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娶她
    徒孙!

    这两个字狠狠的撞击着秦落烟的心脏,她顺着岳阁老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腹部,她想起了那次身体不舒服岳阁老想要替她把脉的时候,只是一瞬间的脉象,岳阁老就发现了什么吗?

    可笑的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如果不是相信岳阁老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秦落烟绝对不会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

    “您,您是说我……”秦落烟后头哽咽,许是因为震惊,她连哭泣都险些忘记。

    岳阁老听她这么一问,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你自己都还不知道啊……”

    他又转头看向她身后那个同样震惊的男人,一双眼睛生生的涌出了难舍的意味,最后,他的目光终究落在了傅子墨的身上,他清了清嗓子,“你就是孩子的父亲?”

    突然被岳阁老点名的傅子墨,一张脸能黑得出墨来,生平头一次,他竟然处在惊愕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的脚步刚一动,正想上前说些什么,却听趴在岳阁老身上的秦落烟哽咽着说:“不是他。”

    秦落烟没有回头,没有看他的脸色,可是她觉得,他一定是不希望她有这个孩子的吧,毕竟,他武宣王是什么身份,而她又是个什么身份?在他的眼中,她从来不过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工具目前为止让他很满意。

    岳阁老眼中的诧异一闪而逝,明明一把年纪了,眼眶中却生出了眼泪来,他气喘吁吁的开口,“罢了,罢了……你这丫头是造了什么孽啊,一个女人没有名分有了孩子,你将来要怎么活下去啊,你这丫头,是要我这老头子死都死得不瞑目啊……”

    安静的黑夜里,岳阁老悲愤的声音充斥着所有人的感官。

    秦落烟终于还是忍不住痛哭出声,只是下一瞬,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岳阁老张着的嘴竟然渐渐合上了,连他的眼睑也在渐渐沉落……

    “师傅!”萧凡和吴懿知道岳阁老的变化意味着什么,两人痛哭流涕的扑了过来。

    眼看岳阁老的眼睛就要彻底的合上,萧凡一把抓住了秦落烟的手,然后对着岳阁老吼道:“师傅,你不要担心师妹!我娶她!我娶她!”

    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岳阁老的眼睛终于完全合上了,只是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也不知道岳阁老听进去了没有。

    寂静,只剩一片无声的寂静。

    秦落烟跪在岳阁老的面前,痛苦无声,她这样一个没有尊严的女人,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让这个老人临死之前还在担心自己以后的生活,这个老人对她好,可是她呢,她根本还来不及为他做任何一件事。

    这样的遗憾,让她用什么来弥补?

    她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痛苦过,作为死过一次的人,她经历的已经太多太多,她的心,早已经被这个无情的社会磨灭得只剩下冷漠,可是,偏偏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老人,就那么不经意间温暖了她,让她重新找回了灵魂里那一抹曾经遗失的真实。

    萧凡和吴懿两个大男人也哭红了眼睛,平时总是老头子老头子的叫,看上去对岳阁老很是不尊重,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那个老人才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们两个都是孤儿,是这个老人给了他们再一次生命,还教会他们制作武器,从弱小无能变得无人可欺!

    如今,这个老人就这么走了。

    那一瞬间,这两个男人心中的某些东西就彻底碎了,他们在反思,是不是他们错了,曾经,他们以为只要做出最好的武器,为天机阁奉献自己的一生,就是对老头子最好的报答,可是现在……

    秦落烟狼狈的哭着,一遍一遍的抹着眼泪,这个时候的她脑海里全是岳阁老刚才说的话,根本没有心情却关注身后的人。

    她不知道,不知何时傅子墨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她情绪崩溃的时候,她在他的面前扮演的从来都是一个乖巧听话又善解人意的女人,而那些时候,他只是觉得她不麻烦,可是却又觉得她的伪装太过拙劣,有时候甚至恶劣的对她下些狠手,然后逼出她真实的一面,可是,这个她骨子里的冷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声,这么久以来竟然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自己真实的一面。

    他没有想到,第一次看见她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情绪,竟然是这样的场面,看着她哭得悲痛欲绝,苍白的脸颊上,险些连一双大眼睛都要凹下去,尤其是她眼神中的绝望,竟然生生的刺痛了他。

    连他自己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他蹲下身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搂着她,没有安慰,只是温柔的替她拍着背。

    这样的温柔,有那么一瞬,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还有,刚才岳阁老说她的肚中有了孩子?这个消息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来,他眉头紧皱,原本应该暴露的,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生下他傅子墨的子嗣,可是,看着她绝望的脸,他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节哀,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你肚中的孩子。”

    秦落烟茫然的抬起头,似乎这才发现他竟然温柔的抱着自己,她的视线太过涣散,好一会儿似乎都反应不过来,许久之后,眸子才渐渐清明,她想了想,哽咽着道:“求求你,不要让我放弃他,行吗?”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在乎的人,实在不想在失去一个,哪怕这个生命不过刚刚在她的肚中酝酿着。

    看着她祈求的目光,听着她卑微的哀求,傅子墨眉头越发拧紧了,心中觉得有些闷,却又寻不到那烦闷的感觉因何而来。

    “求你了!我保证不要求任何名分,你甚至可以永远不承认这个孩子,我会将他藏起来,绝对不让他出现在你的面前,更不会让他出现在你妻子面前,只求你能让我留下他。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