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深山借宿
    秦落烟身体才刚恢复,又在马背上颠簸了两个时辰,整个人都像是要散了架,再这么折腾下去,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孙李。”秦落烟的声音有气无力。

    孙李听见她的声音,将骑马的速度放慢了一些,又听秦落烟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我的身子有些吃不消。”

    孙李点了点头,还是在一旁停了下来,然后翻身下马之后伸出手将她扶了下来,他这才看见,秦落烟的脸色已经没有丝毫的血色,在夜色中,这样的苍白宛若鬼魅。

    “姑娘,你该早些出声的。”孙李被她的脸色吓了一跳,以为她是经受不住夜晚的寒风,立刻从腰间取下一个酒葫芦,“姑娘,你喝两口酒吧,酒暖身子,喝几口兴许能好受些。”

    秦落烟摇了摇头,没有去接,“我这身子喝不得酒,有水吗?”

    孙李点了头,去马鞍上取下一个水壶来,他扶着秦落烟在一旁的石头坐下,替她打开了水壶的盖子之后才递了过去。

    秦落烟喝了几口水,水很凉,喝到胃里有些难受,可是她还是压下反胃的感觉又喝了几口,补充了一些水分,她又坐了一会儿,这才缓过气来,“孙李,我看我们还是就近找个地方歇息一阵再行路吧。”

    “可是南工先生说了,今晚我们至少要趁夜赶三个城镇,否则很容易就会追上。”孙李一脸的为难,“要不,姑娘您再坚持一下?我会骑慢一些的。”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她原本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可是却也不是一个逞能的人,她知道自己的身子熬不住了,她能坚持,可是肚子里那个小的呢,能坚持吗?如果逞能换回的是无法弥补的遗憾,那她宁愿选择搏一搏。

    “要不这样吧,我们在附近找个农家,然后我在农家歇息,虽然我不认识路,可是却也不是个路痴,我自己去北冥国和你们会合。只是,要劳烦你伴晚赶路替我引开追兵了。”

    “姑娘说的哪里话,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只是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出了什么事……”孙李却也不敢冒这个险的。

    “不会有万一的,就我这身子,能跑得了多远?还是你引开人我更安全些,不是吗?放心吧,我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能把自己弄丢了不成?你要实在不行,在确定甩开追兵之后还可以回来接应我不是。”

    秦落烟一直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很擅长说服人的,这孙李也是个老实人,听她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又歇息了一阵之后,孙李将秦落烟扶上了马车,然后两人循着小道往前走,遥遥的看见远处的半山腰上似乎有些火光。

    孙李将马匹藏在道路旁边的小林子里,然后带着秦落烟步行往山上走。

    那山腰的火光看着近,实则山路崎岖走起来并不容易,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两人才气喘吁吁的看见了一个小房子。

    见房间里有光,说明是有人住的,孙李就上前去敲了门,很快,门被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个裹着一张皮毛背心的老汉,他开门的时候,手中还拿着一把猎刀,看见门外站着的陌生人,满脸的警惕。

    “你们是哪里来的人,这半晚上来我们这里做什么?”这老汉显然是山里的猎户。

    孙李赶紧解释道:“我们是路过的,这不,我妹妹身体不太好,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想着能不能在您这里借宿一晚,您放心,我妹妹不会白住的,按照客栈的价钱,我们付钱,您看可以吗?”

    “老头子,是什么人来了?”那猎户还没回答,又见屋子里走出一个老妇人来,那老妇人和猎户的警惕不一样,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个人,脸上是热情的笑。

    那猎户转头对老妇人说话,脸上的警惕瞬间换成了温和,“说是来借宿的。”

    “那你还堵在门口坐设么?这大晚上的,出门在外多不容易,他们要借宿就让他们住一晚就是了。左右不是还有张空床嘛。”老妇人说着就将猎户往旁边扯。

    那猎户虽然往后退,可是脸上还是担心,“那姑娘就算了,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也没什么危险,可是那个小伙子好像会些功夫,我这不是也担心不安全吗。”

    老妇人正要和猎户理论,孙李听了这话,赶紧接了口,“老伯,您误会了,我有急事,是不住这里的,就我这妹子身体差经不得劳累奔波,就她住您这儿叨扰一晚,我马上还要赶路的。”

    那猎户一听,“这样的话,那就让她住一晚吧。”

