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愚蠢还是衷心
    秦落烟也没有想到,他的在意的重点竟然是这里,她说的重点是陈三的事情不是吗?她可不是在关心他玩女人这件事!

    “我……”

    她想声明这一点,话还没说完,就见冥沏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然后强迫她与他对视,他倾身向前,拉近和她的距离,甚至有那么一刻,她都能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

    “女人,我这人有一个嗜好,不是处女我不碰,明白了?”冥沏冷冷的说出这句话。

    秦落烟却突然松了一口气,他如果有这种洁癖的话,她觉得非常的庆幸,至少对于她来说,是安全的。也许是有了底气,她的勇气又重新找了回来。

    她挥开他的手,义正言辞的道:“我不关心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只希望你放过陈三,至于你和那女人做了什么,冥沏,我真的,真的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她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不像是开玩笑,尤其是她的眼神,真的好像对这件事毫不关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此而伤到了冥沏高高在上自尊心,总之,他的脸色很难看。

    许久之后,他突然邪魅的一笑,然后突然将秦落烟拉进了怀中,他的手抚在她的腰上,“要不,你陪我一晚上,我就放过他?”

    男人,难道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为什么每个男人遇到她的时候,想要得到的都是她的身体?

    秦落烟觉得好笑,就真的笑了,只是笑容绽放到极致的时候,她扬起一巴掌甩在了冥沏的脸上,这一巴掌来得又快又果断,让冥沏根本回不过神来。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有女人敢甩他巴掌,不,准确的来说,还是第一个人敢甩他巴掌!

    冥沏正要发火,却听秦落烟扬起一抹诡异的笑,缓缓的道:“冥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处女,怕是伺候不了你!”

    说完之后她一把推开他就转身离开。

    冥沏没有追出来,也没有大吼大叫,更没有摔东西砸板凳。院子里很安静,连风都没有。

    “不是处女……”这四个字,回荡在冥沏的脑海里,连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铁青至极的脸色。

    第二天一大早,秦落烟就起了个早,她先去陈三的屋子里看了陈三,陈三还在昏迷,似乎并没有转醒的迹象,屋子里只有一个打瞌睡的店小二守着他。秦落烟叫醒店小二,询问之下才知道是冥沏的人给了他银子,和替陈三支付了一个月的住宿费,这段时间就让店小二照顾他。

    他们,竟然打算将陈三丢在这里自生自灭!秦落烟觉得气氛,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他们给了陈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的时间陈三没有撑过去,那他是不是就会死在这里?他们难道不担心这店小二是否会尽责?是否会按时给他喂饭,是否给他喂药,更甚至,会不会在他们离开之后就将陈三丢出这客栈去?

    他们不担心,因为他们不需要无用之人!

    弱肉强食、强者生存,这是他们的法则,可是对秦落烟来说却是禽兽不如!

    “罗妍姑娘,主子让我来唤你,我们已经收拾妥当准备上路了,出关的文书也准备好了,一会儿就能出关了。”昨夜守在陈三身边的陈三的同伴来到门口,却并没有进房间,更没有去看陈三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内疚,他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往陈三的方向移动。

    秦落烟冷哼一声,指了指床上的陈三,问:“怎么,不带上与你同生共死的兄弟一起走?”

    这句话,让门口站着的人一阵脸红,他嘴唇动了动,却到底什么也没解释,只是憋红了一张脸,咬牙道:“罗姑娘,主子让我来叫你!”

    “我在问你为什么不带上与你同生共死的伙伴!我想,你们肯定一起战斗过,肯定一起生死与共过!如今他受了伤,你们就将他抛弃在这里了,这就是你们的革命友谊?如果你受伤了,是不是你的同伴也会这样抛弃你?”

    秦落烟很激动,陈三是因为她的拖累才失去了一直胳膊,她心生愧疚,却还要看着他被人抛弃,所以,她,不服!

    许是被秦落烟这一席话说到了痛处,那人的眼眶中有隐约的泪光闪过,不过到底还是忍住了,他吞了吞口水,道:“如果我受伤了,他们也会这样丢下我。因为我们的命都比不上主子的一丝安危重要!”

    说完之后,他又顿了顿,似乎缓和了情绪,又问了一次,“罗姑娘,主子让我来叫你,我们该出发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该说这些人愚蠢还是该说这些人忠诚,也许,她只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女人,她没有对谁忠诚过,所以她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对主子忠诚,甚至奉献生命的想法。

    “你们走吧,你们的主子不是我的主子。我不会为了你们主子的安危丢下他。”秦落烟说了这么一句,就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那人听了她这句话,有过短暂的震惊,然后那眼眶中的眼泪禁不住就掉了下来,他抬起袖子擦了擦,对秦落烟说了一句,“那他就交给你了,还有……谢谢!”

    那人离开之后,秦落烟让店小二打了热水进来,秦落烟拿了棉布泡了热水,拧干白布之后为陈三洗了脸,又将他完好的一只手上的残留的血迹擦干净了些。

    客栈外,宽大的马车里,冥沏铁青着一张脸靠在锦垫上,脑海里似乎还想着秦落烟那一句“她不是处女”。她真的已经……

    这个认知让他很不爽,所以对属下也更加没有耐心,“怎么去叫个人还那么久?你们办事越来越没用了!”

    门外的几人没有吭声,直到看见客栈里跑出来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只可惜那人的话一出口又让他们担心起来。

    “罗姑娘说她要留下照顾陈三,不跟我们走了。”

    冥沏瞳孔一阵瑟缩,一拳打在了马车的窗户上,那窗户瞬间成了齑粉,“照顾陈三!她倒是有情有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