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普天同庆
    面对冷漠的武宣王,萧长月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不过只一刹那,她就将僵硬化去,换成了一副柔情似水的表情,“王爷,今天是中秋佳节,是一团的日子,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王爷的面了,所以……”

    傅子墨转过头,凉悠悠的看了她一眼,目光轻蔑的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然后冷声道:“所以你就穿成这样来见本王?你是王妃,穿得比青楼女子还放荡,怎么,是铁了心要丢我王府的脸面吗?”

    “王爷,我只是……”萧长月觉得委屈,她穿成这样不也是为了引起王爷的注意吗?她自认为比起他身边以前那些莺莺燕燕,她的容貌不差,身段儿也不差,为何他可以要其他那些女人,却独独不肯碰她?

    “滚!”傅子墨根本不让她说完,收回视线又对着酒壶灌了一口酒。

    萧长月委屈的掉了眼泪,可是却依旧不敢死心,她将篮子放在石桌上,然后素手开始解腰间的系带,她原本就穿得少,系带一解开,绸衣顺着肩膀滑落,便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来。

    她不管傅子墨有没有看她,抬手勾住了傅子墨的脖子,然后柔软的身体就坐在了他的腿上,“王爷,前几天我进宫,皇后又向我提起了子嗣的事,您是圣上唯一的亲弟弟,圣上很关心您的子嗣。”

    她已经嫁进王府大半年了,肚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宫里的那两位都开始着急了,就更不用说她的娘家萧家。她的母亲在民间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偏方,让她每天都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是为了让她能怀上武宣王的子嗣。

    可是,她没敢和任何人说,从嫁入武宣王府后,这个男人就没有碰过她的身子,她如今还是完璧之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一个人怎么能生得出来孩子?宫里那两位已经暗示得很明白了,如果她的肚子还没有动静的话,就要挑选些世家千金入王府来。

    她是王府的正妃,如果让那些女人先她有孕的话,那将来王府的世子就不一定是她的孩子了。这个社会,是母凭子贵,她没有子嗣傍身,以后在王府的日子可想而知。所以,她等不及了。

    她说话的时候,凑近傅子墨的耳边吐气,为了能得到傅子墨的青睐,她甚至不惜偷偷请了一个青楼的老鸨来教她房中之术,尽管她觉得很不齿,可是却依旧还是做了。

    只可惜,在她靠近的时候,傅子墨的脸色阴沉到了谷底,在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一把将她推开了去。

    萧长月狼狈的摔倒在地,难以置信的看向傅子墨,男人,不都喜欢这种调调的吗?那老鸨明明说没有男人能面对女色诱惑的。

    “萧长月,你身为武宣王府的王妃,竟然做出如此放浪形骸的事,真是让本王失望!滚!不要让本王再说第二次!”傅子墨站起身拿着酒壶一步一晃荡的离开了院子。

    只留下萧长月身着肚兜狼狈的摔倒在地,她泣不成声,指甲嵌入地面的泥土,皮肉翻飞,她却浑然未觉,凉风中,只听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我知道,你还在找那个狐狸精!为了那个狐狸精,你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

    她恨,将所有的过错都归结于秦落烟的头上,她甚至暗暗发誓,如果让她在看见秦落烟,她一定会亲手一块块割下秦落烟的皮肉让她生不如死!

    女人的嫉妒,自古以来就是世上最恐怖的毒药。

    农历八月二十三的时候,皇宫里圣上最宠爱的妃子终于生下了皇家的子嗣,圣上已经年近三十,却一直没有子嗣,听太医说圣上是先天有疾,有子嗣的几率非常之低,所以这个子嗣的出现对于圣上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只可惜,生下来的是个公主,而不是皇子,否则这天下就后继有人了。不过哪怕是位小公主,也足够让圣上开怀的了,所以圣上颁下了圣旨,不只大赦天下,更是命人挨家挨户的发喜糖。

    虽然只是发放喜糖,可是对于最底层的公仆来说却也不是件轻松的活儿,既然是圣旨,那断然是不敢有所违背的,所以但凡是衙门里的人都被派出去发喜糖了,上面有命令,务必要挨家挨户的发,不能漏了一户,在偏远的地方也得去,美其名曰做到真正的普天同庆。

    和衙门里的老爷关系好一点儿的,就被分派到近一些繁荣一些的镇子上,和官老爷关系差一点儿的就被分派到边缘的乡镇和村庄去。

    陈鹰和刘二就是这样一对难兄难弟,因为以前得罪了官老爷,所以两人就被分派到了最偏僻的山林里。

    “你说着荒郊野岭的,会有人居住吗?不会是镇上的郎中唬我们的吧?”刘二穿着捕快的衣服,腰间别着一个水壶,背上扛着一个包袱,佩刀则是被他用作了拐杖,他拄着佩刀站在山腰上喘气,“你看着深山老林,完全不像有人住啊。”

    “那郎中敢唬我们?他不想在镇上混了?谁怪我们不小心得罪了大人的姨娘的表侄呢?你难道还看不出这是大人在故意修理我们两个?得了,赶紧找吧,一会儿把人带回衙门里去领喜糖,我们就算交差了。”陈鹰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歇脚。

    “我当然看出来了,你当我是个猪吗。平日里只要挨家挨户发喜糖就好,这次竟然让我们把人带回衙门里去领喜糖,这是明显不相信我们会进山发糖啊。特么的想起来都闹心,不就是一个姨娘的表侄吗?至于这么给我们哥俩儿穿小鞋。”刘二气不过,灌了一口水压压火气。

    陈鹰摇摇头,“得了,谁怪那小姨娘有了身孕呢。这怀了身孕的女人,最特么娇气。”

    两人说话之间,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两人互看一眼,怔了怔,就见一个女人挺着一个大肚子,牵着一个小男孩儿往这边走了过来,那小男孩儿背上背着一个竹篓,似乎心情很好,走路的时候还一蹦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