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得救
    马儿习惯性的缓缓向前走着,秦落烟太累了,只抓紧缰绳无力的趴在马背上,也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当暖阳升起,温暖的阳光落在她的肌肤上的时候,她终于趴在马背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当她沉睡过去的时候,马儿已经带着她来到了一条江边。

    那时候,江中正要有一方画舫,画舫上一男子沐浴在晨光之中,他浑身透出一股子文雅气息,站在围栏边上,他顺着阳光眺望远方,突然,他看见了一匹在江边饮水的骏马,而骏马上趴在一个女人,他正疑惑,那女人迷迷糊糊中转了转脑袋,然后,他看清了她的脸。

    “来人!”男子大惊,声音里隐隐透着一股子激动和隐忍。

    画舫中立刻急匆匆的走出了几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打扮很妖娆的女人,她来到男子身后恭敬的行了礼,“主子。”

    “碧落,让人将画舫靠岸。”男子声音低沉。

    碧落愣了愣,站起身顺着男子的目光看去,也看见了江边的一人一马,不过她没有多问,立刻让船工将画舫驶了过去。

    刚到岸边,男子就迫不及待的下了船,许是走得有些急,他竟然脚步踉跄,要不是跟在他身后的碧落扶了他一把,他恐怕要跌落水中去。碧落满脸诧异,她跟随主子多年,却还从未见过主子如此失态。

    到了岸边,男子伸手就去报那马背上的女子,像似想起什么,他动作一动,冷冷的回头对碧落吩咐道:“你先离开,没有我的吩咐不要出现,对了,顺便将她沿途的痕迹清理一番,务必不要让人追上来。”

    碧落大惊,眼中一闪而逝的哀伤,她看了看那马背上虽然狼狈却容貌倾城的女人,像是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咬了咬下唇,对男子福了福身子,“属下告退。”

    碧落离开之后,男子才将马背上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抱了下来,只是,当他离开的时候,她不知道碧落其实就躲在十丈外的一棵大树后。他的小心翼翼如若珍宝,都被碧落清楚的看了去。

    “主子,碧落跟了您这么多年,却依旧比不上这个女人吗?”她的指甲狠狠的嵌入皮肉,却终究还是叹一口长气转身去清理马蹄留下的印记。

    夜,悄无声息的来了。

    水面上波光粼粼,倒映着画舫上的晕黄灯火,映衬着星空中的点点繁星,闪烁跳跃,有隐隐约约的笛生从远处传来,笛生空灵,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似乎是吹笛之人情绪不佳,所以连带的让笛生也多了几分烦闷的气息。

    秦落烟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已经躺在了一间温暖的屋子里,地板有些晃动,窗外传来潺潺流水声音,她在船上?

    正疑惑,房门被打开,一名小厮端着一弯腰就走了进来,发现她已经清醒,小厮眼前一亮,对她行了一礼道:“姑娘醒了就好,我这就去通知主子,姑娘稍等。”

    她还来不及问一句话,那小厮就放下药碗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不过 一会儿的功夫门外脚步声又响起,只是这次走进来的人,也让她着实吃了一惊。

    “左相大人?”秦落烟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殷齐。

    殷齐拿着长笛走到床边,对身后的小厮摆了摆手,那小厮立刻就躬身离开,他扶着秦落烟起身靠在床头上,“嗯,落烟还记得我,我很高兴。”

    高兴吗?秦落烟看他丝毫没有笑意的脸,完全不觉得他此刻是高兴的。只是他到底为何不高兴,她却是不得而知的。

    “左相大人客气了,您这般人物但凡见过都不会忘记的。”秦落烟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身子,错开了他依旧放在自己后背上的手。

    殷齐似乎浑然未决,有些幽怨的道:“竟然记得,那为何不来找我?我说过,但凡你有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秦落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视线落在地板上,没敢抬头。

    “罢了,左右还是在你最困境的时候遇到了我,这也许就是天意。不要再叫我左相大人了,你叫我殷大哥就好。你再拒绝,便真叫我不知如何是好了。”殷齐没有继续纠结她不找他的问题,这就是他的贴心和风度。

    他说完,又转身去桌子上端了药碗过来,用勺子拨弄了一下药汁,靠近嘴唇吹了吹才递到了秦落烟的面前,他喂药,目光却没有看她,只是淡淡的道:“既然怀了身孕,就不该如此奔波。”

    秦落烟眼中有过一瞬间的诧异,不过很快便释然,既然有药,那大夫必然是来看过的,发现她怀孕也是预料中的事。

    “我自己来吧。”秦落烟接过药碗,没让他喂,他们之间还没有到达这么亲密的地步,她不是一个喜欢暧昧的人,也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暧昧的空间。

    殷齐将药碗给了她,却并没有让开,依旧坐在床沿上,“孩子……是武宣王的?”

    秦落烟喝药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继续捧着药喝了个干净,放下空碗她才点了点头。

    殷齐的脸色白了一瞬,却是什么也没说,只道:“你想回到他身边去吗?”

    她摇摇头,惨然的笑了,“如果我想回去,就不会拼了命的逃跑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武宣王那样的男人,很多女人都钟爱,既然你坏了他的孩子,如果他肯留下孩子的话,或许你将来在王府里也能有一席之地。”殷齐说话的声音很温和,像是一个心理医生,总是用让人心服的声音让你不知不觉对他说出了最心底的声音。

    秦落烟勾起嘴角嘲讽的笑了,“一席之地?如果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我宁愿这辈子都不要男人。”

    “一生一世一双人……”殷齐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秦落烟,他似乎没有想过会有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人之常情,女人善良大度一心为夫家着想,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一个让丈夫和公婆喜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