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吊着一口气
    小厮仔细歪着头想了一阵,皱眉道:“好像是前两日岳阁老自愿担保姑娘顶替姑娘被阁主拿下的时候吧。说起这事儿,我们都很佩服岳阁老,平日里吧我们都觉得他脾气古怪,还以为他对自己的弟子也很苛刻呢,没想到这事儿他做得这么厚道。姑娘才入门几天,他就愿意为你担保。”

    “是,师傅其实是个很厚道的人。”秦落烟眼神暗了暗。

    小厮说得起劲,又笑着道:“能有岳阁老听替你是最好不过的,你一个姑娘家要真的被收押了,肯定吃不了那份苦,可是岳阁老就不一样了,那可是我们天机阁的功臣,是长老,就算他被收押也没人会为难他。现在啊,只希望尽快把那真正的偷盗之人找出来,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果然啊,天机阁里的众人都以为岳阁老被收押是吃不了什么苦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流程上的事。

    “你就相信我不是真的偷盗之人?”作为她师傅的岳阁老相信她那还在情理之中,可是她和这小厮不过数面之缘,这小厮就相信她的清白?这也让秦落烟忍不住疑惑。

    小厮乐呵呵的笑了,“我就是不相信姑娘你,我也得相信四海哥啊,四海哥说姑娘不是那种人你就不是那种人。四海哥在天机阁内的人缘可好得很,能让他认可的就没几个不爽利的人。”

    秦落烟笑笑,谢了小厮的信任,又见冯四海睡得深沉,这酒怕是今日是醒不了了,她叹了一口气就告辞离开了。

    离开了冯四海的院子,她想了想,既然晚上要有所行动,那还是先去找傅子墨商量商量为好,他既然负责守卫的事情,如果有他的帮助的话,晚上的行动也能顺利很多。

    只是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她想要找的人都找不到。她来到云天喜的院子外,向门口的人打听奈何欢的消息,门口的人却是没给她好脸色,直接就说不在将她打发了。

    吃了闭门羹的她一颗心也沉了下来,这种时候傅子墨不在这院子里,又会到了哪里?

    不得已,她只得回去,琢磨着两位师兄睡了一天了一定很饿,所以当即就下了厨房开始做晚饭。

    夜色来临,天色终究暗淡下来的时候,两位师兄睡醒了。

    三人聚在饭厅里,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晚上的行动,只是饭刚吃到一半,院子的门就被敲响了。

    秦落烟放下碗筷去开门,打开门一看就见傅子墨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盯着她,她心头顿时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猛地从心头升了起来。

    “是不是师傅出了什么事?”秦落烟咬着牙问。

    傅子墨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秦落烟顾不得被别人看出两人的关系,将他拉入了院子,关上门才急急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你赶紧告诉我!”

    许是她的紧张让饭厅里的萧凡和吴懿见了也阵阵心惊,两人快步就走了出来,目光扫过秦落烟还拉着傅子墨的手,两人眼神一阵诧异,却什么也来不及问就听傅子墨开了口。

    “如果你们准备晚上有所行动的话,那就不用去了。因为……”傅子墨叹了一口气,还是被秦落烟一双眼睛里的希翼所慑,后面的话竟是有些说不出口。

    原来,他也是害怕看见她伤心欲绝的目光吗?

    “因为什么,你到是快说啊!”秦落烟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吼出口,完全忘记了眼前的男人绝非她可以放肆大呼小叫的人。

    只是这一次,傅子墨却并没有和她计较,而是淡淡的道:“岳阁老撑不过一个时辰,现在的他只是还吊着一口气罢了。”

    “什么?”萧凡和吴懿突然瞪大了眼睛,两双眼睛同样的充血爆红。

    秦落烟一听这个消息,身体有些摇摇欲坠,只觉得眼前一黑,有那么一瞬,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她想起了那个笑得没心没肺,和他们相处却没大没小,完全没有师傅的姿态,却又偏偏像一股润物细无声的暖流闯进了每一个人的心房的老者,尤其是当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每每让人感觉既好笑又感动。

    这才几天而已,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真的只剩下一口气了吗?

    她摇摇头,不愿相信这个现实。

    眼看她就要往下倒,傅子墨皱着眉头一把搂住了她,将她抱在怀中,却忍不住低骂:“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吓到了?平时可没见你胆子这么小!”

    秦落烟没有心情和他斗嘴,只是咬着下唇默默哭泣,她不能松开下唇,一旦松开她怕她会控制不住痛哭嘶吼。

    萧凡和吴懿愣了一瞬,然后萧凡气得握紧拳头,指着傅子墨的鼻子吼道:“你说老头子快死了我们就要信?我看你就是云天喜那个卑鄙老不死的派来哄我们的!我们不信,师妹,你也不能信!”

    “对,我们不信!老头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人弄死!云天喜他敢吗?”吴懿也接口道。

    傅子墨冷哼一声,对这两个男人他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为何不敢?左右那里都是他的人,到时候就说岳阁老是被那群偷窃之人谋害的,又有谁能说什么?左右岳阁老是被他名正言顺的收押,一旦脱离了众人的视线,他想做什么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不信,师妹,这个人也是新来天机阁的,他说的话不算……”

    萧凡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秦落烟抬起手抹了眼泪凉凉的道:“师兄!他说的是真的。他说的,我信!”

    “你们爱信不信,反正不关我的事。”傅子墨甩了一张冷脸,一把将秦落烟抱起来就往外走。

    秦落烟一惊,想要挣扎,可是刚一动就听他冷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果你还想见岳阁老最后一面的话,就乖乖听我的。”

    他这么一说,秦落烟立刻就不敢动了,只是为难的看向身后的萧凡和吴懿,想了许久,才道:“能带他们一起见吗?”她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两位师兄不能见师父最后一面的话,这一辈子都会留下恐怖的疮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