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他来了
    马车外的几人见主子发了火,几人面面相觑,尽皆低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昨晚惹了事,好不容易才将金虎帮的人安抚下来!如今怕是我们已经暴露了,如果今天上午我们不出关,没准儿我们就走不了了!那个女人不是挺精明的吗?难道连这点儿也看不出来!”

    冥沏非常生气,只可惜他的大吼马车外的几人却都不敢回答他。他冷哼一声,索性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他径直来到客栈的后院,就见秦落烟正拿着棉布替陈三擦拭着身体,那一刻,他怒极反笑,“看来你昨晚说的是真的了,完全不避讳男女之别,倒真不像个黄花大闺女。”

    秦落烟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便自顾自的将擦拭过后的棉布放在热水里清洗,漫不经心的问:“冥公子怎么回来了,不是赶着出关吗?”

    冥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叹了一口气,“罢了,我带上他一起走。”

    秦落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低着头想了一阵,她留在这里的风险的确很大,如果能带上陈三的话,那她的确不应该矫情,总不能意气用事让自己陷于险地吧。

    “好。”她只说了一个字。

    冥沏却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秦落烟永远不知道,这是他一生之中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妥协。

    秦落烟想挣脱他的手腕,可是他抓得很紧,扯着她就往外走,来到客栈门口的时候,冥沏吩咐几人将陈三带上。

    几人都是震惊,有人立刻站出来劝说道:“主子,只有一辆马车,而且陈三受了重伤,带上他的话我们的行程会慢上很多。”

    “什么时候我的决定轮到你们几个来质疑了?”冥沏酷酷的说了这么一句便粗鲁的将秦落烟扔进了马车。

    然后一会儿之后,陈三也被送到了马车上,原本宽敞的马车因为容纳了三个人而变得有些拥挤。

    冥沏一脸嫌弃的靠在锦垫上,只是不时不悦的瞪几眼秦落烟。

    秦落烟也不在意,左右眼神是杀不死人的,所以她权当没有看见他的刀子目光。

    太阳刚刚冒出地平线的时候,一行人来到了城门的关卡处,除了这道城门就是北冥国的地界了。也不知道冥沏哪里弄来的文书,总之他们过关的时候非常的顺利,甚至没有人例行检查的上马车来看上一眼。

    这越发惹得秦落烟好奇起来,冥沏的身份应该是北冥国的权贵之人,北冥国的权贵之人却能在南岳国享有特权,那他背后肯定有南越国顶级权贵的助力。

    她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凤栖城的时候听人谈论过当下的政局,据说北冥和南岳虽然表面上相安无事,但那也是大的方面,在边境两国之间其实是小摩擦不断的,所以两国绝对没有友好到可以让彼此的权贵自由出入的地步。

    那就只剩一个可能了,内外勾结!

    只是,那个和冥沏勾结的南越国权贵又会是谁呢?

    秦落烟的疑问没有人能替她解答,而她也不是很关心这些政局。

    当一行人出了关之后,秦落烟忍不住掀开车帘看了一眼,那雄伟的城楼在视野里渐渐表现,她终于离开了,离开了傅子墨的势力范围!这一走,不知还有没有机会重新回来,不过,她知道,等到一切稳定下来,等到她足够强的时候,她一定会回来的,因为还有萧凡等着他们去就营救。

    “师兄,你一定要坚持到我们回来的时候!”她的声音消散在风中。

    只是,变故往往在一瞬间发生,就在秦落烟准备放下车窗帘子的时候,远处城门的方向传来阵阵马蹄声,紧接着就是上百的骑兵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那些骑兵来得很快,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为首的人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一惊,险些惊叫出声,那为首的,竟然是傅子墨!

    秦落烟吓得脸色瞬间惨白,连自己的手脚在微微颤抖都浑然未觉,还是旁边的冥沏注意到她的异常,一把摁住了她在发抖的双手。

    冥沏凑到车窗旁一看,当看见远处渐渐靠近的人的时候,也是满脸震惊,低低的吐出了三个字,“武宣王?”

    秦落烟听见这三个字才猛的回神,看冥沏的目光也更加疑惑,冥沏见过傅子墨?那冥沏的身份比她想象中的也许还要高!

    “你害怕他?”冥沏摁住秦落烟的手,目光锐利起来,“你和他什么关系!”

    “我……”秦落烟一出口,声音已经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嘶哑,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说实话!否则我马上把你丢下马车去!为了你一个女人,让我们惹上那么一尊大佛,除非你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冥沏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握紧了一些。

    许是他的力道重了一些,秦落烟的手腕立刻出现了红肿的痕迹,秦落烟咬了咬下唇,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楚楚可怜的祈求,“我是他的暖床丫头。”

    冥沏惊得松开了她的手,“所以你说你不是处女,果然是真的!呵呵,你竟然是武宣王的女人,真是可笑至极!”

    是啊,她是武宣王的女人,这一辈子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在那个高高在上的武宣王的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泄欲的工具,不,他说,他有些喜欢她,可是他的喜欢,就是许给她一个侍妾的身份,许给她一个可以伺候他的机会!

    只是,她是人啊,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啊!她不是奴隶,也不想成为他的奴隶!她想要自由的……活着!

    听着越来越响亮的马蹄声,秦落烟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那些马蹄声像是每一声都撞击在她的心脏上,让她的心脏抽痛,连灵魂也颤痛不止。

    不,她不想就这么被他抓回去成为他的奴隶!

    哪怕一丝希望,她都不愿意放弃!

    “冥沏!我求你,救救我!”如果求饶有用的话,她愿意放开自己廉价的自尊心。

    “救你?凭什么?”冥沏冷笑一声,瞳孔里有戾气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