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胆的猜测
    “他什么态度!不就是个新入门的内门弟子,哪怕是阁主的亲传弟子又怎么样?按辈分也应该叫我们一声师兄!”萧凡对傅子墨这样的态度很是不悦。

    吴懿拍了拍萧凡的肩膀,道:“好了,你没看师妹的眼睛都哭肿了?”

    萧凡一拍脑门儿,赶紧来到秦落烟的面前,“哎哟,你看我,师妹你怎么了,是见到师傅了吗?他可是天机阁的长老,就算被收押了他们也不敢拿他怎么样?我看啊,没准儿他现在正好酒好肉的吃着,可怜我们三个没人做饭,今晚看来是熬饿肚子了……”

    “师兄!”秦落烟哽咽出声,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连和岳阁老最亲密的师兄都这样说,那可以想象其他那些知道岳阁老被关起来的门人也肯定是这样的想法。

    所有人都以为岳阁老不过是因为代替徒弟被关起来,是想用自己来担保徒弟罢了,可是,谁也不会想到真实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师妹,怎么了,难道我说得不对?”萧凡见她如此反应,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赶紧收敛了玩笑的态度。

    秦落烟抹了抹眼泪,看了看周围又道:“我们还是进去再说吧。”

    萧凡和吴懿互看一眼,赶紧和秦落烟一起进了院子。

    大厅里,吴懿有些焦急,“师妹,你是见到师傅了?”

    “嗯。”秦落烟点点头,脑海里又出现了自己看见的那一幕,禁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我觉得事情好像不太简单,至少和我们想象的很不一样。”

    她接着就将自己在水牢中看见的都告诉了萧凡和吴懿两人,起初的时候萧凡和吴懿都不相信,毕竟这个消息真的太突然了,可是后来看见秦落烟失魂落魄又哭红了眼睛的模样,两人忐忑的开始接受现实。

    “不是说师妹是嫌疑人,师傅只是用自己的自由来给师妹做担保吗?”吴懿脸色沉重,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瞬间萎靡了许多。

    秦落烟摇摇头,“我想,那就是他们想要所有人看见的表面现象,所有人都以为岳阁老不过是代替了我,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岳阁老是被真的囚禁了。这样看来,这次天机阁失窃的事情也有很多的疑点……”

    “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你想啊,我们两个来天机阁都十几年了,什么时候出过盗窃的事儿?图纸和武器都是天机阁的命脉,既然是命脉,守卫重重自然不说,关键是你们别忘了,天机阁可是天下机设计的翘楚,有谁能闯入我们天机阁设下的机关还能全身而退?这几乎不可能,更不可思议的是全身而退还没有破坏现有的机关?”萧凡拍着自己的大腿分析着。

    吴懿瞳孔阵阵瑟缩,突然咬牙切齿的道:“除非是自己人!”

    秦落烟徘徊着走了几步,脚步也突然停住,“又或者,根本就没有偷窃这回事,不过是某些人放出来的烟雾弹而已。”

    为秦落烟这个大胆的猜想,萧凡和吴懿同时大惊,可是两人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这个猜想竟然十分的在理,只是两人眼神交换之后依旧难掩心中的震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天机阁里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只有……”

    “阁主!”秦落烟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吼出这两个字。

    “可是为什么呢?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为何阁主会突然对老头子下手?老头子虽然对外人脾气古怪,可是却从未做过真正伤害过其他门人的事,对天机阁,老头子更是尽心尽力就差呕心沥血了,我实在想不通阁主有什么理由来对付老头子。”

    萧凡皱着眉头,替自己带了一杯茶,茶水早已经凉透,他却浑然未决,一口气就将茶水喝了干净。

    吴懿也拧眉思考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抬眸道:“也许,也不是突然下的手。早前我们不是还在说大长老闭关,二长老外出云游的时间似乎都太长了一些,现在想来,会不会也是出了事?”

    “不会吧……”萧凡不敢往那方面想,可是却又止不住心惊胆战,“哎呀,师妹你别老是走来走去,我眼睛都花了。”

    秦落烟这才停下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门外的天色,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再过一会儿应该就会天黑了,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那次在集市上,她从小贩手中买下了一个盒子,那盒子打开竟然是连击弩的分图。

    后来,傅子墨好像说过,那个盒子来自天机阁,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出现的古怪老头子肯定也是天机阁的人,只是,那人会是外出的二长老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二长老会和魏骏的人在一起?

    总觉得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秦落烟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也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不能看着老头子在水牢里被人弄死吧?”萧凡气冲冲的低吼,又道:“枉我们这么多年来为天机阁无怨无悔的做牛做马,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下场!老子真特么的不值!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干脆离开天机阁得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先把老头子救出来再说其他的事吧。”吴懿叹了一口气。

    “嗯。”秦落烟又站起身,“天色不早了,我去做饭。”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做饭?”萧凡有些动怒,“要不是因为你老头子能被那些人找了这个由头弄进去?”

    秦落烟低着头,没有因为他的怒火而反骂回去,只低低的道:“师兄,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不能让他们有所警惕,我们该怎么活还是怎么活吧,如果有人在周围监视的话,我们举动反常反倒打草惊蛇。”

    被她这么一说,萧凡的目光立刻就软了下来,他想说点儿什么,可是秦落烟已经径直走出了门外。

    只是,那天晚上,几人都没什么胃口,秦落烟做的一桌子饭菜竟是几乎没有被动过,还是秦落烟咬着牙硬是咽下去几口白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