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对你最大的恩宠
    秦落烟盯着李婷儿,这个模样姣好的千金小姐,虽然的确是撞伤了她,可是在连大夫都忌讳她不吉利的时候,她却站了出来,她本性应该是个善良的人吧。

    所以,秦落烟对她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不碍事。”

    李婷儿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自觉的往马车前方看了一眼,马车外,一个坚挺的背影倒映在车帘布上,她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

    秦落烟见她羞涩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却什么也没说,如今的她,实在是没有兴趣关心其他的事。

    将秦落烟送回来之后,李婷儿就离开了,临走之时和吴懿交换了姓名,还说改天要带着补品来看秦落烟。

    毕竟是她撞了秦落烟,虽然后来也帮了忙,可是吴懿依旧有些不待见她,只是应付了几句之后就将她打发走了。

    吴懿将秦落烟打横抱起,用脚踹开院门之后正准备往她的房间走。

    脚还没有落下,就感觉一抹冰凉的视线射了过来,他一惊,险些连脚都忘了放下。

    院子里,傅子墨带着金木还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站在榕树下,当吴懿抱着秦落烟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三人都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金木的目光扫过吴懿抱着秦落烟的手,为他狠狠的捏了一把汗,太阳穴忍不住突突的跳着。

    傅子墨从容的往门口方向走,来到吴懿的面前,伸手接过了秦落烟,他转身抱着秦落烟往房间走。

    这交接的动作,不过一两秒钟,可是当交接结束的时候,吴懿的后背却已经被冷汗湿透。

    傅子墨的周围,总能散发出最强烈的威压,不过是一瞬间,竟然让吴懿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傅子墨已经将人抱进了屋子里。

    胡子花白的老者掏出一方锦帕盖在秦落烟的手腕上之后,才开始替她诊脉。

    由始至终,秦落烟眉眼低垂,没有去看傅子墨一眼。

    “王爷,姑娘这孩子是保住了,可是这几日都要躺着修养,这身子一定要好好养着,不然以后身子怕是要留下病根。”老者收了锦帕,又做到方桌旁写药方。

    “病根?陈御医,连你也不能调理好她的身子吗?”傅子墨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陈御医捋了捋胡子,抬头扫了一眼傅子墨,摇摇头,“王爷,您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您的身子从小就是老夫在搭理,老夫什么本事您还不知道?调理这回事,只靠药物怎么能行,还是要蒋养的。您这急匆匆的将老夫找来,又不相信老夫的话,那找老夫来又算什么回事。”

    傅子墨皱了皱眉,没说话,对于这个从小就替自己诊治的御医,他还是会给几分面子的,“那好,这几日就有劳陈御医好好的在这里替她调理身体了。”

    “什么?”陈御医以为听错了,“王爷刚才是说让老夫在这里替她调理身子?怎么,是要让老夫在这里当药童吗?”

    傅子墨轻哼一声,“怎么,本王的命令陈御医不放在眼里了?”

    陈御医哪里敢,这位王爷可是连圣上都要给三分薄面的,他为难的道:“不是老夫不愿意,只是老夫好歹管理着太医院,万一老夫不在宫里,给各位主子们的药物出了什么问题,老夫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本王自会禀明圣上说明情况。”傅子墨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摆了摆手,示意几人离开。

    金木会意,立刻将还有些怨言的陈御医和满脸不高兴的吴懿请了出去。

    房门被关上,傅子墨才来到床边坐下,他见床上的女人闭着眼睛,眉头微微拧紧,牵起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指尖抚摸着她的手背,好一会儿才道:“还在置气?”

    置气?她有什么资格?

    秦落烟嘴角勾起薄凉的笑,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

    傅子墨的手用抚上她的脸颊,在她脸颊上来回的够了着轮廓,声音难得的低沉温和,“吴懿来找本王的时候,萧家大公子在,如果被他知道了你和你肚中的孩子存在,你以为,你们能轻易活下去?”

    秦落烟依旧一动不动,他不是王爷吗?他不是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吗?他难道还怕一个萧家吗?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在他的心中,她还没有那么重要而已,也是,她一个泄欲的工具,又有什么重要的,能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

    这些话,立刻出现在了秦落烟的心头,可是她却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在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面前,她不说不闹,或许还能得到他的一丝怜惜,她闹了,说了,得到的就只能是他的厌烦。

    傅子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脱掉鞋子上了床铺,然后轻轻的抬起她的头,让她枕在他的双腿上,他又道:“你可知,没有哪个大家族会让妾和奴婢生下第一个子嗣的!只有正妻生下的孩子才是嫡子,在嫡子之前的所有子嗣,都要被处理掉的。”

    秦落烟突然睁开了眼睛,冷冷的道:“王爷的意思,是要处死我肚中的孩子吗?”

    傅子墨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本王允许你生下他。”

    这个回答,倒是让秦落烟一怔,她怔怔的盯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个解释。

    “秦落烟,你记住。对本王来说,你是不一样的。”傅子墨的声音凉悠悠的从她头顶传来,在她还没有完全弄清他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又道:“至少目前为止,本王没有让任何一个女人留在本王那么长的时间过。本王喜欢你,但……也仅仅是喜欢。本王不能给你名分,能给你的最大的恩宠,就是让你留下这个孩子。”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这个孩子,一直生活在黑暗里吗?让我们见不得光,让我的孩子成为你的私生子?一辈子都入不了你付家的族谱吗?”秦落烟觉得好笑,他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觉得这是对她的恩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