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五十章 他的到来
    李婷儿见众人没有打断自己,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转移了话题,殊不知只是因为几人都太过惊讶了而已,而吴懿,则不知是因为惊讶还是愤怒,竟然也说不出话来。

    “那人品可真的不怎么样,我那爹啊,以前还想把我送进武宣王府,可是我李婷儿可不能随意让他摆布了,所以偷偷的去看过武宣王。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我打听到武宣王在青楼的时候,气得险些晕过去。再一打听,我的妈呀,那武宣王竟然是个每天都要换女人睡的……回到家我就和我爹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才打消了我爹的念头,你们说,我惨不惨?”

    李婷儿说了这么多,有些渴了,便站起身走到石桌边上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喝了一半,就见院门处走进来两个人,那为首的人生得俊美无双,只一眼就能让人无法忽略。

    李婷儿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见鬼似的看着那个门口走进来的人,“你、你、你……”

    她先前说了那么多,这院子里的人都还没来得及做出评价,突然就见自己故事里的关键人物凭空出现,还有什么比这更吓人的吗?

    走进院子的人,正是李婷儿口中每天都要换女人睡的傅子墨,他显然喝了不少的酒,在金木的搀扶下缓缓走进了院子。

    李婷儿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步,所以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来真是不能在背后说人,还真是活见鬼了,我怎么觉得看见了武宣王?”

    这一次,院子里的众人尽皆用无语的眼神看向她,只是依旧没有人来替她解惑。

    进了院子,傅子墨揉了揉发痛的傅子墨,似乎完全没有看见李婷儿,直接越过她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然后也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直接抱起了她往屋子里走,口中却念叨着:“不是让你好生休养吗?这大晚上的出来吹什么冷风?”

    秦落烟嘴角一抽,看了看周围,哪里来的半丝冷风?

    不过……

    “王爷,今日这种日子,你怎么来了?”秦落烟忍不住问。

    傅子墨抱着她往前走,不知有些踉跄,浑身的酒气有些刺鼻,看来是喝了不少的酒,“如果本王说,本王想你了呢?”

    他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足够让院子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皆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傅子墨已经抱着秦落烟走进了屋子里,而那房门也已经被关上。

    李婷儿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拉了拉一旁二丫的袖子,“你说我是不是眼睛花了,我怎么看见了武宣王?而且他还抱着秦姐姐?更夸张的是,他说他想秦姐姐了!你说,你说,我是不是疯了!”

    二丫吃惊的吞了吞口水,“你没眼花,我们都看见了。”

    “什么!”李婷儿捂着嘴不让自己惊叫出声,这竟然是真的?真的?真的?

    倒是吴懿,脸色依旧很难看,只冷哼一声,冰冷的道:“不过是些哄女人的花言巧语,也就你们这些傻女人会信。”说完这句,吴懿站起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陈御医一阵摇头,不断的念叨着“孽缘啊孽缘”也跟着回了房间。

    二丫的视线落在秦落烟的房门上,转头去问金木,“金木统领,王爷怎么来了?”

    说起这个,金木也是满脸的尴尬,“许是喝多了吧。今天这种日子,百官们都在劝酒,王爷也不知是怎么了,全都来者不拒,几轮喝下来就成了这个样子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王爷喝醉。”

    “那你说,酒后吐真言是真的吗?”二丫眼神有些发亮,还在为傅子墨那句他想秦落烟了而震惊。如果武宣王对她家小姐有几分真心,那她家小姐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会好过很多?

    “……”金木沉默了一阵,“可能是真的把。”毕竟,他知道,秦落烟对傅子墨来说的确是不一样的存在。

    “我想到了!”李婷儿突然又惊呼了一声,她又扯着二丫问,“你家小姐是武宣王的女人,那,那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

    这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秘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的武宣王,不只养了外室,而且在大婚之日竟然来找外室,还让外室先王妃有了子嗣!这简直是要吓死人了!

    金木似乎也是现在才注意到李婷儿这个大活人,立刻沉了脸问二丫,“这又是谁?”

    不等二丫介绍,李婷儿主动开口,“我叫李婷儿,是吴懿的朋友,是来看秦姐姐的。”

    金木皱眉,锐利的目光落在李婷儿的脸上,直看得李婷儿心中发毛,“不管你是谁,管好你的嘴巴,否则,哪怕你是公主,我们也能让你永远闭嘴。”

    面对威胁,李婷儿没有动怒,因为这是武宣王的人,连他爹都惧怕的武宣王,她知道,他们有那个实力,立刻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李婷儿保证不向人泄露半分的,就是我的丫鬟,她也不敢乱说话!为了秦姐姐我也要守住这个秘密!”

    金木不置可否,但是却已经安定决心去调查这个李婷儿周围的一切。

    主角们已经退场,李婷儿也不便久留,只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吴懿房间的方向,这才垂头丧气的离开,离开之前还反复嘱咐二丫,说是那堆补品里有一些给男子补身体的,让二丫一定要熬给吴懿喝。

    屋子里,傅子墨将秦落烟放在床上之后就脱了自身鞋袜躺在了她的身旁,一勾手就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

    “秦落烟!你还没说你信不信?”他说了,他想她了,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没有一点儿反应。

    秦落烟嘴角一抽,这种话若是换了别的女人,怕是要高兴许久,可是,在今天这种时候,她如何能高兴?别忘了,今日可是他的大婚之日,他和萧家大小姐当中所有人的面拜了天地,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别人的丈夫。

    既然是别人的丈夫,他哪怕说得再好听,于她来说,又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