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计划提前
    秦落烟的话,的确是让云天喜心动了,对他来说,杀他们几个人不是目的,他的目的只是想拿到他想要的而已。

    他皱眉思考,然后笑道:“你说得还有几分道理,不过……你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哪怕岳阁老那个不长眼的把你当宝贝,可是这两个小子嘛,怕是不会把你当回事。你留下给我做人质,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啊。不如这样,萧凡、吴懿,你们留下一个?”

    秦落烟大惊,回头看向萧凡和吴懿,却将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在她站出去的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两人的脸上都写着难以置信和佩服,随之而来就是强烈的自责,他们都是有血性的男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女人站出来做?

    如今云天喜这么一说,两人立刻就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只是两人互看一眼,却从对方的眼中都看见了一股子决然。

    “师兄……”吴懿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凡打断。

    萧凡道:“得了,你都叫我师兄了,这种时候难不成让你去?照顾师妹和安葬师傅就都交给你了。你不准说不!我是师兄,我说了算。”

    他说完这话,就将岳阁老的尸体交到了吴懿的手上,然后大步迈出往云天喜走了过去。

    吴懿还想说什么,可是抱着岳阁老尸体的时候,掌心一片冰凉的触觉,这冰凉突然唤回了他的理智,他嘴唇动了动,没说话,到底咬着牙点了点头。

    秦落烟觉得眼睛越发的酸涩了,眼看着萧凡走到了云天喜的面前,然后很快就有人上来用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由始至终,萧凡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好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你们拿着东西来找我交换,如果东西拿到手,你们不耍花招的话,兴许,我能饶了你们的性命。”云天喜说完就带着人离开了。

    一场生死危机以这样的方式告一段落。

    院子里的篝火还燃烧得很旺盛,围在篝火旁的几人却一个个只是盯着跳跃的火光久久说不出话来。

    吴懿将岳阁老的尸体重新放下,尽管眼中充满仇恨,最终却选择了理性的处理一切。他抱着岳阁老的尸体往自己的院子走,秦落烟抹了眼泪安静的跟上。

    经过傅子墨身边的时候,她脚步停顿转身看着他,“今晚谢谢你。”

    她抬脚要走,傅子墨却扯住了她的胳膊,“这件事你是要管到底了?”

    秦落烟诧异的抬头,笑容嘲讽,“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如果两位师兄死在这里了,我不介意为他们陪葬。”

    “愚蠢!”傅子墨吐出这两个字,一双眉头死死的拧了起来。

    秦落烟挣脱他的手,没有说话只是快步跟上了吴懿。

    傅子墨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他才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人的院子里,只听他低低的呢喃被凉风吹散,他说:“傻女人,明明知道本王还没有厌倦……”

    许久之后,一名黑衣蒙面人跪在他的身旁,恭敬的道:“主子,我们的人手已经准备好了。”

    “嗯,计划提前吧。”傅子墨无力的说了这么一句,引来那黑衣人震惊的抬头。

    黑衣人似乎想问什么,可是却终究没有勇气问出口,最后只得肯定的道:“属下领命!”

    吴懿回到院子之后,先是去岳阁老的房中拿出了一套岳阁老生前最喜欢的长衫替岳阁老换上,然后又去小作坊里亲自动手替岳阁老做了一副棺木。

    秦落烟来到小作坊里想帮忙,可是吴懿却拒绝了,他说,他是他能为岳阁老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秦落烟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因为动作太过剧烈而伤了手,看着他每一次修理棺木上残留的木屑时候流下的眼泪,心脏都阵阵抽痛。

    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原来她是真的很在乎这几个同门,她在乎,她在乎身旁终于出现的美好却在一瞬间被打破了,她恨,恨自己无能,如果她能强大一些,如果她像傅子墨那样强大,是不是就能这些撕碎她身旁美好的人都能下地狱?

    对,让他们下地狱!

    这一刻,秦落烟竟然有杀人的冲动,她不是圣人,做不到宽厚仁慈,此刻的她恨不得立刻冲去杀了云天喜!

    可是,如今的她,没有那个实力。

    她默默的转身,来到了厨房里,然后烧水、放米、熬粥,在粥里加些青叶,再从泡菜坛子里捞出来一些前些日子岳阁老亲自放进去的泡菜。

    做好这一切之后,她盛了四碗粥端到了饭厅里,只是那粥碗后空荡荡的位置再一次让她眼眶发红。

    粥凉了之后,她捧起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只是不经意的时候,眼泪落在了碗里,她浑然未觉,将和着眼泪的粥喝了个干净。

    她喝完粥,又捧了一碗来到小作坊,吴懿是最优秀的匠人,所以他做棺木很快,不过两个时辰而已,他竟然做了一副简单的棺木,然后将岳阁老安置在了棺木里。棺木被放置在院子的正中,岳阁老正安详的躺在里面,完全没了他生前的半分灵动。

    “师兄,喝口粥补充些体力吧,这个时候,我们连倒下的资格都没有。”秦落烟原以为要用很多力气来劝说这个男人喝粥,可是出乎她的预料,吴懿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冷静。

    吴懿点了点头,接过了她手中的粥就开始喝起来。

    喝完之后,他猛地将碗摔在了地上然后捡起那些制作棺木剩下的木材。

    秦落烟正疑惑,就见吴懿见那些木材堆放在了棺木的周围,她瞪大了眼睛,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赶紧快步走了过去,“师兄,你这是……”

    她知道,这个社会的人讲究的事入土为安,当一个人离开这个人世之后最好的方式是为他寻一片净土作为归西之地。而火葬,在这个时期来说,是对死者的不敬,是要让死者死了还要再受一次罪的大逆不道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