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章 为了你而来
    这天夜里,秦落烟屋子里的烛火早早的就灭了,可是她却没有入睡,只是安静的躺在床上,然后盯着窗口的方向,她从来没有那么期盼过那个人的到来。

    可是,她等了许久,直到眼睛都有些酸涩发胀了,他却依然没有来。

    往日里,他不是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她屋子里钻吗?可是如今,正当她想要他来的时候,他却不来了?

    也不知为何,她心中就是觉得一阵委屈,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她洗了洗鼻子,随手拿起床边的一方锦帕擦着眼泪。

    “在等本王?”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秦落烟直接翻身坐起,甚至顾不得掩藏自己的心思,她开口就道:“你怎么才来?”

    “看来果然是在等本王。”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傅子墨的脸色也并不好看,“看来你是不打算听本王的建议了。”

    秦落烟眼巴巴的抬起头望着他,然后伸出两只小手柔柔的握住了他的大手,拉着他坐在了自己身旁,她将头靠了过去,才哀伤的道:“我做不到不闻不问。”

    对于她突然的服软,傅子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女人,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许多,知道这个时候在本王面前扮演柔弱来换取本王的怜惜。”

    秦落烟顺势将他的手指含入了口中,拨弄了一会儿才松开道:“王爷,师傅他老人家对我真的很好,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管,那我活着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我知道我能做的事情很少,我也知道那些人不是我能对付得了的,可是……我不是还有王爷吗?”

    沉默突然蔓延开去,沉默中,只有傅子墨的嘴角戏虐的笑容在渐渐扬起。

    “秦落烟!你只是本王的暖床丫头,你,不是本王的王妃。为了你得罪整个天机阁,你觉得这买卖划算?”傅子墨笑容收起,却并没有拒绝她的挑逗。

    秦落烟的手已经游走在他的腰间,说话的时候脸颊就贴在他炙热的胸膛上,“我知道我身份低微,可是王爷也说了,目前为止我的身体至少是能让王爷满意的。如果只是为了我,当然是比不划算的买卖,可是如果在王爷的计划里,能顺便救下我师父,应该也不是难事。”

    “我的计划?”傅子墨的眸子突然紧眯了起来,“说来听听。”

    秦落烟笑,笑容绽放的时候,一口咬住了他的衣衫,用牙齿扯开了他领口处的阻挡,将红唇落在了他的胸膛上,她吐气如兰,轻轻地道:“我可不会自大的以为王爷是为了我这个暖床丫头才费尽心机混入天机阁的,虽然我不知道王爷真正的目的,可是我想既然能让王爷亲自来的,就一定不是件容易的事,天机阁里最重要的无非就是武器和图纸,而在天机阁内,实力最强的几个匠人,不正是四长老门下的吗?如果王爷能出手相助,我保证事成之后他们可以为王爷所用。王爷顺手救一人,就能换来可以与半个天机阁实力相当的助力,这比买卖,不亏吧?”

    岳阁老以前做出了多少武器就不说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能做出的东西才是最值得期待的。

    秦落烟思考了很久,终于想出了这个办法,如今这个时候也只有傅子墨敢和天机阁对上了。

    “呵呵,”听了她的话,傅子墨忍不住笑了,“本王还真是小看了你。能想出这一层利害关系,倒是不简单。真可惜你是个女人,如果是个男人的话,本王肯定会收你做谋士。不过……”

    “不过什么?”秦落烟仰起头,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他的身上。

    “不过,如果本王说,本王就是为了你才混入天机阁的呢?”傅子墨戏虐的道。

    秦落烟嘴角一扯,食指摁在了他的薄唇上,“王爷,您可真会哄人开心。”

    他,傅子墨,为了个女人混入天机阁?可能吗?绝对不可能!若不是见过他腹黑冷血的一面,换了一般花痴的女人,没准儿还真会相信了他的话。

    “本王说了真话,你却不信,本王很伤心呢。”傅子墨说着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印了上去,“救与不救,那本王就看你今晚的表现了……”

    夜,不长,如果在两个人纵情放肆的时候。

    黎明的时候,筋疲力尽得到释放的傅子墨瘫软在她的身上,却并未急着退出,他的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无力的道:“秦落烟,本王有时候真觉得,总有一天会死在你的身上……”

    “呵……”秦落烟没有说话,只是在黑暗中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身体里的时候说出的情话,她如果信了,那不是傻吗?

    尤其是,说出这句话的,还是经久情场的傅子墨,那个传闻里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的武宣王!

    第二天一早,萧凡和吴懿天一亮就来敲响了秦落烟的门。

    秦落烟睁开眼,本能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床铺,还好,傅子墨昨夜就离开了!她起身穿好衣服走出门外,就见萧凡和吴懿两人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显然是昨晚一夜没睡。

    “师妹,我和师兄做了个东西,你来看看。”吴懿难得的扯出一抹牵强的笑。

    秦落烟点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他们做的东西一定是和营救岳阁老有关,所以等不及洗漱就跟着两人往小作坊走。

    萧凡走在前,吴懿和秦落烟走在后,等推开小作坊的门就见三套黑色的特殊盔甲摆放在桌子上。

    秦落烟走近了拿起其中一套翻看了一下,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这是可以防水的盔甲?”她其实是想说潜水衣的,可是又觉得这个词语用在这不太好,所以换了一种方式。

    “师妹果然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什么。”吴懿点点头,解释道:“昨夜我和师兄商量了很久,觉得总要先弄明白阁主究竟有什么目的才行,他们既然对老头子用了刑,那肯定是已经露出了尾巴,我们如果能见到老头子的话,就能解开疑惑再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