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易颜丹
    她抬头,见殷齐站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光线,他伸出手将石头接了过去,道“我来吧,你有身子不方便。”

    秦落烟点点头,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将石头安置好之后,殷齐和秦落烟都各自回了房间,这个夜晚终于沉寂了下去,没有一点儿喧闹的山中,最是能让人安心沉睡。

    秦落烟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安心的睡上一晚了,所以第二天醒来得有些晚,等她走出房门的时候,发现已经日上三竿。

    依旧是腿脚不好的老妇人刘婆婆在院子里拨弄草药,她见了秦落烟,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只是笑容并不是很自然,昨晚听殷齐说刘婆婆也是个可怜人,年轻的时候家里人被土匪杀光了,杀的时候就当着刘婆婆的面,所以她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性格上难免就孤僻了一些。

    所以秦落烟也不介意,回给刘婆婆一个温柔的笑。

    “殷公子和周先生都在那边的药房里,说是你醒了就让你过去。”刘婆婆说。

    秦落烟点了点头,这才往刘婆婆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她敲了房门,不一会儿一殷齐就来开门了,“你醒了?见你睡得安稳就没忍心叫你。”

    “嗯,谢谢。”秦落烟不是古代女子,不会因为自己睡个懒觉就觉得太懒惰而害羞。

    “快进来吧,周先生已经替你准备好了易颜丹。”殷齐放开门口让秦落烟进去。

    房间里,周先生的面前摆放着一个很精致的檀木盒子,见秦落烟进来,他一脸的肉痛,不过还是到底将盒子打开了,“你小子可要记得你的承诺,四份易颜丹的药材,可不要唬我!”

    “放心吧,我答应过的事什么时候不算话过。”殷齐笑道。

    檀木盒子里是一个方形的瓷器,那瓷器的边口都用白蜡进行了密封,周先生用小刀轻轻的刮开白蜡,瓷器打开,里面有指甲盖大小的一颗丹药。

    对于丹药这种东西,说实话秦落烟是不太相信的,毕竟在古代的名人传记中,有很多名人都是死于丹药的,就连那秦始皇的死,传说也与炼丹有关。

    周先生拿起易颜丹递了过来,见她一脸不信任的表情,顿时不高兴了,“你这丫头,不信我的医术是不是?我还告诉你了,这整个天下,如果我的医术你都不信的话,那就没有大夫能信了!你知道我当年在世人口中的称号是什么吗?我可是……”

    “好了,好了,周先生。你的医术落烟哪里是有怀疑,她不过就是怕吃药而已。你和一个怕吃药的小丫头计较什么。”殷齐打断了他的话,又接过他手中的易颜丹亲亲自送到了秦落烟的嘴边。

    秦落烟一怔,见他的手指已经快要碰到自己的嘴唇,突然有些不自在。

    “落烟,你这么大的人了,害怕吃药,说出去都怪丢人的。来,我喂你,一会儿你乖乖吃了药,我就拿蜜饯给你吃。”殷齐哄小孩儿一样的语气哄她,这样亲密的语气和动作都让她忍不住脸一红,一时之间倒是忘了反应。

    周先生却是信了殷齐的话,摇头戏虐道:“你们年轻人啊,真是让我这个老头子看不下去了。赶紧吃吧,吃完我还得给你扎金针呢。”

    秦落烟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终究没有让殷齐喂药,而是伸出手接了药丸自己吞了下去。

    见她吃了药,周先生又让她坐在了窗边的椅子上,他拿出一套金针,手脚麻利的在秦落烟的身上扎了起来。

    他的动作非常的娴熟,不过弹指一挥间竟然在秦落烟身上下了一百八十一针,这样的速度和准确度都让秦落烟暗暗心惊。

    在现代西医发达的情况下,中医其实已经被轻视了许多,如今她有机会见证到中医上的奇迹才真的觉得,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精粹,的确是经过了时间的考证的。

    半个时辰以后,周先生将她身上的金针拔出,看着她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成了。”

    秦落烟眨巴着眼经,似乎也很好奇,殷齐贴心的拿来了一面铜镜,她错过去一看,险些惊吓出声。

    铜镜里,果真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那容貌也很平凡,放在人群里一眼看过去都很难被人发觉。

    她忍不住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眼中的震惊依旧久久难以平息,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魔术般的医术。

    “怎么样,这下相信我周某人了吧?”周先生得意的收起金针,连胡子都险些翘了起来。

    秦落烟摸索了好一会儿,发现完全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那张脸无论从肌肉道肤色都已经发生了改变,而且完全看不出任何改造过的痕迹,比起所谓的整形术来说,这不知道高级了多少个层次。

    “周先生,谢谢!”她有些激动,手放在脸上有些收不回来。

    见她如此震惊的神色,殷齐觉得有些好笑,“倒是难得能看见你俏皮的一面。这下你放心了吧,就算你站在那人的面前,他也绝对认不出你来。”

    早知道还有这种方法,秦落烟就厚着脸皮来找殷齐了,也犯不着这一路胆颤心惊的奔波。

    “记住我说过的话,吃了易颜丹最忌讳的就是喝酒,一滴酒都不能沾,否则就会恢复你原来的容貌。还有,如果脸上开始起红疹了,就是说易颜丹的药效到了,那时候也一定要来找我,知道吗?不过你反正也要住在我这里的,药效过了也有我呢。”周先生又叮嘱着。

    秦落烟一一记下了。

    顶着一张完全陌生的脸,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奇妙,不过她到底是经历过魂穿这种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的人,所以过了一会儿就将心情平复了下来。

    一切已经安顿妥当,殷齐也该离开了,他作为当朝丞相,远比表面上看的要忙碌许多。所以吃了午饭之后就和他的随从一起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他依旧细心的叮嘱了许多看上去不经意却又很贴心的小厮。

    最后还是周先生听不下去打断了他,将他送下了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