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赶时间
    她以为,她的沉默,必定会惹来他的怒火,她打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告诉自己无所谓了。

    可是,傅子墨沉默了一怎,却突然将她搂紧了一些,“本王知道你不信!只是,连本王也没想到,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每喝一杯酒,脑海里竟然出现的都是你埋怨本王的样子。你埋怨本王,没有给你名分……”

    秦落烟转过头看着她,他的唇就在她的额头上方,他呼出的浓郁酒气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她皱了皱眉,想告诉他,她要的,从来不是名分。可是,浓郁的酒气让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心中的话却到底没有说出口。

    左右他已经醉得如此之深,哪怕她说了,他又能听见去?她还没有无聊到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讲道理。

    见她依旧没有说话,傅子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唇落在了她的额头上,“罢了!等过些日子,本王就将你接回府中吧,哪怕不能给你妃位,但是一个名正言顺的侍妾,那人却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是有些疲倦了,靠着她的脑袋就没了声息。

    秦落烟瞪大了眼睛,心中还在为他刚才说的话而震惊,他说,他要带她回王府,给她侍妾的身份?

    侍妾?

    她勾起嘴角哀凉的笑了,原来他对她的不一样,就是这样而已,一个侍妾的位置……

    她觉得好笑,就真的笑出了声,只是笑着笑着,眼中竟然有了泪。

    “笑什么,是高兴了吗?”傅子墨没有睁开眼睛,依旧将脑袋的重量压在她的额头上,他也跟着笑了,“你该高兴的,原来不知不觉之中,你在本王的心中竟然有了位置。你当然要高兴,哪个女人听了这话会不高兴?”

    傅子墨说着说着,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头顶传来傅子墨平稳的呼吸声,秦落烟的笑却有些停不下来,眼泪也停不下来,这个男人说她在他心中有了位置,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

    这个总是霸道的在她身上索取一切的男人,竟然说他在意她?何其可笑!

    这天晚上,是傅子墨和秦落烟躺在一张床上,而两人没有发生涟漪之事的晚上。

    只是,不知为何,秦落烟却觉得好累,比以前的任何一晚上都觉得累。

    天亮的时候,傅子墨醒了,看了一眼睡着的秦落烟,眼神有瞬间的迷茫,随即又低咒了一声,“该死!”

    然后就穿戴好衣服,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他刚走出门,秦落烟就睁开了眼睛,嘴角更是一抹凄楚的笑,果然,当他清醒之后,就开始悔恨昨晚来这里的事实了。看来,昨晚她没有说出她的真实想法,没有去和一个酒醉之人讲道理,简直是太正确了。

    金木在院子里等了一晚上,看见傅子墨走出房门,立刻就赢了过去。

    “金木!本王养你是做什么的?昨晚什么时候,你怎么不拦着来这里?”傅子墨一开口就是怒骂,吓得金木立刻单膝跪下。

    金木抬起头,满脸的为难,“王爷,您是主子,昨晚您说您没醉,要过来,属下拦不住!毕竟这么多年,您从未喝醉过,所以属下以为昨日您也……”

    “闭嘴!”傅子墨脸色更是沉了三分,“现在你也学会找借口了吗?本王不清楚,你难道不清楚昨日是本王的大婚!”

    “属下知错!”金木低下头,不再狡辩,不再解释。

    傅子墨冷哼一声,拂袖就往外走,金木赶紧起身跟了上去。

    房间里,秦落烟将门口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只是眼泪已经流够了,此刻,她只是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

    罢了,这才是真实的世界,昨晚,不过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而已。

    这天下午,北冥国护国公的幕僚找上了门来,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生得不算俊秀,却也算是模样端正。

    吴懿在院子里接待了他,两人一番商议之后那人便离开了。他前脚一走,吴懿就来打秦落烟的房间里。

    “师妹!事成了!”吴懿激动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对秦落烟说,却见她双眼发红,心中也是一痛。

    “哦?怎么说的,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秦落烟打起精神,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萎靡。

    吴懿解释道:“原来这次武宣王大婚北冥国护国公并没有亲自前来,据说此时正是北冥国内部政局变化的关键时期,所以那护国公要留在国内坐镇,根本走不开。也不知道那幕僚和护国公之间用了什么联系方式,竟然这么快就有了回音。总之那护国公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带我们去北冥国,然后我替他制作武器,他保我们平安。”

    秦落烟点了点头,听了这番话,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又问:“那他们可说什么时候带我们走?”

    “应该就在这几日,到时候他们会找人假扮我们拖住武宣王的人,然后我们便跟着他们离开。怕就怕傅子墨每日就来这里,那他们肯定就托不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我们能不能逃出南越国去。”吴懿担忧的道。

    空气短暂的凝滞,吴懿的担忧也的确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难题。

    秦落烟想了想,随即对吴懿道:“师兄,也许,我们根本不用担心这几天傅子墨还会来我们这里。”

    “为何?”吴懿还有些不明白。

    秦落烟嘲讽的笑着,“昨日大婚,傅子墨却来了我这个外室这里,你真当萧长月能忍得下这口气,就算她能忍,她背后的首府大臣萧承河能忍?”

    吴懿瞬间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没错!这几日想必傅子墨是不会来这里了。这真是天助我也!”

    “希望来得及吧。我只是担心,昨晚傅子墨来了我们这里,萧长月势必会查他在外面的女人,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我们这里,如果在她找到我们之前我们不能离开的话,她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傅子墨也许会保住我,可是为了让萧长月出气,我身边的人也许就……”秦落烟叹了一口气,眉头又拧紧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