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遇袭
    因为有十个将士,所以周姓将领将人分为了两队,五人一组轮流负责守卫。围在火堆周围的五人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干粮,就着白酒几人就算解决了午饭。

    秦落烟往几人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几人似乎并没有要给自己分享食物的意思,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往旁边的小树林走去。

    “你做什么!”周姓将领见她要离开,冲过来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甩了回来。

    周姓将领的力气很大,这一甩就让秦落烟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秦落烟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落叶,“你家王爷让你们保护我,可没让你们饿着我,得,你们不给食物,我自己去林子里摘点儿果子吃还不行吗?”

    若是换了平时,她就算饿上几顿都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离开去寻找食物,可是现在,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宝宝,宝宝前几个月的时候,虽然需要的营养不多,但是很多微量元素却是不能缺少的,她不能让自己的疏忽让宝宝的身体出现意外。娘胎里带出来的意外,会影响宝宝一生的命运。

    她不愿意冒险,而且她并未打算走很远,她只是想在周围找点儿能果腹的东西而已,如果不走远,万一有意外,她大叫一声,以这些人的实力应该很快就能赶到。

    那周姓将领冷哼一声,“王爷说了让我们护你安全,可没说让我们把你当主子伺候着,我们带的食物不多,可养不起你这样娇气的姑娘。再说了,万一你跑了,我们几个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不过,你要去林子里嘛,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们只负责你的安全,其他的,我们可不管。”

    周姓将领说完,随手指了指那个喝酒的小将领,命令道:“你去跟着她,别让她跑了,也别让她伤了,至于其他的事,你可别管!”一个青楼的女人而已,他可不认为王爷为了一个女人而处置烈日军的弟兄!

    “得了!”小将士放下酒壶跑到秦落烟的面前,脸上不削的神情可没有丝毫的掩饰。

    秦落烟揉了揉刚才跌痛的手腕儿,不再看那几人一眼,一头就扎进了一旁的林子里,那小将领立刻就跟了上去。

    林子里很黑,秦落烟又没有受过野外生存的专业训练,走起路来磕磕碰碰,不过走了几十米的距离已经被树枝刮得胳膊生疼。再看那小将士,灵活的行走在树枝之间,根本一点儿事都没有。

    秦落烟走了一会儿,一脚踩空就往下跌了下去,幸好那只是一个半足高的小坑,她脚扭了一下却并未跌倒,只是脚踝处传来的疼痛还是让她除了一身冷汗。

    “真是个娇气的娘们儿!”小将士耻笑了一方,根本没有要搭一把手的意思。

    秦落烟咬紧牙关不吭一声,借着隐隐的月光,看清三丈之外有一棵歪脖子树,仔细一看竟是一棵梨树,她拖着受了伤的脚往前走,来到树下伸手去摘梨,可是她不够高,就是差了那么半尺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对于身后高大的小将士来说不过是伸伸手的距离而已,小将士只是笑,双手环胸就那么看着。

    秦落烟凉悠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头,默默地搬了一块垫脚的石头过来,正准备站上石头去摘梨,却蒲然听见身后“扑通”一声,然后那小将士的笑声就消失了。

    她回头,就看见小将士倒在地上,咽喉处已然断裂更汩汩留着鲜血,而一个黑衣蒙面人正站在小将士的身旁,用匕首在小将士的心口上补了一刀。

    连杀人都如此谨慎,割喉之后还要在胸膛补一刀,这个黑衣人已经不只用冷血就能形容的了。

    黑衣人拔出匕首看向秦落烟,目光里的杀气浓郁炙热,借着月光,秦落烟只看见眼前一双嗜血又冷漠的眼睛。

    “来人!救命!”几乎是一瞬间,秦落烟转身就往来时的方向奔跑过去,她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的尖叫。

    她距离那些将士们生火的地方不过百米左右的距离,她只要高声呼喊,他们一定能听得到,可是,出乎她的预料,那些将领竟然没有一个人往这边来,甚至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她不认为他们是故意不理会她的安危,毕竟她若是出了事,傅子墨也不会轻饶了他们,除非他们现在已经身不由己。

    她只跑了几步,那黑衣人一个闪身跳跃就反超到了她的面前。

    秦落烟堪堪后退,一边退一边道:“我们不是山谷里的人,我们只是路过,你看,我们根本没有进山的意思。这位大哥,您何苦对我们赶尽杀绝?”

    这也是她疑惑的地方,如果他们的目标是山谷中的人,那为何为在山谷口的地方来袭击她们?如果是针对傅子墨来的杀手,那傅子墨已经进了山谷,几个将士还不足以让他们费这么多的力气,而她?不过一个傅子墨身边不起眼的女人而已,她没什么仇家,这些人也应该不是为她而来的。

    “不管你是不是路过,你,一定得死!”黑衣人的一句话,让秦落烟心中大惊。

    听着黑衣人的语气,他的目标,是她?

    秦落烟起初不信,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因为这黑人杀小将士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耽搁,而此刻要杀她的时候,竟然还和她说了话,如此耽搁时间的做法,除非她才是他的猎物,值得他多费一份心思!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杀我?”秦落烟喉咙苦涩,实在想不出这黑衣人到底是什么势力的。不说这次她的出逃如此隐蔽,就连傅子墨也费了这么多的精力才追到她,其他的,哪怕是她的仇人也断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追上来!

    只可惜,黑衣人这一次却并没有给她解释了,只是举着匕首向她走了过来,“我这人杀人有一个习惯,只要是我的任务目标,我都会让她自己选择死亡的方法,你说,你想被割喉,还是刺心,又或者,你还可以选择上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