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失望还是绝望
    吴懿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傅子墨眉头一皱,冷声道:“哪里来的有病之人?竟然敢在王府门前放肆!”他又对大门的守卫吼道:“你们就是这么做事的?”

    守卫一听,立刻跪下认错,几人吓得尽皆颤抖不止。

    那一瞬间,吴懿的身体从头到尾冰凉彻底,他没有想到傅子墨这个时候竟然会装作不认识他,甚至根本不让他把话说完,难道,在傅子墨的心中,秦落烟真的不算什么吗?

    吴懿心疼,脸色瞬间苍白,他指着傅子墨气得险些说不出话来,他又看见那萧钧疑惑的看过来,他突然笑了,也是,在未来亲家人的面前,傅子墨怎么能让自己的暖床丫头暴露?更何况,这暖床丫头还有了身孕。

    他很庆幸,还好今日是他来武宣王府门口找人,而不是秦落烟亲自前来,如果是秦落烟来,那这样的结果就太扎心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人乱棍打走?”傅子墨扫了那几名守卫一眼,几人立刻起身去赶吴懿。

    几名守卫在傅子墨这里受了气,自然的就将这罪过归于吴懿,所以对吴懿更是态度恶劣,几人即刻就掏出了腰间的长刀向吴懿砍去。

    吴懿不会武功,只能不断避退,眼看有一名守卫的长刀就要卸掉了他的胳膊,傅子墨的声音又淡淡的传了出来,“明日就是本王的大喜之日,怎么,你们几个要在王府门口让本王见血吗?”

    几名守卫一听,哪里还敢下刀,只得堪堪收了手,将吴懿逼退到十丈开外之后,几名守卫才停了下来。

    吴懿双眼充血,抬手指着傅子墨,终究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只是他的背影看上去太过落寞。

    当吴懿回到医馆之后,老大夫见他依旧是一个人,立刻就沉了脸色,“怎么还是没人来?这、这可怎么办才好?”

    吴懿憋红了脸,急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眼巴巴的往屏风的方向看。

    还是那粉衣女子李婷儿有些看不下去了,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了那老大夫,“大夫,要不让我送这位夫人回家吧,我也是女人,应该没有问题的。”

    老大夫推开了她的银票,“这不是银票的事儿,开医馆的,都能图个平平安安,你虽然是女人,可是也不是她的娘家人,你这样把她接走,对你来说也是不好的,会招来祸事的。姑娘,你可别……”

    “要不这样吧,我和里面那位夫人结为金兰姐妹,这样我就算娘家人了吧。也不算破了忌讳。”李婷儿笑着开口,将那银票塞在了老大夫的手里。

    老大夫抓着银票,似犹豫了一阵,这才点了点头。

    李婷儿立刻就要往屏风后走,却被她身后的丫鬟拉住,“小姐,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呢,这些避讳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你还是别进去了吧。”

    李婷儿推开了她的手,“得,这好话都被你说完了,先前不是说害怕我闯祸吗?现在我是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了,你还不乐意了。好啦,我自有分寸,别说了。”

    丫鬟拦不住她,只得一咬牙跟着李婷儿走了进去。

    两人走近屏风后,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却都是露出惊艳的神色。

    秦落烟目光苍凉的盯着一个方向,直到两人走近的时候,她才缓缓的转过头,可是这才轻轻一动,眼中的泪水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她虽然受了伤,可是由始至终都是清醒的,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吴懿先前离开过,她更知道吴懿肯定是去了武宣王府,而傅子墨,没来!

    到底,她在他的心中也不过是一个泄欲的工具而已。

    她不失望,而是绝望!是她犯贱了,竟然会对那个男人抱有一丝希望!

    她闭上眼,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有一个小生命在坚毅的生长着。原本,她是完全没有替傅子墨生孩子的想法的,所以上一次她有孕却被桂麽麽折磨到小产的时候,她虽然难过不服,可是心底里却还有丝微微的庆幸,至少这样一来,她不用让一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和她一眼悲惨的活着。

    而这一次,又一个小生命的到来,难道她还要放弃他吗?

    不!她不能!

    她才刚刚失去了岳阁老那个至亲的师傅,她不能再失去这个孩子!

    许是她的神情过于悲怆,竟然让站在床边的李婷儿和丫鬟都为之动容,两人盯着她,被她的悲伤感染,恍惚中有落泪的冲动。

    “姐姐,你别难过,孩子抱住了。”李婷儿赶紧出声安慰她。

    秦落烟回过神,睁开眼,然后抬起袖子将眼泪擦干净,她往屏风后看了一眼,咬着下唇对李婷儿小声的道:“别告诉我师兄我哭过。”

    李婷儿一惊,可还是点了点头。

    在李婷儿和丫鬟的搀扶下,秦落烟缓缓的走出了屏风后,她看见一脸焦急的吴懿,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师兄我没事,你别担心。”

    “嗯。”吴懿应了一声,那一刻,他声音哽咽,要不是铁血男儿流血不流泪,怕是他也会掉下眼泪来。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竟然还在笑,就只是为了让他不担心吗?他可以不担心,却不能不心疼啊!

    “门口有我的马车,我们先上马车,然后再送你们回去。”李婷儿对吴懿说。

    吴懿见李婷儿热心帮忙,对她的看法也改观了许多,对她点头之后才拿上自己的东西跟了上去。

    李婷儿和丫鬟将秦落烟搀扶上了马车,吴懿陪着车夫坐在马车外。

    马车里,李婷儿不住的往秦落烟的脸上看,“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秦落烟原本低着头,听见她的话勉强抬起头对她露出了一个淡笑,却没有开口回应她的话。

    李婷儿也没有介意她的冷漠,以为她是在生气自己撞了她,又干净道歉,“姐姐,我先前真不是故意要撞你的,我这人就是太莽撞了些,你别生我的气,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