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危机将至
    没有风,没有月,没有星辰,只有空气里冲刺着的浓郁血腥味。

    十几名护卫举着火把将院子里照亮,三具尸体横列在院子的正中间,借着火把的光亮,还能看见三具尸体还在汩汩的往外流着血液,显然,这三人是刚刚才被处死。

    为首的是一个黑衣彪形大汉,他举着长剑走到三具尸体周围,用长剑翻转几人的面孔,看了一眼,又嫌弃的道:“这就是勾引武宣王的那个外室?我看长得也不怎么样嘛,比起我们大小姐来差太多了。”

    “可不是,大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武宣王妃,王妃说这狐媚胚子仗着自己容貌好,身材好,总是勾搭王爷,我也觉得这两个女人长得不怎么样啊。会不会是我们杀错了?”大汉身旁的一名护卫也觉得不太对劲。

    黑衣大汉仔细琢磨了一番,又看了看这院子,“按理说不应该错啊,这院子对,院子里有三个人,也对。对了,你把那个乔装卖货郎的小子叫过来问问,他中午的时候不是见过这院子里的人吗?”

    那护卫一听,赶紧去办,一会儿就带过来了一名年轻男子,那男子现在也是一身护卫装备,他走到三具尸体身旁看了看,顿时脸色大变。

    “错了!错了!这不是中午我看见的那几个人!”那人一惊,吓得有些腿软,杀错了人不可怕,他们都是首府大臣府上的人,杀几个人这种事情能盖下去,可是,没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他们却是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这次让他们动手的不是萧家大小姐,而是首府大人!

    黑衣大汉也是被吓得退了一步,看了看周围,心情顿时沉了下去,一咬牙赶紧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这些尸体处理了!难不成等人来发现吗?”

    一群人顿时才反应过来,赶紧七手八脚的上去要处理尸体,可是他们还没开始动作,就见院门外想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听声音像是来了不少的人。

    慌乱之中,只见有人一脚踹开了大门,随后便是几十名捕快冲了进来。

    “这里果然发生了命案!将这些杀人凶手拿下,大人说了,这种灭门惨案必须彻查!”为首的捕快一声令下,众人上前就将那些护卫团团围住。

    院子里的这一幕不过刚刚发生,就有人绘声绘色的禀报到了武宣王府里。

    书房里,点着高低错乱的铜油灯,书桌后,傅子墨拿着一封迷信正在看,听完跪在地上的探子回报的消息,他脸色阴沉,倒是一旁的金木忍不住了口。

    “王爷,这次首府大人家的护卫被捕快当场抓获,看来麻烦肯定不会小。幸好秦姑娘她们提前离开,否则这些人找上门,没准儿还真能伤了秦姑娘。”

    “金木!”傅子墨转过头凉悠悠的看了他一眼,“你这是在为她的逃走而找借口吗?你以为你这样说,本王的怒火就会减少一分?”

    金木大惊,立刻绕到书桌前单膝跪下,“属下不敢!”

    “不敢,却还是做了。”傅子墨冷哼一声,“你觉得如果院子里的人真的是她,那些人还能真伤得到她?那些暗卫可是你挑选的人,你连这点儿底气都没有?”

    “属下知错!”金木后背惊出一声冷汗,不过是见王爷真的动怒,所以忍不住就为秦落烟说了一句,谁知还是被王爷拆穿了。

    “知错,就罚。”傅子墨说话的语气波澜不惊,说出的话却让金木结结实实的吓了一个磕碜。他跟了傅子墨多年,除非是很重大的事情他没有做好,傅子墨才会让他领罚,而傅子墨的罚,却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记得他第一次领罚的时候,可是躺在床上半个月下不了床。

    金木咬牙给傅子墨磕了一个响头,“属下即刻就去领罚!”

    他起身正要往外走,傅子墨却冷笑了一声,“怎么,想借着领罚就推脱了去追捕秦落烟回来的任务?本王要的人,从来没有逃得掉的,谁也不能!”

    傅子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上都流露出一种杀气,这样的杀气让金木狠狠的颤抖了一下,王爷想杀秦落烟?

    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不,王爷不会杀了秦落烟,他只会杀光她身边的人,让她知道从他身边逃走的后果。

    “属下不敢推脱任务,属下一定全力追捕秦姑娘!”金木赶紧坚定的低头。

    傅子墨目光如刀,挥了挥手,金木立刻松了一口气急急地领着那探子退出了书房去。

    当他们走后,书房里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傅子墨盯着跳跃的铜油灯,眉眼之间没了先前的阴霾,反倒是多了一种道不明的忧伤,如果有人现在看见他,一定不会相信那个传说中的武宣王也能露出如此受伤的一面。

    “不就是名分吗?本王不是已经答应了要给你了吗?怎么,是嫌侍妾的位分太低了?侍妾不想要,要侧妃?正妃?”傅子墨突然冷笑力气起来,一拳打在了那铜油灯上,桐油洒了一地,灯芯却依旧倔强的燃烧着。

    他的手上沾染了桐油,滚烫的桐油烫红了他的手背,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来到了窗边推开了窗户。

    窗外的天空是黑漆漆的,他的目光落在了哪些摇曳的灯笼上,他恍惚记得他大婚之夜,他曾拥着她入眠,那天夜里,他睡得很好,很安心,那样温暖的感觉,似乎现在还在。

    只是,他到底还是做错了,明知道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却将危险引到了她那里。而现在,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她逃了!

    逃得如此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眷恋!

    冷风吹了进来,他才觉得呼吸顺畅了几分,“一个如此贪得无厌的女人,看来是本王太过纵容你了!”

    他的声音消散在冷风里,没有人听见,更不会传到秦落烟的耳中。

    他不知道,一墙之隔的王府后院内,锦衣红妆的武宣王妃萧长月也站在窗边,只是,她的脸上如今满是狰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