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求生之路
    吴懿也目露震惊,能将太医院的院首拉来这里当药童,那傅子墨果然如传闻中说的那般霸道。

    陈御医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忍不住继续抱怨,“想当年先皇在世的时候,老夫就不干这药童的差事了,没想到老了还被武宣王这么欺负了一回!只是,武宣王啊,老夫也惹不起,就是圣上也要忌他三分。不过啊,老夫也真不明白,要说你那师妹虽说有些姿色,可却不算倾国倾城啊,往日里圣上给武宣王送的女人,也有比她漂亮很多的,怎么就不见武宣王上心呢?”

    “……”对于陈御医的抱怨,吴懿只得尴尬的笑,哪里能给他回应。

    陈御医说了一阵有的没的,最后,却是又摇了摇头,“看样子你也是真心对你师妹好,听老夫一句话,等她身子养好一些,就赶紧寻一个偏僻的地上隐姓埋名吧,不然回头怎么丢了性命都不知道。好歹算是老夫救回来的人,我可是出了力气的,可不想到头来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陈御医,您此话怎讲?”吴懿诧异,心情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陈御医见他真是不懂,只得又道:“你怎么还不明白,武宣王有了正妃,那就只有正妃生下的子嗣才是将来的世子爷,你师妹若是生个女儿还好,若是生了个男孩儿,那王妃能容得下?自古以来长幼有序,世子爷的头上可不允许有哥哥的。”

    陈御医说的恳请,对于从未想得这般仔细的吴懿来说,却又是当头一棒,之一瞬间,他的身体就凉了个透彻。

    陈御医见他如此神态,又摇了摇头,“就你这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的样子,我看啊,你也是个护不住人的。”说完之后,他又低头熬药。

    吴懿怔怔的站在那里,连锅里煮的粥都险些忘记,要不是陈御医大叫了一声“粥糊了”他还久久回不过神来。

    天色渐黑,院子里的灯笼却没有去点燃,所以整个院子都显得黑暗冷清。

    吴懿左手端粥,右手端药,用背蹭开了秦落烟的房门才走了进去。

    他扶着秦落烟坐了起来,然后先将药碗端了过来,秦落烟也不用他劝,端起碗就将药喝了个干净。

    吴懿接了空碗,又将粥送到了她跟前,“粥有些糊了,你凑合着吃吧。你知道我从来不擅长厨房里的事。”

    “没关系。”秦落烟温柔的笑,一口一口喝着粥,脸上没有丝毫的嫌弃。

    吴懿就这么看着秦落烟喝粥,脸上却是担忧的表情,想了许久,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师妹,你想过离开傅子墨吗?”

    秦落烟抬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眼神又暗淡了下来,“怎么能没想过。只是身不由己罢了。先不说我们还要靠他的实力去找师兄的下落,就是以傅子墨遍布天下的势力,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可是,他明日就成婚了,万一他的王妃容不下你,那到时候……”

    吴懿的意思,秦落烟懂,只是她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他明日要娶的王妃我知道,哪怕我没有孩子,她也肯定容不下我的,更何况我还有了孩子。如今,只能希望傅子墨能护得住我们母子而已。”

    将希望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这本身就是最悲催的境地。

    “如果他护不住呢?”吴懿担忧的开口。

    秦落烟沉默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师妹,我们还是逃吧。如果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我们怎么留着命去救师兄。”吴懿咬牙道。

    “师兄……是有办法了?”秦落烟眼带希翼。

    吴懿犹豫了一下,才道:“也不算有办法吧,只是有个机会而已。你知道天机阁的武器天下一绝,来天机阁制作武器的也不只是南越国的人,半年前,北冥国的护国公曾来天机阁定制了一件武器,说好半年之后来天机阁取。那武器就是由我们师徒三人负责制作,所以武器的图纸我可是画出来。”

    听到这里,秦落烟的眼神瞬间亮了,她抓住吴懿的胳膊,急切的道:“我明白了!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大人物是不会随意到其他的国家的,可是如果他要来取这武器的图纸,就一定会来南越国。而如今,来南越国最好的借口就是参加武宣王的婚礼!所以,明日武宣王大婚,那北冥国护国公一定会来!”

    “师妹果然聪慧。”吴懿点头笑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我明日能够和那护国公接触上,然后以图纸作为交换条件让他带我们离开南越国的话,或许我们就能有一线生机。”

    秦落烟想了想又叮嘱道,“那师兄,明天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让傅子墨察觉了。”

    吴懿接过她手中的空碗,“放心吧,我会小心的。而且,明日是傅子墨的大婚,他恐怕也没有时间来注意这样的小事吧。”

    吴懿拿着空碗离开之后,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秦落烟躺在床上,看着烛火跳跃,思绪却忍不住有些飘远,脑海里响起了傅子墨的那句话,他说,他是喜欢她的,可是也仅仅是喜欢。

    喜欢啊……秦落烟忍不住嘲讽的笑了。

    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有些哽咽的道:“只是苦了你了宝宝,从出生就没了父亲……不过你不要伤心,妈妈一定会加倍爱你,连你赢得的父亲的那一份爱一起给你,所以,你要好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吴懿就换了一身灰色的粗布长衫,秦落烟虽然不能起身,却还是将吴懿叫到床前,用化妆术将吴懿的五官修饰了一番之后才让他出门。

    吴懿带着连夜画好的图纸,来到武宣王府,在武宣王府最近的茶铺里要了一碗凉茶,就开始观察着武宣王府门口的情况。

    不愧是武宣王府和首府大臣两家的亲事,这才一大早,就已经有一波一波的人往武宣王府里走,而且来的还都是城中权贵中的权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