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走还是不走
    她一边哭一边说着求饶的话,许是岳阁老的死对她来说打击真的太大了,现在的她,真的好害怕又一个生命在她眼前消失掉,所以哪怕让她跪下来求他,只要他能放过,她也毫不犹豫的就跪!

    傅子墨原本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背,却因为她的痛哭求饶而手臂生生僵硬,他的手按在她的后背上,不自觉的就用了力,眸子里有怒火像是突然被点燃,原本的温柔也瞬间消失不见,“在你面前,我就是一个会毫不犹豫杀了你肚子中的孩子的人?”

    不知为何,她的这种认知让他觉得很不爽。

    秦落烟无声哭泣,想说什么,嘴唇微动,却又说不出来,只能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她看出了他的愤怒。

    一旁的萧凡和吴懿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在说什么,听到这里两人同时大惊,吴懿双眼发红,冷声低吼:“他就是孩子的父亲?你们俩……”

    萧凡更是气红了脸,一把将秦落烟扯了过来,然后一拳就往傅子墨挥了过去,“是你的孩子!在老头子咽气的时候,你特么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萧凡的拳头当然是碰不到傅子墨的,他微微抬起手,轻而易举的就接下住了萧凡的拳头,下一瞬反手一拳就打了回去。

    只见一拳落下,萧凡的鼻子立刻留下两道鲜红的血液来,吴懿一见,立刻也要上去揍傅子墨,可是他刚一动,傅子墨一脚踹过来就将他踹翻在地上。

    萧凡的血和吴懿的低呼终于惊醒了情绪崩溃的秦落烟,她怔怔的回过神,突然冲过去拉住了正要爬起来再去打傅子墨的萧凡和吴懿,她大吼道:“别打了!别打了!我只是他的暖床丫头,他没有义务娶我!”

    萧凡和吴懿震惊的回头看她,难以置信目光像是刀子扎在了秦落烟的心上。

    “对,你们没听错,我就是他的暖床丫头,没有清白的身世让你们失望了,我很抱歉。”说完这句话,秦落烟松开口,来到了傅子墨的面前,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你放过他们吧……”

    傅子墨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已经习惯了众人对他的仰望和伏低做小,可是不知为何,当她为了萧凡和吴懿跪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不但不习惯,还很愤怒。

    他什么也没说,也没解释,转身就往院子外走去,他不会去解释,就算这两个人大胆的挑衅了他,甚至还想对他挥拳头,他也没有要了这两个人性命的打算。

    萧凡和吴懿见秦落烟将自己的位置摆放得如此地位,都是一阵气愤,“师妹!你怎么可以求那个人?他以为他是谁,难不成还能随便要了我们的命?谁生谁死还不一……”

    “他,是武宣王。”秦落烟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萧凡和吴懿先是一惊,随即两个人都像是打了焉的白菜。

    武宣王啊,如果是武宣王的话,那的确可以动动手指就能要了他们的性命。

    傅子墨没有回头,径直的走到了院门前,他推开院门正要迈出步子,突然看见门外的景象也是皱了眉头。他的脚步又退了回来,嘴边一抹冷笑,“阁主来得倒是快。”

    门外,云天喜领着几十人举着火把围在这院子周围,他看见傅子墨也脸色也很是难看,“你果然还是将人带出来了,原本我还在想,你这么好的苗子,如果这次经住了我的考验,就真的将你当做弟子好好的培养,可惜啊……”

    傅子墨冷哼一声,“真正的弟子?就你,陪做我的师傅?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既然撕破了脸,傅子墨就依旧还是那个傅子墨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云天喜作为天机阁阁主,也不是等闲之辈,一句话就让他开始猜测傅子墨的身份来,“当我听冯四海说起你在林中杀血狼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信,能有那种出神入化的武功的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就那么几个,却从未听说过有叫奈何欢的。”

    “呵呵……”傅子墨突然笑了,他一边后退,一边轻声道:“奈何欢你没听过,那奈清浅你可记得?”

    说完这句话之后,傅子墨转身重新来到了秦落烟几人的面前。

    几人也看见了院门外的情形,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怎么办。萧凡和吴懿虽然在制造武器上是天才,可是却是两个没有武功的人,至于秦落烟更是没有抗击之力。

    “起来,我带你出去。”傅子墨对秦落烟道。

    秦落烟回过神,却摇了摇头,咬着下唇毫不犹豫的道:“不劳王爷费心了,我会和师兄们共存亡。”

    傅子墨瞳孔一阵瑟缩,他好心好意的回来救这个女人,她竟然还不领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外面不只是有几十个人,还有上百架弓弩,你留在这里,和自寻死路有何区别?就为了这几个才认识几天的人?值得?”

    “值得!”秦落烟毫不犹豫的开口,眼神无比坚定。

    “无可救药!”傅子墨气得一拂袖转身就要走,可是走了几步,却到底停了脚步,他回头问:“本王最后问你一次,走,还是不走?”

    秦落烟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但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一瞬,火光映衬在她的脸颊上,将她脸颊上的泪水衬托得晶莹透亮,她的容颜是美的,尤其是灵魂仿佛重新凝聚在她的身体里,让她看上去那么真实,那么有生气,她不知道,那一刻的她竟是多么的凄然绝美。

    “师妹,你跟他走吧。如果我们今天没能活着出去,那你记得……替我们报仇。”萧凡和吴懿站起身,拉着秦落烟站了起来,然后将她推向了傅子墨。

    秦落烟脚步踉跄往傅子墨的方向撞了过去,傅子墨伸手就捞住了她,等她回头的时候,就看见萧凡将岳阁老的尸体背了起来,然后和吴懿并肩站在了一起。

    直到很多年以后,秦落烟还记得那一幕,萧凡背着岳阁老尸体微微弯曲的膝盖,吴懿拿出一把匕首时颤抖着的双手,就像是一颗种子,在灵魂里生了根,便永生不会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