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突然到访的客人
    天黑的时候,吴懿回来了,他还带来了秦落烟想要听见的好消息。吴懿果然不负众望,和北冥国的护国公的人接触上了,虽然不是护国公本人,可是却也是护国公身边最得力的幕僚。

    那幕僚说会去和护国公商量,明天以内就能给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

    吴懿很激动,连胃口都好了很多,晚饭的时候一口气吃了三碗饭,直看得二丫一怔一怔的。

    二丫是第一次见吴懿,当时就嘴角一抽,不过倒也觉得这样的人很憨厚,所以对吴懿也多了一份好感。

    倒是陈御医,虽然只是暂住在这里,可是总算是吃了一顿满意的饭,一边吃一边夸赞二丫,二丫乐呵呵的傻笑。

    秦落烟虽然不能起身,却在房间里听到隔壁饭厅传来的笑声,心中也顿时升起了一股久违的温暖感觉。

    晚饭过后,院子里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那时候,吴懿刚在院子里搭了贵妃椅,他怕秦落烟闷,所以就将她抱到院子里来透透气。二丫搬了几张凳子放在一旁,又装了一盘瓜子出来,陈御医也不是个讲究的,和二丫坐一起就开始嗑瓜子。

    已经过了立春的时节,所以晚上并不冷,反倒是天空,竟然铺满了点点星辰,一闪一闪挂在天空,像是璀璨的钻石,让人移不开丝毫视线。

    秦落烟正惬意的仰望星空,就听见有人敲响了院门。

    “这么晚了,肯定是虎儿那小子来蹭瓜子来了。”二丫边说边笑,来到院子门口拉开大门,看见门口陌生的姑娘,也是一怔,“姑娘你找谁?”

    “我找吴懿!”清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声音落下李婷儿已经带着丫鬟往里走,她身边的丫鬟还提着大包小包。

    二丫傻愣愣的看着这个不拘小节径直往里走的,还没回过神来,却见来人已经走到了吴懿的跟前。

    “我说过我要来看你们的。”李婷儿笑着对吴懿道。

    “……”吴懿沉默。

    倒是秦落烟嘴角忍不住一抽,她这话说的,来看他们?这么大一群人在这里,她一进来就走到吴懿面前,那眼里分明是只看见了吴懿一个人的。

    “咦,你怎么不说话?我来看你们,你不高兴?”李婷儿对于吴懿的沉默显然有些不高兴。

    秦落烟轻笑了一声,见吴懿依旧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赶紧打了圆场,“高兴!李姑娘来看我们,我们当然高兴了,你说对不对,师兄?”

    被秦落烟点名,吴懿白了她一眼,这才对上李婷儿,牵强的点了点头,“李姑娘怎么也不提前通报一声……”

    “有什么好通报的?我白天哪里能出得了门?要不是晚上我爹去武宣王府参加王爷的婚宴去了,我现在都还溜不出来呢。”不等吴懿说完,李婷儿就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径直走到二丫先前的椅子坐下,抓了一把瓜子就开始嗑起来,那自来熟的样子让众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唯一能接受她这自来熟的,就只有秦落烟了,见惯了古代女子的娇柔做作,突然看见李婷儿这样一个有着现代女性气质的姑娘,她怎么能感觉不亲切,不喜欢?

    只是,李婷儿提了武宣王的婚宴,这又让她的心不知不觉往下沉了几分。

    吴懿显然也听见了婚宴那几个字,所以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语气也凉了一些,“这人也看了,你是不是该走了?”

    嗑瓜子的李婷儿被他突然而来的怒气搞得莫名其妙,“吴懿!你干嘛突然发脾气赶我走?我说错话了?”

    “知道说错话还不算无药可救……”吴懿说完,李婷儿一听就要站起身,那意思一看就是被惹怒了。

    秦落烟知道吴懿是怕李婷儿又无心的说出有关傅子墨大婚的事来惹得她不快,所以就想赶走李婷儿,可是,有些东西已经发生了,却不是提或者不提就能磨灭的。

    “师兄,李姑娘也是好心来看我,我正愁没人陪我说话呢,这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说得上话的人,你可别给我气走了。”秦落烟赶紧开口,顺便扯了扯李婷儿的衣袖,又拉着她坐了下来。

    李婷儿瞪了吴懿一眼,冷哼一声,负气的不再看他,而是转头和秦落烟说起话来,“还是秦姐姐人好,不像那些木头,就知道乱发脾气。秦姐姐,我在家里带了好些补品给你,回头你给炖了好好补补身体。”

    那丫鬟立刻将大包小包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秦落烟看了一眼,又笑道:“有劳李姑娘费心了。”

    “哎呀,和我客气什么啊。咦,我来了好一会儿了,怎么没有看见你相公呢?”李婷儿原本只是随意找话题这么一问,谁知道她的话刚出口,院子里几个人就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她悻悻的吞了吞口水,立刻意识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吴懿正要发火,却突然听见秦落烟云淡风轻的道:“我那相公今天娶正妻呢,没空来理会我。”

    “正妻?”李婷儿提高了音量,诧异的惊呼出声,“难道你不是你相公的……”

    李婷儿太过震惊了,想也不想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可是话声刚落,她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连连道:“呸呸呸!敲我这张嘴,难怪我爹老骂我说话做事少根筋。秦姐姐你别生气,就当做我没问就好。”

    秦落烟只是眉头微微皱了皱,便摇摇头,“没事。我原本就不是他的正妻,甚至连妾都算不上,这是事实,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李婷儿一脸歉意的看向她,又委屈的看了一眼吴懿,见吴懿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吓得又干净回过头来。

    院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非常的压抑,李婷儿作为罪魁祸首,被自责和内疚所折磨,所以恨不得立刻打破这样的僵局,想了想,她准备转移话题,“哎呀。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来说说今天这城里每个人都关系的大事!没错,就是武宣王的婚礼!要说那武宣王啊,我也是见过的,人是生得不错,可是人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