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山中有乾坤
    见他震惊之色难以掩盖,秦落烟淡淡的笑了,摇了摇头重新躺下,“殷大哥,我想休息了。”

    她原本就不奢望这个时空能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所以,罢了,罢了……

    殷齐听出她的变相赶人,嘱咐她好生休息之后就离开了房间,临走的时候还细心的替她关上了房门和窗户。

    秦落烟已经睡了一天,躺在床上也是无眠,见殷齐离开,她才起床来到窗边,推开窗户便看见江水波光粼粼的美丽画面。她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欣赏自然风光了。

    心中太多的牵挂,始终让她太过忐忑,被天机阁阁主带走的大师兄,远去北冥国的二师兄和二丫,还有外出学武的翼生,这些渐渐成为她亲人的人,一个个都离她远去。

    房门被敲响,门外响起小厮的声音,“姑娘,主子说您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所以吩咐厨房熬了清粥。”

    秦落烟的确有些饿了,这才道:“进来吧。”

    小厮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放了一碗清粥和一叠小菜,小厮将东西放下之后就礼貌的退了出去。

    殷齐就是这么一个细心的人,哪怕刚才她还委婉的赶走了他,他却依旧记着她还没吃饭,怕她胃口不好,还细心的让小厮拿了开胃的小菜。

    平心而论,这样的暖男不过是任何女人都会心动的,只可惜……

    秦落烟坐下端起清粥开始吃饭,连日的风餐露宿之后,突然喝上这么一碗清粥,实在是太过美味了,至少这一刻,她是感激殷齐的,真心的感激。

    画舫顺江而下,一连几天秦落烟就呆在画舫上,她问过殷齐,这画舫的目的地是哪里,殷齐说是凤栖城。

    那时候,秦落烟的脸色经不住颤抖了一瞬,她好不容易才从凤栖城逃出,这又折返回去,不是前功尽弃吗?

    殷齐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心,只说了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有我。”

    有他!

    意思是他有办法避开傅子墨的耳目。

    秦落烟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能如此年轻就凭自己的力量坐上丞相的位置,对于他的实力,她是从来没有怀疑过的。

    几天之后,画舫终于靠岸了,靠岸的地方是距离凤栖城很近的一个小镇,从小镇到凤栖城的走水路不过半日的路程,秦落烟有些疑惑,为何在这里靠岸。

    殷齐拿了一个斗笠给秦落烟带上,然后带着她和一名小厮下了画舫。早已经有马车在岸边等候,几人上了马车又行了一个时辰左右便进入了一个山林,林中小道不好走,马车一路颠簸。

    马车里,殷齐见秦落烟有些反胃,又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酸梅。秦落烟道谢之后,接了酸梅,挑两颗含在嘴里反胃的感觉才减轻了一些。

    前几日奔波劳累她没有一点儿感觉,如今安逸了,却反倒是像感觉瞬间敏锐了一般,连这早孕的感觉也变得清晰起来。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直到马车终于停下之后,殷齐才扶着她下了马车。

    马车是停在了一个山中小院外,这小院藏在茂密的林子里,不走近根本发现不了,这小院也并不像一般的村民所住,院子不大,构造却是用了凤栖城中权贵之间惯用的材料。

    殷齐敲了院门,很快就有一个老妇来开门了,那老妇腿脚不好,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见门口站在的是殷齐才放松了警惕,“主子。”

    “嗯。”殷齐应了一声,带着秦落烟走了进去。

    走进院子,就闻见一阵阵浓郁的药材香气,院子的空地上还晾晒着各种各样的药材,老妇带着两人穿过空地来到正厅,有一个带着高帽的中年男人正在桌子上研磨药材,他抬眼看了一眼殷齐,然后又低下头去专心做着手上的事。

    殷齐走近,看见他手中的东西,欣喜的道:“周先生终于找到了狐狸草?这可真是难得。”

    被唤作周先生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可不是吗?这狐狸草就凤栖城周围的山脉上才有,三年才长那么几株,对经脉蔽塞之证最是有用。前些日子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没想到还被一个突然冒出的臭小子给抢走了一株,不过那小子也没落下好,被几头黑熊攻击受了重伤,那小子也是个牛人,黑熊的牙齿都卡在他骨头缝隙里了,他竟然生生的把那黑熊的牙齿拔掉了。这种很辣的人,我都是头一次见!不过也还好有他,否则我这采草也要多费好多功夫。”

    “怎么说?”殷齐在他一旁的空凳子上坐了下来。

    周先生又道:“你不知道,这狐狸草味道非常甘甜,对黑熊的体质也很有帮助,黑熊可是喜欢得紧,就是长得慢。我想那几头黑熊肯定是守了那几株狐狸草好些时候了,这被人抢了怎么能甘心。要是我一个人得想好些办法才能把药采到手。”

    两人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秦落烟在听见他们一番对话的时候手微微的捏紧了衣袖。她带着斗笠,两人更是没看见她震惊的表情。

    经过周先生的描述,她突然就猜到了他口中说的臭小子,应该就是当初受了重伤被猎物所救的冥沏。原来冥沏嵌入南越国,就是为了几株狐狸草吗?

    周先生将才要研磨完,又装进瓷瓶中之后,才抬头看向殷齐,他似乎这才发现了秦落烟的存在,“哟,你小子身边又多了一个红颜知己啊,有碧落还不……”

    “周先生,你话真多。”殷齐打断了他,又歉意的对秦落烟回头一笑,“周先生就是喜欢开玩笑,你别介意就好。”

    秦落烟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左右他有几个红颜知己也不关她什么事。

    周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殷齐,“对,对,还想着打趣这小子几句,没想到他倒是在意得紧。得了,我也不乱说话了,倒是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来这里,当然是找周先生帮忙的。”殷齐对周先生拱手行了一礼,“还请周先生代我照顾落烟一些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