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四十章 回到凤栖城
    火光将天空映得很亮,火光中是来往奔走慌乱的人群,唯一没有乱的是傅子墨的人,他们井然有序的保护着傅子墨的离开。

    吴懿搀扶着秦落烟跟在傅子墨的身后,一行人穿过谷口的天然屏障和机关陷阱,在日出的时候终于离开了天机阁的势力范围。

    在入口的地方,已经有密密麻麻的军队在等候,显然傅子墨是做了几手准备的,如果他们在天机阁内出了什么事,这些军队一定会冲进去硬拼。

    带领军队的是金木,远远地看见傅子墨几人立刻就迎了过来,“王爷,东西拿到手了吗?”

    “嗯。”傅子墨应了一声踏上脚凳上了他那辆奢华至极的马车。

    金木又见秦落烟和吴懿走了过来,神色变换了一瞬,立刻又吩咐人准备了一辆马车。

    不过能坐上马车的只有秦落烟一人,吴懿却是只能跟着大部队骑马的,说到底,秦落烟是傅子墨的女人,她的头上是惯了标签的,是不允许和其他男子有过密接触的。

    虽然不能做马车,可是吴懿却一直骑马走在秦落烟马车的旁边,保护的姿态十足十。

    秦落烟掀起窗帘看了一眼,吴懿察觉到她的目光立刻转过头对她微微一笑,失落的心情在吴懿的笑容中得到了一丝缓解。

    她好不容易从傅子墨那里争取来的半年时间,却因为这突然的变化终止,可是现在,她不是心疼被禁锢的自由,她只是心痛于岳阁老的离开,和岳阁老的离世比起来,其他的似乎也就不算什么事了。

    幸好,幸好,她还有两位师兄,所以这一行,她也算没有遗憾了。

    从天机阁到凤栖城的距离不近,军队在护送傅子墨三天以后就撤退了,秦落烟想那些军队应该是从附近城市调来的,所以目的达到便又退了回去。

    军队一走,傅子墨身边就剩下几十名王府的护卫,虽然人也不算少数,可是王府的侍卫也如他们的主子一般冷酷高冷,所以整个队伍都显得诡异的安静。

    他们似乎非常赶时间,一路上除了换马匹和必要的休息外根本不耽搁时间。

    这么急行让吴懿有些吃不消,他没有武功,一脸多日的骑马下来脸色就有些苍白,满脸都是疲惫的神色,这一日,他到底忍不住问秦落烟,“王爷到底为什么这么着急,天机阁现在自顾不暇,按理说就算又追兵也是王府的人可以解决的。”

    那时候,秦落烟正掀起车帘看远处的日落,经吴懿这么一问,她才收回苍茫的视线,她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凄然而讽刺的笑,“他们这么赶时间,是因为还有三天,就是武宣王的大婚了。圣上亲赐的武宣王妃三日后就要嫁入武宣王府了。”

    “什么!”吴懿显然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好一会儿,他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信息。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正要放下窗帘,又听吴懿哽咽着问:“师妹,那你怎么办?”

    她握着窗帘布的手一紧,窗帘在她的手中被揉捏成皱巴巴的形状,她强迫自己挤出了一抹淡淡的笑,“不怎么办,我是暖床丫头,王府又不缺我这口饭吃。而且……我在王府外有一个宅子,我住在王府外也不会受多大的影响的。”

    “什么叫不受多大影响,难不成你要一辈子当一个上不的台面的暖床丫头吗?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清誉,没有清誉就一定要有名分,可是你……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了!”吴懿很愤怒,瞬间气红了脸。

    秦落烟看见了他的怒火,可是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安抚道:“那个人是武宣王啊,我能怎么办呢?不过,住在王府外也好,我既不用天天面对他去宠爱其他的女人,又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对了,师兄,等到了凤栖城我们去开一个铁匠铺吧,我们都能做武器,我想用不了多久就能在这个行业占有一席之地的。不管我们做什么,总不能少了银子和人脉的。”

    她明显是在转移话题,吴懿不是不懂,可是他也明白,的确,因为那个人是武宣王,他们根本就没有实力和他抗衡,既然不能抗衡,那就只有忍耐。所以他没有揭穿她别扭的话题转移而是顺着她道:“好!我们一定要一鸣惊人,然后换取势力去救师兄回来!”

    秦落烟应了一声,这才放下窗帘,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马车里的光线太暗了,连她的目光也渐渐暗淡了下去。

    两天以后,一行人终于赶到了风西城。

    傅子墨带着人立刻回了武宣王府,金木将秦落烟和吴懿送到了秦落烟的宅子后也离开了。

    因为这次离开天机阁很匆忙,秦落烟跟着傅子墨的人马一路疾行,就没有时间去将接还在天机阁附近镇上的二丫,不过在她已经托人带信给了二丫让她自己往回赶,按时间算的话,应该再有两天二丫也能回来了。

    先前行路的时候,金木也向秦落烟说过翼生目前的情况,就在她当初离开凤栖城之后,金木的师兄就来接走了翼生,如今翼生也不知道跟着他那个游山玩水的师兄去到了哪里。

    不过秦落烟却也不担心,有金木的担保,而且翼生也是个聪明的,所以应该不会有事。

    只是这个院子好些日子没有住人倒是积满了灰尘,幸好李家媳妇和李龙知道秦落烟回来了,立刻就赶过来帮忙收拾院子,总算在日落的时候将一个院子又重新收拾了出来。

    李家媳妇还将自家养的老母鸡宰了,熬了一大锅鸡汤端了过来,几人在院子里吃完晚饭之后,李家媳妇才带着李龙回去了。

    天黑了,天空里却是星月当空,这才几日不在,这院子里的树芽都已经长全了,怕是再有几日又会是绿幽幽的一片了。

    秦落烟沏了茶和吴懿坐在院子里,两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毕竟,压抑的情绪已经积累了多日,如今突然空闲下来,那压抑的情绪突然就从心底深处汹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