿缓缓流下,最后从他的脚掌边缘低落。

    她的视线凝聚在他的双脚上,那双光着的脚上鲜血淋淋,尤其是那十个脚趾,竟然每一个指甲盖都被生生拔下!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秦落烟一阵窒息,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这里面肯定有些什么东西不对,她到底忽略了什么?那个人是岳阁老,是天机阁的四长老,他们怎么能如此对他?

    眼泪模糊了视线,她却固执的知道现在不是她发泄情绪的时候,她咬着牙去试着开门,可是那铁门锁得紧,她用尽了力气铁门都纹丝不动。

    她正着急,却听见说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回头就见云天孜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守卫们快过来了,我们先离开。”云天孜扯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秦落烟挣扎着,“不行!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我一定要去问问师傅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只是失窃这件事的话,哪怕师傅是嫌疑人,他们也绝对不用对他用这么重的刑!”

    云天孜脚步一顿,对她的话有些诧异,“你是说岳阁老被用了刑?”

    秦落烟悲怆的点头,指了指那道铁门,“你自己看。”

    云天孜皱着眉头,果然去从那铁门上的窗口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我、我也没想到……不过,现在时间来不及了,哪怕你有所怀疑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我们先出去再说,不然就算有问题你也没办法解决了。”

    尽管不愿意,可是秦落烟知道,现在还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所以她抹了抹眼泪跟着云天孜就往外走。

    两人刚走到通道口,就听另一个方向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云天孜轻道一声“不好,他们来了。”

    秦落烟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感觉被云天孜从身后推了一把,她还来不及回头,就听云天孜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去引开他们,你先溜出去。左右我是少阁主,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

    眼看脚步声已经快要到跟前,秦落烟只见身旁人影一晃,就见云天孜冲着那些人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她一咬牙,也不在耽搁,抬脚就往出口的方向跑,直到一口气跑到假山外,看见站在外面的傅子墨,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傅子墨冷哼一声,似乎懒得和她说话,只是动了动机关将假山再次关了起来,他不由分说拉着秦落烟就走。

    秦落烟被他扯得脚步踉跄,却忍不住频频回头,“云天孜还在水牢里……”

    傅子墨脚步顿住,凉悠悠的往她看了过来,那眼神里有一抹嘲讽和戏虐,不过最终他却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许是他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太过慑人,秦落烟被他那么看了一眼,竟然就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秦落烟!我直说一次,你如果想要活命的话,就好好听清楚。天机阁的事你不要管,不要插手,你只是个女人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而且,本王目前还很满意你的身体,所以,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只要你安分一些,这件事里本王保证你能全身而退。”傅子墨声音冰凉,比秦落烟以往见过的还要冷冽三分。

    秦落烟一听,立刻反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急切的问:“王爷,到底是什么事,我师父他现在很危险对不对?求求你,告诉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救他……”

    “你救不了他!云天孜更救不了他!”他这个时候还在替云天孜,看来她一出事就去找云天孜这件事让他非常的不满。

    其实她一开始就是准备找他帮忙的,只是造化弄人,在她还没有找到他的时候,云天孜竟然出现了。可是,这件事她却不会再对他解释了,这种时候,以他多疑的性子,她说再多他也不会相信的。

    傅子墨扯着她的胳膊就快步离开,直到来到院子门口,他才松开了她的胳膊,又突然冲一旁的灌木丛吼道:“你们还不出来?”

    秦落烟正疑惑他在和谁说话,就见萧凡和吴懿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萧凡盯着傅子墨,目光也说不上和善,他问秦落烟,“他是你来找帮忙的人?到底是他还是云天孜?”

    “我……”秦落烟正要开口,却被傅子墨抢过了话头。

    “我可没兴趣趟这浑水。”说完之后,傅子墨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