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忌讳
    等待的时间总是最难熬的,尤其是心中有牵挂的时候。

    吴懿在医管里徘徊,已经不记得在屏风外走了多少圈,虽然他知道这样并没有什么用,可是就是无法让自己停下来。

    “你别担心,我想她肯定会没事的……”粉衣女子怯生生的说,眼睛都要被吴懿转花了。

    吴懿回头瞪了她一眼,根本不搭理她。

    那粉衣女子觉得委屈,一双眼睛更是水汪汪的看着她,明明很气愤,但是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来惹怒他。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老大夫终于走了出来,他走到一旁的水盆前洗了手,这才对吴懿道:“这次算运气好,孩子总算是抱住了,不过这几天都要卧床休息,万万不能再折腾了。”

    “嗯,多谢大夫。”吴懿这才松了一口气,急急的就要往屏风走,刚走到屏风边上,就被那大夫叫住了。

    “我刚才听你叫那夫人师妹,你是那位夫人的相公吗?”

    “我……”吴懿一脸的为难,最终摇了摇头。

    “那你可不能进去,这女子见了红最是忌讳,除非是自己相公和娘家女眷别人见了都不太好。要不先让她在这里歇着,你赶紧去找她家里人接。”那大夫一边擦手一边道。

    倒是一旁的粉衣女子,在看见吴懿摇头的时候,眼神禁不住闪亮了一瞬。

    吴懿听那大夫这么一说,更是为难了,咬了咬牙,他放低姿态恳求那大夫道:“大夫,我们都是粗人,不讲究那些的,要不就由我送她回去吧。”

    “那可不行!你不讲究我讲究啊,人是我治的,我要是将她交给了外人对我来说也是冲撞,我这医管还要开得长长久久的,可不能沾了这晦气。你赶紧去找她家人来,我帮你照看着她。”大夫摇摇头,伸手拦住了想要越过屏风的吴懿。

    吴懿见这大夫态度坚决,只得叹了一口气往后退,“那好,我这就去找人,那大夫你可把我师妹照看好了。”

    他似乎有些不放心,又回头看了一眼那粉衣女子,“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那粉衣女子被他这么一瞪,委屈的又一副要哭的模样,“我这不是也担心嘛,要不我也留在这里帮你照顾吧,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师妹。我是工部侍郎李家的大小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会负责的,绝不会推卸责任。”

    吴懿将信将疑的盯着她,将她的面容记仔细了之后才大步离开。

    他除了医管就打听武宣王府的位置,怕耽搁时间,他还特意租了马车,等他赶到武宣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

    今日的武宣王府特别的热闹,许是在准备明日的婚事,大门两侧都挂了大红的灯笼,门上还贴着大大的喜字,大门打开着,有小厮和丫鬟在打扫,连砖瓦都擦拭得闪闪亮亮。

    吴懿下了马车看见这一幕,脸色忍不住沉了沉,心中更是忍不住为秦落烟感到心疼。他走上台阶,对这门口的守卫抱拳行了一礼,“侍卫大哥,麻烦您向王爷通报一声,我叫吴懿,我师妹叫秦落烟,现在我师妹出了点儿事,想麻烦王爷去帮帮忙。”

    吴懿从小生活在天机阁内,虽然智慧超群,可是对于这个社会来说却还是显得太单纯了些,他以为只要他够礼貌,态度够好,别人也会如此对待自己。

    可是,那守卫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把他推下了台阶,“哪里来的乱七八糟的人,就你这样的,还想找王爷帮忙?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每个人来找王爷,王爷都去帮忙的话,那王爷忙得过来吗?去!去!去!赶紧滚,再来捣乱小心打断你的腿。”

    吴懿一怔,没想到一来就吃了个闭门羹,可是秦落烟还在医管等着自己,他却不能就这么离开,他再次走上台阶,态度更谦逊了些,“侍卫大哥,我们真的认识王爷,劳烦您通报一声,而且我师妹是王爷的女人,如果因此耽搁了,我师妹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我们都脱不了干系。”

    “王爷的女人?”那侍卫冷哼一笑,仰头就笑了,“我说呢,原来是王爷以前玩过的女人啊,怎么着,看见王爷要娶正妃了,不服气了,想来捣乱了?告诉你,没门儿!今天已经有好几个女人来我们王府门口哭诉了,你是第四个,却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赶紧走!什么玩意儿,王爷玩过的女人多了去了……”

    吴懿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状态,他踉跄的退到台阶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心却狠狠的抽痛着,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大红的喜字,突然冷笑了起来。

    心中,却做下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师妹受到众人的唾弃,等这事情过了,他一定要明媒正娶她过门。

    正当吴懿不知所措的时候,从王府的正门居然走出了一行人来,而那为首的人,竟然就是武宣王傅子墨,他的身后跟了一群人,看样子不像是王府的人。

    “王爷,您就不用再送了,过了明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也不用这么客气。这流程和礼数我们都核对过了,肯定不会再出问题,为了明日的大婚,您肯定还有事要忙,我就不打扰您了。”站在傅子墨身边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绣金边的红色锦袍,说话的时候脸上堆满笑。这人正是萧家大公子萧钧,也是当朝的吏部侍郎,是六部当中最年轻的侍郎。

    “吏部侍郎客气了,那本王就不远送了。金木,你替本王松松吏部侍郎。”傅子墨脸上只是淡淡的笑,就连这客套话说起来似乎也不那么走心。

    “是!”金木领了命令,立刻在前为吏部侍郎引路。

    吴懿看见了傅子墨,赶紧走走上前去,“王爷,我师妹她被撞伤了,现在在医管,虽然大夫诊治过了,但是到底见了红,孩子虽然抱住了,可是却不能轻易移动。大夫说这方面有忌讳,要么是自己的相公去接,要么就要等娘家女眷去接,所以我想请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