    孙李点了点头,掏了一点儿碎银子出来要给那猎户,可那猎户和老妇人都同时摆手,却是没有要这银子的意思。

    “不就是住一晚,还给什么银子,我看着姑娘脸色这么白,肯定是真的不舒服。我们两老口虽然是山里人,可也不是贪心的人。”老妇人招呼着秦落烟进屋。

    孙李还想说什么,秦落烟却对他摇摇头,“我看两位老人家都是好人,你就不要再客气了,还是赶路要紧。”

    孙李一想,他们的确耽搁了很多时间,所以也就不在多说,和两位老人家告辞之后就离开了。

    老妇人将秦落烟带到了旁边的空屋子,那屋子里的床铺都很干净,老妇人说这是她儿子住的屋子,但是前两日他们一家在山里猎到了一只老虎,所以她儿子就把老虎背到城里去卖了。要等卖了才会回来。

    经过和老妇人一番交谈,秦落烟才知道,所处的这座山脉,是靠近京城的山脉中最大的一座,这山脉因为地势陡峭,林中又多猛兽,所以是很多达官贵人们冒险狩猎的地方,因为猛兽过多,所以山中也没有村庄,只有些散在的猎户居住。

    他们这一家就是靠山吃山,是以狩猎为生的,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这深山里,所以很少有人来,老猎户和他们的儿子有时候还会去城镇中卖货物带些日子,而老妇人一介女流却是长年在深山里的,这不,难得能见到个人,所以见到秦落烟就显得很热情。

    老妇人很健谈,拉着秦落烟说了好一阵的话,直到看见秦落烟的眼皮打架,脸色又苍白了许多,这才叮嘱了几句回房休息了。

    老妇人一走,秦落烟立刻倒在床铺上,身体刚沾到床铺,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竟然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秦落烟起床之后,来到屋子外,就看见老妇人在院子里劈柴,老妇人看见秦落烟立刻就笑了,“小姑娘醒了啊,看来是真的累坏了,竟然睡到了中午。”

    老妇人丝毫没有嘲笑的意思,说话的时候都是真心实意的,她站起身,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又往厨房去,“可定饿了吧,我给你留了点儿粥,你等着,我去给你端出来。山中可不像城里,没什么好吃的,就是点儿青菜粥,小姑娘可别挑嘴,你身子弱,一定得吃点儿。”

    “嗯。我不挑嘴,平时里也喜欢喝粥的。”对这个朴实敦厚的老妇人,秦落烟很有好感,所以自然而然的露出了灿烂的笑。

    老妇人端着粥出来,看着阳光下笑得灿烂的女子,一时间有些怔怔的,“小姑娘你真是生得俊俏啊,我这一辈子还没看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呢。”

    秦落烟呵呵的笑了几声,对老妇人说了句谢谢,就接过了她手中的粥喝了起来。

    纯天然的食物就是好,哪怕只是青菜粥都有着最原始的食物之香,秦落烟一口气就将粥喝了个干净。她站起身就要拿空碗去厨房里清洗,就见远处的林子里快速的跑来了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猎户。

    此刻的老猎户一脸的慌张,背上还驮着一个人,他一边跑,一遍吼,“老婆子快过来帮忙,快点儿!”

    见他满脸焦急,老妇人赶紧就迎了上去,秦落烟放下空碗往那个方向跑去。

    “来,搭把手将这个人放下来。”老猎户说着,就在老妇人和秦落烟两人的帮助下将他背后的人放了下来。

    那人被放平了之后,秦落烟才看清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模样生得很俊逸,哪怕是身受重伤,却依旧让人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重压力。

    年轻男子身上的衣裳材质上层,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布料,他的腹部手臂受了伤,似乎是被野兽撕咬的伤口,已经有一块皮肉被扯落,能堪堪的看见他的骨头来,更要命的是一截尖牙还卡在了他的骨头缝隙里,他似乎已经受伤有一段时间,上半身的衣裳已经被完全打湿,再加上他脸色没有丝毫血色,显然已经失血过多。

    “他的伤口再不处理,怕是就有性命危险了。”秦落烟看见这样血腥的场面,却也没有惊慌,反倒是很冷静,这到让一旁的猎户忍不住新生佩服。要知道,那老妇人在看见这狰狞的一幕时就吓得退了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