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尴尬的撞见
    这个合情合理的推测倒是像一般人的想法,秦落烟觉得这样的回答应该能让冥沏降低戒心。

    “哦……听上去倒是像那么回事。不过……罗姑娘,莫非你也心仪那武宣王,怎的平时一言不发,一旦涉及到武宣王竟然说了这么多的话。”冥沏狐疑的看了过来。

    秦落烟一怔,赶紧回过头,兴趣缺缺的道:“冥公子还真难相处,说话多了你有意见,说话少了,你也有意见,那便不说了吧。”

    面上不显,秦落烟心中却是震惊的,这些久居高位的人果然狡猾成精,为何每一个都聪慧如此?也是,换了一般的人,又怎么能培养起来这些势力呢?

    她倒是越发希望远离这些人过点儿安静的日子了。

    车厢里又变得沉默起来,马车也并未因为这件事而有丝毫的耽搁。不过后面的一路上,又有好几波探子曾跟了上来,不过都被冥沏的人打发了。眼看着这些人不断接踵而来,秦落烟的心其实是有些虚的,唯恐被那些人发现了蛛丝马迹。

    不过幸好,冥沏比她预料中的还要厉害一些,竟然都以一一解决了。她再一次庆幸这次理智的选择了搭顺风车。

    这天伴晚的时候,趁着黄昏,马车终于到了南越国最靠近北冥国的一个边境城市,只要过了这个城市就是北冥国的地界了。

    作为一个边境城市,鱼龙混杂是肯定的,毕竟山高皇帝远,那些作奸犯科的人难免就躲到了这些偏远的地界来,所以虽然靠近边境,可是这里的人气也很高,黄昏的时候街上行走的人也不少。

    冥沏的人在城中找到了最大的客栈,要了一个独立的小院作为今晚的歇息之地。

    连日来的风餐露宿让一行人都疲惫不堪,可是即便不如,冥沏手下的人也丝毫没有露出困倦的神态,每一个人都麻利的做着自己负责的事。

    “找小二给我打几桶热水来,我要好好洗洗。”冥沏最难以容忍的就是这么多天不洗澡身上隐隐发出的臭味。

    “是主子。”那人领命,转身就要走。

    冥沏又将他叫住了,指了指秦落烟道:“让人给她也烧桶热水。”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浑身狼狈的秦落烟,点头应声之后离开了。

    秦落烟的房间就在冥沏的旁边,她进了屋子,关上房门,这才终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她抬起袖子闻了闻,被那味道熏得险些背过气去。这衣裳还是那日替冥沏处理伤口时候穿的衣裳,处理伤口的时候身上沾染了不少的鲜血,这几日没地方洗澡更衣,这衣服经过几天的发酵,味道的确是太销魂。

    见窗边的小台子上摆放着一面小铜镜,她拿起来照了照,当看见铜镜里露出的一张乌漆墨黑的脸时,嘴角抽了抽。向来那日处理伤口的时候脸上也沾了些血,几日的风尘仆仆将那血迹冲淡,却又像是盖了一层灰,总之面容已经是惨不忍睹。

    如今,她倒是有些佩服起冥沏来,看得出他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可是竟然也将这些颠簸忍了下来,尤其是还忍受着她这张花里胡哨的脸。

    很快小二就将热水送了进来,随着小二进来的还有一个冥沏手下的人,他进来的时候还拿了一套女装,看那款式应该是客栈里的丫鬟们穿的,不过倒是很干净。

    秦落烟谢过之后才将二人送了出去。关上房门,她立刻脱了衣服就迈步进入了浴桶里。

    温热的水立刻包裹住了她的身体,她舒服的吐了一口长气,连日来的奔波之苦,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她就这样闭上眼安静的坐了几分钟之后才开始抬手替自己搓澡,一番清洗下来,发现桶中的清水变得混杂不堪,她难得的有些脸红,脏成这样,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了。

    她起身穿好衣服,想着店小二看见这么脏的洗澡水得多尴尬啊,就准备自己去将这洗澡水倒掉。她端着水来到院子里,寻了一个有引脏水地沟的角落将水到了,一转身就看见冥沏的手下带着一名妖娆勾魂的女人走进了小院子。

    虽然是春日,但是天还是有些凉意的,那女人为了展示自己的身材,只穿着纱衣,纱衣里面还能看见隐约的里衣,她浓妆艳抹,眉眼之间竟是勾人的妖娆。

    这样的女人,任谁都能看出是青楼里出来的。

    冥沏的手下也没有想到在院子里能被秦落烟碰到,脸上一闪而逝的尴尬,倒是他看清楚秦落烟的脸的时候,是掩藏不住的惊艳。他看了看身边的女人,又看了看秦落烟,有些诧异,不过什么也没说,领着那女人就往冥沏的房间走去。

    “主子,人找来了。”那人敲响房门恭敬的道。

    很快,里面就传来冥沏慵懒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那人推开门将那女人让了进去,很快又将房门关上了,透过刚才房门开合的瞬间,秦落烟隐约看见了里面热气腾腾的浴桶。

    说不尴尬是骗人的,她不过是到个洗澡水,竟然看见冥沏招妓,呃……这还能不尴尬?

    不过还好,她到底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又骨子里是个见多识广的现代女性,所以尴尬了一瞬也就过去了。只是心中越发有些看不起这些男人来,果然啊,天下男人一般黑,放在现代,那些男人出差的时候,总是各种撩就算了,没想到古代的男人也不能免俗,这出门在外也不忘排解自己的身体需求。

    秦落烟端着盆子站在院子里,看向那两个紧靠的房间,立刻有些头皮发麻,这客栈都是木板房,她回自己的房间一定能听见旁边房间里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吧?

    她几经犹豫,觉得还是不要回去的好。所以她放下木盆,就在院子里寻了一个石凳子坐了下来。不过她显然低估了自己的想象力,虽然听不见也看不见,可是她明明知道那间房间里正上演着什么,她也不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