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将士们的轻视
    众人尽皆疑惑的停下脚步。

    “王爷,山谷中情况未明,我们如今又只有几十轻骑,要不您带几个人等在谷口,属下带人进去看看。”烈日军里的一个小将领立刻来到傅子墨跟前建议。

    傅子墨拧着眉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秦落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秦落烟感觉到他的目光,舔了舔嘴唇,道:“你知道我身子不便,如果山谷里有危险的话,我希望能留在谷口等你们。”

    她实话实说,毕竟她和云小樱非亲非故,哪怕云小樱家中发生了重大变故,也和她没有关系,她可不愿意为了云小樱而去冒险。

    傅子墨还没开口,倒是云小樱先拉住了傅子墨的胳膊,“姐夫,这位姐姐既然不想去,我们就不要为难她了,谷中有好多歹人,我看姐姐娇滴滴的,就算进去也帮不上忙,既然如此又何必让她冒险。”

    只是,她的话显然对傅子墨来说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傅子墨意味深长的盯着秦落烟,语气薄凉,“怎么,觉得本王护不住你,还是护不住你肚子里的孩子?”

    “王爷,您无非就是担心我逃跑吧,您的烈日军以一当百,我一个女人,还能从他们手里跑了不成。我是真的不想进去冒险,就算我不想活,我也不想我的孩子还没看见过这个世界就死去。”秦落烟冷笑,一眼就看穿了傅子墨的想法。

    当她提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云小樱的脸色明显的苍白了一瞬,只可惜傅子墨的注意力一直在秦落烟的身上,没有注意到罢了。

    秦落烟心中暗暗叹气,看来,这云小樱口口声声的叫着傅子墨姐夫,只怕却并没有当傅子墨是姐夫那么简单。不过这里不是现代,在这里姐妹共侍一夫不是没有道德,反倒是一桩佳话,所以在道德上来说,她这么做亦是无可厚非的。

    “王爷,远处有火光!”烈日军的小将领大吼了一声,众人往山谷中看去就看见隐隐的火光腾起,先前还只是浓烟,如今依然是火光映天。

    时间紧迫,傅子墨也不再犹豫,让那烈日军的小将领带了十个人在山谷口保护秦落烟,自己则是带着剩下的人往山谷中去,临走的时候,那烈日军的小将领还很不乐意,看得出,烈日军的将士们各个都是热血男儿,没有一个怂货,所以面对危险,谁都没有锁在安全地方的意思。

    不过,军令如山,傅子墨的命令他却不得不遵从。只是傅子墨前脚一走,那烈日军的小将领就很不屑的对秦落烟啐了一口唾沫。

    “娘的,老子宁愿上阵杀敌也不愿守着这个卑贱的娘们儿!”那小将领骂骂咧咧的走远了一些。

    剩下的几人也是面面相觑,似乎谁都不满意,有个年纪小的将士屁颠屁颠跑到那小将领的面前劝说道:“周头儿,您别动怒,喝口酒消消气。不就是个窑子里出来的姑娘吗,犯不着为了她置气。”

    “窑子里出来的?”那小将士一说,周围几个将士立刻都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围着那小将士询问,“你刚才所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是个青楼里出来的姑娘?娘的,我们烈日军各个都是铁血男儿,保家卫国为王爷端头洒热血都不在话下,让我们守着一个青楼的姑娘算个什么事儿?你哪里听来的,可不要道听途说。”

    “我怎么能乱说呢?”那小将士翻了个白眼儿,又道:“我表姐是萧家二房的大丫鬟,这些都是我表姐告诉我的。我表姐说就为了个路上捡的青楼的姑娘,王爷就把萧家大小姐晾在一边儿了,萧家大小姐当初回府的时候可是动了大怒,好些个触了霉头的丫鬟家丁都被活活打死了。”

    “不会吧,王爷虽然风流,可是从来都是有分寸的,可从来没听说他身边留下哪个女人的。”

    “这不是也有意外吗?喏,那边那个就是王爷留下的。你们几个不会忘了这次我们追了千百里的路程,一路从凤栖城追到关外,都是为了她吧。”

    “这个我们自然不会忘,只是……我们原本以为是这女人偷盗了王爷身边什么秘密,所以王爷才这般在意,没想到从昨日追到她之后,发现似乎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不过英雄嘛都是难过美人关的,王爷要是宠爱一个女人倒是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你说她是青楼里出来的,这就……”

    “呸!一个青楼的女人还要我们守着,真他么的窝囊!”周姓将领听见几人的议论气更不打一处来,想他可是烈日军里的小将军,竟然守着一个青楼女人,传出去让在兄弟面前这面子往哪里搁?

    “唉,可怜了萧家大小姐,这才嫁入王府,王爷的面还没见几次,就眼睁睁的看着王爷为了追别的女人而离开这么久。”

    “可不是!王爷这事儿办的兄弟们心里不舒服!”

    几人议论的时候并没有放低音量,所以秦落烟一字不差的都听进去了,她坐在一方石头上,原本是捡起树枝在地上随意的画着,听见那周姓将领这句话,她手上一用力,那树枝就被她摁断了。

    心中堵了一口气,秦落烟并不好受,她不是青楼里的女人,可是,她却不愿意向这些带着有色眼光看她的人解释。在她看来,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本身就和她的观念背道而驰,既然观念不同,沟通又有必要?哪怕他们知道她不是青楼的女人又怎么样?不也一样会找出各种理由,诸如不过一个女人,不过一个没名没分的女人之类的来贬低她?

    左右结果都不会变,所以她也就不再费力气和他们解释了。

    她的不为所动在几人看来就变成了变相的默认,所以几人看她的眼光更轻视了几分。

    天色渐渐变暗,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连最后一点夕阳都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尽头。

    周姓将领安排人捡来了柴火点燃,就在谷口生了两堆篝火,一堆围着几名将士,一堆边只有秦落烟孤零零的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