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探消息
    要弄清楚整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岳阁老是一定要见的,只是她去过水牢,从那水牢的构造来看,那水分明是死水,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哪怕是有这特殊的盔甲也不能进入啊。

    “师兄,先不说这盔甲虽然防水,但是却不能给人提供氧气供给呼吸,就说那水牢的结构都没有进口和出口,哪怕这盔甲再神奇,怕是也没有用武之地吧。”秦落烟提出了心中疑惑。

    听她这么一说,萧凡立刻就竖起了大拇指,“师妹啊师妹,你还真是让师兄我刮目相看。没错,如果只是盔甲的话,哪怕我们进入水底也会闷死,所以我们还做了这个……”

    在萧凡的示意下,吴懿从后面的柜子里取出了羊皮袋,那袋子有半人高,开口处却不大,有点儿类似于一个大气球。

    “对了,师妹你刚才说的空气是什么意思?”吴懿举着袋子,却问秦落烟。

    秦落烟嘴角一抽,也不知道这个词改怎么解释,不过心中却是震惊于萧凡和吴懿的智慧,在这个时空对物理之类的研究可以说非常落后,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空气,可是却知道人活着需要周围的什么东西,所以竟然做了一个可以装空气的袋子。

    “也不是什么,就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瞎编的一个词,总之人在水底会闷死就对了。”

    “哦,这个我们当然知道,你看那些水性好的,只要咬着一只麦秆就能在水底待很久,我们想道理应该是殊途同归的,而且昨天晚上我和师兄连夜去河里试了试,带着这个袋子,可以在河里留半个时辰。”吴懿解释着。

    萧凡点点头,又对秦落烟道:“而且啊,你说的水牢的构造问题我们也仔细想过。你看见的是现在水牢的构造,可是那水牢是云天喜成为阁主之后才建造的,当初建造的时候,我和吴懿都还是七八岁的孩子,他们建水牢的时候我们偷偷的跑去看过,那水是从后山的瀑布引进去的。”

    “引进去?那就是有入口?”秦落烟眼神一亮,脸上也多了一抹光彩。

    “没错。只是水引进去之后入口就被封闭了。我们几个都不是武功高手,所以只有借助特殊盔甲从寒潭潜入,然后敲开那个被封闭的入口然后进去。”

    这就是萧凡和吴懿的计划,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理论说也是可行的。

    “只是现在是白天,要是晚上,我们立刻就能去见老头子了。”吴懿叹了一口气,眼神又暗淡了下来。

    秦落烟心情也跟着沉重,想着岳阁老又要在那水牢中度过艰难的一天,心头就堵得慌,他肩胛骨上的伤口也没有用药,就那么半吊着,鲜血一直流,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厥吗?会有生命危险吗?

    这样想着,她越发的忐忑了起来,不过她又见萧凡和吴懿脸色苍白烟圈发黑,便将心中的忐忑强压了下去,“师兄,你们昨晚一夜没睡,赶紧去休息吧。养精蓄锐之后晚上才有力气。我去找冯四海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这种时候我们怎么睡得着。”吴懿摇了摇头。

    萧凡却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喝道:“睡不着也得睡,万一晚上熬得虚脱了,不是前功尽弃吗?走吧,现在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萧凡冲秦落烟点点头,便拖着吴懿回了房。

    秦落烟并没有急着离开小作坊,而是小心的检查着那几套特殊的潜水衣,又拿了稍微有些硬度的风干皮革做了几双和潜水鞋类似的鞋子。

    做完这一切,她才离开小作坊去找冯四海。

    许是因为云天喜收押岳阁老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这两日天机阁里紧张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坊市上也渐渐又有了门徒的活动。

    秦落烟穿过坊市来到了冯四海的院子,院子里的小厮说他去了坊市里的小酒馆,秦落烟不得已又只能折返回坊市。

    因为是白天,小酒馆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人在酒馆里喝着酒。

    秦落烟在角落里找到了喝得烂醉的冯四海,她看了看天色,这明明刚过了晌午,竟然就醉成了这样?

    “姑娘,你是来接四海哥的?”店小二见秦落烟站在冯四海身后,立刻就走了过来。

    秦落烟指了指趴着的人,问:“他一早就来喝酒了?”

    “什么一早啊,他昨晚就来了,一直喝到现在。酒钱也还没给,我们叫他吧,他还发脾气砸东西,这又都是天机阁里的人,也不是外人,平时四海哥也不这样,所以我们也不能怎么着,只能让他自己睡醒了再说了。”小二也是满脸为难。

    这坊市上的人都是彼此认识的,毕竟这里不是外界,这里是天机阁,只要在山谷中的,哪怕是酒馆的小二都是天机阁自己人。

    秦落烟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几两碎银子给了那小二,“小二哥,这银子你拿着,多的也不用找了,只是想麻烦你帮着我一起扶他回去吧,我一个姑娘家,单独送他不合适。”

    “得了,这点儿小事自然没问题。”小二收了银子,那银子远比酒钱要多,剩下的他还能留下一点儿小钱,所以做起事情来自然也就卖力气。

    在小二的帮助下,两人才将醉成烂泥的冯四海送回了他自己的院子。他的院子里的小厮出门来接,看见烂醉的冯四海,又摇着头叹了一口气,“哎呀,也不知道四海哥这是怎么了,这连续几天了都醉成这样,也没听他说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啊。”

    小二的送了人回来之后就离开了,秦落烟跟着小厮将人扶到了房间里。

    小厮替冯四海脱了鞋袜将人安置好之后,才笑着对秦落烟道:“真是有劳姑娘送四海哥回来了,要早知道他又喝醉了,我就去接他回来了。”

    “不打紧,举手之劳而已。”秦落烟笑容温柔,装作不经意的问:“倒是四海哥,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