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七十章 机会
    果然是个变态,他似乎喜欢看自己的猎物临死前挣扎的样子。

    秦落烟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没有前来营救她的将士们,也没有突然出现的傅子墨。

    “我选上吊!”秦落烟咬牙说出这句话,站着不动了,既然跑不掉,那她就不应该挣扎浪费力气,保存体力才有机会致命一击。

    那黑衣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错,不错,原本还觉得杀你这样的女人是脏了我的手,不过你倒是有几分胆气,没有被吓得尿裤子在我杀的女人中来说算不错的了。好,我就让你上吊。”

    “没有绳子。”秦落烟淡淡的说。

    那黑衣人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仰头就笑了起来,“你这个女人考虑的问题还挺多。上吊还管我要绳子?哈哈……看在你这么有趣的份儿上,我就留你个全尸了,虽然拿你的头颅给雇主的话能换多一层的银子,不过人嘛,所有的乐趣都被银子取代就没意思了。快动手吧,上吊不只是可以用绳子,还可以用你的腰带。”

    原来,这人竟然是买凶杀人!他是杀手!

    秦落烟一边解腰带,一边仔细思索着到底是谁买凶杀她,她的动作不快不慢,既让那黑衣人觉得自然,又尽力的托一些时间。

    她解下腰带,将腰带往那梨树枝上扔,扔了几次都没有扔上去,那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了。

    “女人,别想耍花样,没人会来救你的,这你就放心吧。进山谷的人被人拖住了,那几个留在山谷口的将士也被我的同伴拖住了,所以,你就别费心思了,早死早超生。”

    黑衣人一席话,再一次给了秦落烟提示,她眼神渐渐冰凉,心中似乎已经猜到了几分,握着腰带的手一紧,眸子里瞬间生出浓郁的恨意。

    秦落烟又扔了几次,才将腰带挂在了树枝上,站在石头上,不紧不慢的将腰带打了结,然后双手抓着腰带,看向了黑衣人,“这位大哥,反正我都要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要杀了我?就算下了地府,我要找人报仇也有个正主儿不是。”

    “哈哈……你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老实说,如果不是接了这笔生意,要是平时遇见你这样的女人,大爷我一定会好好和你玩一番的,只可惜啊,现在我接了任务,你就是我的猎物。至于雇主的身份嘛,行有行规,我是死都不会告诉你的。”黑衣人又仰头笑了一阵,然后见秦落烟迟迟不动手。

    他索性走到了秦落烟的身边,然后捏着她的腰把她往上一举就挂在了打了结的腰带上。

    秦落烟只感觉咽喉一紧,那黑衣人就踢开了她脚下的石头,身体悬空,秦落烟只感觉窒息的感觉瞬间袭来。

    她挣扎着踢着腿,然后就听“咔嚓”一声细响,在她下落的一瞬间她拔出靴子里的匕首就往身侧的黑衣人刺了过去!

    那黑衣人哪里想到人都已经挂上去了还会出这种意外,更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这女人竟然还能给他致命一击。只是那黑衣人反应很快,秦落烟的匕首明明是对准了他的心脏,他敏捷的后退,让那匕首只是插在了他的锁骨旁!

    虽然没插到心脏,可是那黑衣人还是倒下了,他脸上的肌肉立刻扭曲,口唇已经发紫显然是缺氧的症状。

    秦落烟学过急救常识,估摸着这黑刀虽然没有命中心脏却是插破了他的肺造成了创伤性气胸!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拔腿就往林子外跑。

    呼啸的风声响在耳旁,她浑然未觉,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声,就好像全世界所有的食物都已经不存在,只有她不断拼命的喘息。

    她跑到先前将士们生火的地方,发现火堆已凌乱,周围还有几滩血迹,可是却没有看见那些将士们的踪迹。

    她犹豫了一下,赶紧往山谷外走,这个时候不趁机逃走,更待何时?她突然有些激动,也有些感激那个买凶来杀自己的人,这机缘巧合竟然帮她引开了那些将士给了她逃走的机会!

    她的脚扭伤了,每走一步都扎心的疼,可是,她不远眼睁睁的放弃这个机会!所以,她拼命的走,拼命的走!

    她不知道山谷中发生了什么事,总之许久都没有人追出来,那就说明傅子墨一定是被困住了,她觉得很幸运,很幸运!

    走了一个多时辰,她竟然发现路边有一匹沾染了血迹的战马,那马鞍上还挂着将士们用的酒壶,她认得出这是那几个烈日军将士的,心中正忐忑,唯恐那些将士在周围,却突然发现一旁的草丛里有些动静。

    她鼓起勇气捡了一根木棍去拨开草丛,立刻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周姓将士!周姓将士受伤重伤,腹部有好几处伤口,他看见秦落烟也是吃了一惊,指着她低吼:“你!你!你救我……”

    “救你?”秦落烟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向了那匹战马,爬上马背,她看也不看那周姓将领一眼策马离开。

    她不是无私的圣女,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做不到以德报怨!对她好的,她可以加倍奉还,对她不好的,她只能告诉自己不去落井下石,至于雪中送炭,对不起,她做不到。

    马蹄声声,响起在驿道上,秦落烟一路跑,不敢有丝毫的停歇,奔跑之中,冷风刮在她的脸上,她忍不住落了泪,她一手抓紧缰绳,一手摁着自己的小腹,哽咽之声消散在风里,“孩子,妈妈对不起你,这种时候还这么折腾。不过,妈妈求你,你一定要坚强一点,坚强的,和妈妈一起活下去!”

    天亮的时候,马儿累了,马蹄的声音也渐渐小了。

    秦落烟趴在马背上,已然累得虚脱,她真的好累好累,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只恍恍惚惚的看见远处的天边,似乎泛起了纯白的光,是太阳要升起来了吗?阳光洒下的时候,她是不是就不冷了?是不是,她就能感受到温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