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秘画卷
    傅子墨面不改色,只是淡淡的扫过云天喜身后那些拿着弓弩的人,目光是森然的凉意,“我问过你,你还记得奈清浅吗?如果记得的话,你就应该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你到底是奈清浅的什么人?”云天喜听他提着奈清浅眼神有过一瞬间的仓皇失措。

    傅子墨摇了摇头,“这就不关你的事了,不过我记得奈何欢有一幅画落在了你这里,这幅画你是藏在了哪里呢?你要祈祷这幅画不会被大火烧掉,如果你交不出这幅画的话,我就只能血洗天机阁了。”

    为了一幅画,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要血洗天机阁。

    秦落烟终于知道了傅子墨来这里的目的,他筹谋了这么久,甚至亲自混入天机阁就是为了一副话?奈清浅到底是什么人?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她和傅子墨又是什么关系呢?

    一连串的疑问闷在秦落烟的心口,却得不到纾解,她的脸色也渐渐苍白了起来,有一点至少能肯定,那个奈清浅至少对于傅子墨来说,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你、你怎么知道奈清浅来过我天机阁?”云天喜瞪大了眼睛看傅子墨,只可惜这样的目光对傅子墨来说实在构不成威胁,而且显然,傅子墨并没有要回答他问题的意思。

    “不要废话,赶紧把画拿出来。”傅子墨似乎已经失去了耐性。

    云天喜到底是天机阁阁主,哪里是这么容易就妥协的?他抬起手,身后的上百名弓弩手就拉紧了弓弦,“你以为就凭你这几十个人就能动得了我?”

    傅子墨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的话声刚落,就见那些弓弩手的后方也出现了一批人,而且那些人手中拿着的竟然是和那些弓弩手一眼的连击弓弩!

    云天喜看了看那些连击弓弩,震惊的道:“不可能!这连击弩是我们天机阁制造出来的,至今为止还未卖给过任何人,你不可能会有!”

    “没有什么不可能!”傅子墨冷哼一声,突然一把将秦落烟勾到了怀中,“这还要感谢你这天机阁的好弟子呢。”

    秦落烟也没有想到,这连击弩有一天竟然会用在这个时候,其实,连她也是吃惊的,她替傅子墨做出了连击弩,这时间并不长,可是他却让人赶制了这么一批出来,看来他收下的匠人也绝非泛泛之辈。

    “现在,你还要为了一幅画将天机阁所有人的性命搭上吗?”傅子墨开口,目光锐利如刀,不知何时,他身上的威压竟然又强悍了几分。

    云天喜似乎在挣扎,却又不愿意轻易认输,他看了看自己的周围,似乎已经处于完全的劣势,可是,即便如此,他的脸上依旧没有妥协的意思。

    “我没耐心了。”傅子墨说完这一句,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他身后的人就提刀冲了出去。

    云天喜也反应迅速,立刻下令弓弩手们攻击,可惜那些弓弩手之后也是拿着连击弩的人,所以一时间场面混乱,而云天喜的人一片接着一片的倒下,他的败局似乎是没有丝毫悬念的。

    就在一名黑衣人的长刀已经快要触碰到云天喜的咽喉时,从主宅后冲出一行人来,那为首的正是云天孜,他的身后还跟了七八个人,其中两人正按压着被捆绑着的萧凡。

    萧凡遥遥的看过来,当看见吴懿和秦落烟被黑衣人保护在中间之后面色一松。

    云天孜一手拿着一幅画,另一手抓着云天青,他一边走,一边吼,“放我爹过来,否则我就将这画扔进火堆里!”

    他的身侧就是熊熊大火,只要他用力一扔,那画卷落入大火立刻就会被吞噬完全。

    他举着画,视线落在被傅子墨搂抱着的秦落烟身上,眼中是愤恨的,“没想到将你带入天机阁,会造成今天的局面,早知今日……”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可是任谁都能看出他的后悔。

    秦落烟没有解释,也不屑解释,云天喜杀害了岳阁老,这就是一个死仇,哪怕云天孜再如何好,她和他这辈子也绝对没有了做朋友的可能。

    所以,解释,没有必要。

    傅子墨下了停手的命令,所有人便立刻往周围退散开去,云天喜的脚在慌乱中受了伤,他拖着受伤的脚往云天孜的方向移动。

    云天孜举着那个花卷一步步后退,在快要消失在众人视线前的时候,他猛地把画卷往前一扔,然后也不知他打开了哪里的机关,那一行人竟然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傅子墨的人很快追了上去,不过却没有在院子里找到云天喜一行人的踪迹。有人将那落在地上的画卷捡了起来送到了傅子墨的手上。

    傅子墨握着那画卷,脸上出现了一抹秦落烟从未见过的温柔神情,他没有立刻打开画卷,只是抚摸着那装裱精致的画卷,那画卷的边角处,有一行细小的黑字。

    秦落烟只扫了一眼,只匆匆的看见了“子墨”的字样,她心中疑惑,难不成这画卷是他画的?也只有这样,他才能仅凭那一行小字就认定这就是他要的画卷。

    傅子墨推开了秦落烟,拿着画卷转身在黑衣人的拥护下往外走,这一次,他的方向是天机阁的出口。

    “王爷,我大师兄还没找到?”秦落烟不死心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傅子墨似有些不耐烦,“这里是天机阁,随处都是杀人的阵法,本王的人准备了这么久,也要出奇制胜才能控制住现在的场面,你以为我们有多少时间?你当天机阁几百年的势力就只是上百个连击弩吗?现在我们还能出去,晚了,我们就是瓮中之鳖!你要留下送死本王管不着。”

    说完之后,傅子墨甩开秦落烟的手大步离开。

    他的力气有些大,秦落烟被甩得一个踉跄后退几步,幸好吴懿及时赶上稳住了她的身形。

    吴懿往后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熊熊大火,哽咽着对秦落烟道:“王爷说得对!现在不是我们意气用事的时候。我相信,师兄一定会活着等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