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八十章 回凤栖城
    时隔多日,再来到凤栖城的时候,秦落烟以为自己会忐忑或者会激动,可是,出乎她的预料,她竟然非常的平静,也许,是因为刚到城门的时候,肚子里的小家伙便有些不安分,接连着踢了她好几脚,似乎在提醒着她,她如今不再是一个人了。

    她的身边还有几个让她安心的朋友,更重要的,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闹腾的小家伙。因为他们在,所以,心,反倒平静了下来。

    一直以来,她其实觉得自己都挺幸运的,哪怕在那般悲惨的境地下,她竟然也奇迹般的撑了过来了,而且,每次困难的时候,总能遇到对她伸出援手的人,这就是幸运的了。

    殷齐准备得很周到,在凤栖城中购置了一个院子,院子不大,比山中的院子要小一些,可是足够几人居住的了。院子里并没有请别的仆人,对于周先生来说,似乎并不愿意让多余的人来介入他的生活。

    这个院子虽然不在闹市区,但是距离城市中心却并不远,所以外出采买等都很方便,这样的院子虽然不大,可是在凤栖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定也不便宜。为了让她安心生产,殷齐的确是付出了很多。

    只可惜,不知为何,每当殷齐付出得越多,她的心中便越是不安,隐隐中,她似乎并不相信一个男人为了一个肚子里还有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做到这个地步。殷齐对她有好感,她能感觉得到,甚至多次想要直接告诉他,他和她之间不可能。

    而殷齐也是聪明的,每每见她要说出口,都会几句话将话题带过,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只是有好感的话,他能容忍她肚子里的孩子吗?在这个封建社会里,男人们的观念不都是专权跋扈的吗?所以,哪怕见殷齐总是带着笑容默默付出,秦落烟骨子里依旧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也下定决心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她还是要脱离殷齐独立的生活下去。

    见她站在长廊里发呆,殷齐拿了一件披风走了过来,“天气凉,站久了容易生病,你现在是在关键时期,万万不能出了丝毫差错。”

    他想将披风披在她的肩上,她却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笑道:“没事,孕妇最怕热了,倒是不觉得冷了。”

    殷齐的手僵了僵,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丝毫变化,他收回披风,“总归得小心些才好。”

    “嗯。”秦落烟应了声。

    长廊的那一头,刘婆婆系着围裙走了出来,招呼着两人进去吃晚饭,秦落烟回了一句“就来”然后就率先走在了殷齐的前头。

    她刚转身,殷齐脸上的笑容就缓缓垮塌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哀愁,不过很快,他就将这失落的神色掩藏了起来,进到饭厅里的时候,脸上又是和煦的笑。

    因为殷齐在,所以虽然只有几个人,可还是分了桌子吃饭。秦落烟看了那一桌的石头和刘婆婆一眼,有些不自在,相处了这么久,她心底已经将他们当成了家人,却没想到这一刻,却又被清晰的提醒了等级差距。

    殷齐和周先生倒是没有什么不自在,尤其是周先生,许是搬家太劳累了,一口气吃了几大碗饭。

    晚上的时候,殷齐离开了,他前脚一走,石头就屁颠屁颠的来找到了秦落烟。

    秦落烟正在房中坐着小衣裳,虽然手工依旧不敢恭维,可是勉强算是学会了古代女子的针线活计,见石头来,还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她一阵轻笑,“小石头怎么了?”

    “姐姐……”小石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才道:“凤栖城好大,好热闹啊,就连晚上都好热闹,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唱小曲儿?”

    石头眨巴着眼睛,整张脸都写着兴奋和激动,一瞬间,秦落烟就明白了,伸手摁了摁他的眉心,“你呀,是想出去玩了吧。”

    “还是姐姐最了解我。”石头撒娇的抱住了她的胳膊,“周先生睡了,刘婆婆在厨房收拾,我们现在出去的话一定不会有人发现的。”

    是不会有人发现,可是她一个大肚子的孕妇晚上出门,怕是不安全,所以尽管石头两眼放光,她还是硬着头皮摇了摇头。

    “姐姐……”石头很难过,一张脸皱成一团,眼泪更是在眼珠里打转。

    “石头,等姐姐安全的生下小宝宝了,姐姐一定答应你,陪你逛遍整个凤栖城,吃遍整个凤栖城的小吃,好吗?”秦落烟轻轻地将他搂在怀里。

    石头尽管还是不开心,可还是懂事的点了点头。

    秦落烟又陪着他说了一会儿话,石头情绪稳定了一些之后才离开了她的房间。她又拿起针线做了一会儿,直到眼睛有些发涩了,她才收了针线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却透过窗户看见石头的房间,房间的窗户有一个大缝,没关紧。

    她捉摸着现在虽然不冷,可是入夜了之后的凉风也不是开玩笑的,她出门来到石头的房间,正准备将石头的窗户替他关上,可是目光落在那空荡荡的床铺上,脸色却突然一变。

    “这孩子,真是……”秦落烟心中大惊,石头肯定是偷偷溜出去了。她再看周先生和刘婆婆的房间,两个房间都安静的关紧了房门。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叫醒这两个已经累了一天的老人,所以她回房拿了一件披风就出了院子。

    石头出来凤栖城,应该不会走得太远,这里距离城市中心也很近,那些唱小曲的声音也是从那里传来的,所以秦落烟便顺着这个方向一路找下去。

    来到了中心地带,她却依旧没有看见石头的身影,她越来越着急,只得往那有人唱小曲的酒楼走去,她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酒楼里人山人海的场面,她一时间有些发愣,后退了两步,确定自己是进的酒楼,而不是青楼。

    可是,酒楼里清一色的快要流口水的男人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