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中秋
    在中国,有一个神话故事,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全年。虽然这只是个神话,可是其中也不乏有些道理的。在安逸的环境下,人对时间流逝的概念要忽略很多。

    对秦落烟而言,山中的日子,是安静又逍遥的,每日早上,她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跟着石头一起去山林深处的小溪里捉鱼。虽然她不方便下水,可是坐在岸边看石头灵活的水中抓起一条条的小鱼儿,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中午的时候,她也会跟着刘婆婆一起在厨房里做饭,虽然手脚比不上刘婆婆麻利,可是她做了几个现代口味的菜出来之后,却让几人都吃得非常满意。尤其是麻婆豆腐,是石头最爱吃的,每每被辣得吐出舌头,却忍不住喝一口水又继续吃起来。

    秦落烟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习惯在山里的生活,这里没有逍遥,没有任何阶级观念,甚至连吃饭的时候,几人都是围着一个桌子,而没有分开两桌。也是这时候,她才知道,在他们几人的眼中,只有殷齐是主子,所以当殷齐离开之后,他们就不需要分桌而食了。

    她的肚子也在这样逍遥的日子中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转眼,春天过去,夏天到来,眼看秋天也要悄无声息的临近了,她的肚子已经成了圆滚滚的状态。

    这几个月里,殷齐来过几次,带了一些城里的糕点和成衣过来,但是他呆的时间并不长,每每前一天来第二天早上又急匆匆的走了。至于城里的消息,傅子墨的动态,他是一样也没有提。

    有时候,秦落烟是想问的,只是每次话到嘴边,她到底还是咽了下去。

    对于傅子墨,连她自己都闹不懂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明明对她来说是一个恶魔般的存在,可是肚子越大,她想起他的次数反倒越多了。她告诉自己,不过是因为他到底是她肚中包包的父亲罢了。

    对啊,想起以前电视剧里那些挺着大肚子,在丈夫的陪伴下去医院产检的怨妇,她们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而她呢,不只是怀孕,哪怕是将来生产的时候,她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念想。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宝宝能安全生下来,就好!

    中秋之夜,月很圆,月亮穿过茂密的树枝,映下点点清碎的月光来。

    山中的小院里,秦落烟做了月饼,和周先生几人在院子里赏月。石头喜欢吃秦落烟做的糕点,左右手一手拿一个月饼啃着,想一个贪吃的小松鼠,可爱又纯真。刘婆婆也难得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倒是周先生,不住的叹气,喝了几杯酒之后不住的念叨着:“想当年,我也算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就沦落到为了那小子躲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呢,我的青春啊,等到他的事做完,我肯定也彻底老了……老了……”

    秦落烟则是默默的听着,她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天空,月光碎了一地,有些许落在她的脸上,只可惜,她的脸已非倾国倾城。

    同一片天空下,奢华辉煌的武宣王府中,也有人坐在院子里赏月。石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糕点,比起山中那些卖相并不好看的月饼来说,这里的点心简直精致得无与伦比,可是,坐在石桌后的男子,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甚至连看也未曾看过那些精致的点心一眼。

    “主子,湘西也找遍了,也没有找到秦姑娘的踪迹。”金木站在傅子墨身后一丈开外,说话的时候将头埋很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傅子墨轻哼了一声,“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就这么消失了!”

    大半年了,以他武宣王府的势力,将整个大陆的地方都翻了一个遍,竟然也没有将她找出来,这怎能让他不动怒?从南越国到北冥国,再到更远的湘西,他的人几乎走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可是没有依旧没有消息。

    金木其实很想说,一个人就那么消失了,会不会是已经死了?可是借他一百个熊胆,这句话他也不敢说出口。

    “金木,你说,为何她就是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呢?她怎么会有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呢?一个女人,竟然想要一个男人守着她一个人一辈子?真是可笑!可笑!”傅子墨拿起酒壶猛地灌了一口酒,许是灌得有些急,他呛得一阵难受。

    “的确很可笑。”这句话金木倒是认同,他顿了顿,又道:“不过也正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所以王爷才会对她特别,不是吗?”

    傅子墨举着酒壶的动作一僵,脸色沉了沉,对啊,正因为这个女人和其他的女人很不一样,那些想要爬上他的床的女人,哪一个事后不是想要攀附着他?可是她倒好,第一次就迫不及待的离开,后来,要不是他强迫她留在身边,怕是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一直都知道,哪怕她表面上装得温柔恭顺,可是骨子里却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他!就是这么一个从来没有对他用过真心的女人,却让他难以放手!何其可笑?

    他以为,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走了就走了吧,他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可是,谁能相信,自从她离开之后,他竟然没有碰过其他的任何一个女人!哪怕毒发的时候,他也是用麒麟血强行的压制。

    “王爷,我亲自做了些糕点,听说王爷在园中赏月,我就亲自给王爷拿过来了。”长廊下,身着淡色绸衣的萧长月提着一个竹篮走到了月光下。

    萧长月也是一个美人儿,如今又穿着一身清凉的装扮,那绸衣下还能隐隐看出她身体欺起伏的轮廓来。

    金木只稍稍看了一眼,就赶紧收回了目光,赶紧对傅子墨行了一礼,就奔逃出院子去。

    院子里只剩下傅子墨和萧长月,傅子墨却依旧没有往她的方向看一眼,而是冷冷的道:“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