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躲不过吗
    有些人因为身份立场的不同,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更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这个道理,秦落烟懂,就好像公司里,哪怕关系再好的人,一旦牵扯到利益竞争,那所有的友情都会成为最可笑的笑话。傅子墨和冥沏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生来就处在不同的阵营,除非谁有异心,否则绝对不可能有任何成为朋友的机会。

    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将来的哪一天,两人就会在战场上相见,那时候相见就是敌人,既然是未来的敌人,那如今削弱敌人力量的做法就是未雨绸缪而已。

    这一刻,秦落烟突然安心下来,至少现在她敢肯定,为了得到吴懿和她制造的武器,冥沏无论如何也会尽量保住她。

    果然,马车上冥沏仰头笑了起来,“不愧是武宣王啊,真是什么都逃不出你的眼睛。南岳有你这样的大将,我们北冥是断断不敢来招惹了。”话虽如此,却丝毫没有从他脸上看见任何的不敢的意思。

    “不过……”冥沏话锋一转,立刻露出一脸茫然,“武宣王找女人应该去勾栏里啊,来我的马车里算怎么回事?一个女人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也绝对做不到武宣王这般痴情,还一路追了这么多天。而且,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次我的人来南越国,可是来参加武宣王的大婚的,滋滋,大婚的时候追一个女人出行千百里,倒是让你王府里的王妃情何以堪?”

    他的意思,就是赤裸裸的嘲笑了,嘲笑堂堂武宣王竟然追着一个女人不放,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个没名没分的。

    他的话说完,傅子墨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本王的事就不劳护国公操心了,不过,本王的耐心实在有限,护国公也说了,那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为了一个女人,护国公真的要和本王兵戎相见?值得?”

    “哈哈……”冥沏笑得更大声了,“一个女人而已,竟然让武宣王亲自追了大半个南越国,这样的女人,我要是遇到了,到还真想见识见识呢。对了武宣王,那女人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你啊,是身子软还是模样好啊?还是她有什么特殊的绝活儿能让王爷你伺候得舒坦?”

    冥沏的话不像一个堂堂护国公能说出口的,倒像是一个青楼里调戏姑娘的公子哥儿,-普天之下敢和傅子墨说话的,倒还真没几个。重重百威之下,还能谈笑风生,就这份气魄就不亏护国公这个身份。

    傅子墨轻哼一声,心中却是有些发赌,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所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贬低秦落烟,可是当他听到冥沏用那种轻浮的语气谈论她的时候,他的心中竟然有过一瞬间的疼痛。

    名分,对一个女人来说,果真如此重要吗?就因为她跟着他无名无分,所以在外人的眼中,她就是那样一个下贱的存在?

    一时之间,他思绪有些纷乱,倒是忘记回答冥沏的话了。

    冥沏见他没动,继续道:“王爷,左右不过是一个拿来睡的玩物,你我都是男人,说几句又能怎么样?她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不过一个玩物而已,哪天王爷你玩腻了,送我玩几天也行啊。王爷,你可别动怒,我又没拿你的王妃来开玩笑,你摆这么黑一张脸,可真是要吓死我了。”

    傅子墨的脸色更黑了一些,许是冥沏的这些话触动了他的神经,让他对秦落烟的怒火竟然消散了许多,他勾起唇角笑了,“你说这么多,是在为她抱不平吗?”

    冥沏嘴角一抽,心中大惊,他竟然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吗?“王爷你真会开玩笑,我和你的女人可是素昧平生,哪里用我来抱不平?”

    “让开!”傅子墨的耐心终于耗尽,冷冷的对冥沏说出了两个字。

    一时间场面焦灼着,烈日军的轻骑们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刀剑,冥沏的随身侍卫也将武器拿在了手中,两方人马无声对视,尽皆等待着自己主子的命令。

    “怎么,是想要搜我的马车?傅子墨,别以为你是南越国的武宣王就能放肆横行,别忘了,这里已经不是你南越国的地界了!”冥沏的脸色也终于垮塌了下来。

    “地界这东西,在没有绝对实力的时候不过是一个虚化的界线而已,现在,此时,你觉得你有和本王谈条件的资格?”傅子墨轻笑,举起手,他身后的所有人立刻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战斗,还是没能避免。

    只是因为双方的人马都是一等一的精英,所以倒不像一般的争斗那般赤果果,而是带了些技术含量,至少场面上要好看很多,有点儿类似于两个击剑选手的战斗和两个泼妇的掐架,哪怕同样是打架,击剑选手的对决也比泼妇掐架要好看太多。

    秦落烟看不见,却能听见,她能甚至能听见刀剑插入皮肉时发出的细小的声音,她的头皮有些发麻,却忍不住再次叹气,这一次,又会有多少人会因她流血甚至死亡。

    也许,她该站出去的,这样就能避免一次流血冲突,让冥沏身边那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能留着性命回家乡去,也许,他们的父母妻儿也在家中殷切的盼望着他们回去。

    有那么一刻,她有推开暗阁的冲动,可是,她到底没有,人都是自私的,哪怕她出去傅子墨也未必就会善罢甘休,反而因为她的保护而越发的折磨这些人也说不定。

    兵荒马乱之中,似乎有人上了马车,然后在马车里摸索了一阵,然后拉开了暗阁。

    光线从上方投射而下,她仰起头,然后看见了傅子墨的脸。

    这一刻,到底还是没能躲过。

    她咬了咬下唇,从暗阁里爬了出来,然后看了看现场的情形,因为人数上压倒性的优势,冥沏人已经被逼迫得很狼狈,他们将冥沏护在中间往远处退去。

    可是看得出他们的武功也非常的高,所以哪怕是劣势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慌不乱竟然渐渐杀出一条血路来。

    被众人包围中的冥沏往马车的方向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眼深邃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