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清纯白莲花
    “哟,姑娘也是来听小曲儿的吗?赶紧的啊,还有最后一个桌子了,再晚可就没位置了。”酒楼门口负责招呼客人的店小二见秦落烟站在门口,立刻笑脸相迎。

    秦落烟皱了皱眉,心中还牵挂着石头,所以并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虽然石头很想听小曲,可是他没钱,如果要进酒楼的话有些不现实,所以她冲店小二笑了笑,拒绝之后转身就要走。

    只是,她刚走了两步,脚步却一顿,猛地看向远处那辆在视线里清晰的奢华马车来。这辆马车,她再熟悉不过,这凤栖城,除了傅子墨没有几个人能这么嚣张的乘坐如此奢华的马车。

    她左右看了看,这里是一条主街,两边又没有小道,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进了酒楼,希望能躲过和傅子墨接触的机会。

    店小二将她带到了一个角落里的小桌子,也不是店小二看不起她,实在是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见她是孕妇,所以店小二给她上了淡茶。

    “小二哥,这么多的人都是来酒楼里听小曲儿的?怎么没见唱小曲的人呢?”她往台子上看去,台子上只有一把古琴,却并没有看见有人。

    店小二一边替她斟茶,一边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这云姑娘刚才才唱完,这会儿正在休息呢。为了能吸引更多的客观前来,云姑娘是长半个时辰歇一盏茶的时间,所以这会儿是她休息,姑娘不要急,一会儿云姑娘就要出来接着唱啦。”

    秦落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酒楼里几乎都是男人,也有几个看上去像是富有之家出来的夫人,而且众人似乎都在讨论一会儿的什么竞价之类的。

    她听得疑惑,又冲店小二招了招手,许是因为客人多,店小二也高兴,所以回答问题都多了几分耐心。

    “小二哥,我再多问一句,那些人口中说的竞价是怎么回事啊。”秦落烟喝了一口热茶便问。

    店小二一听,立刻笑了,“姑娘,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原本以为你也是来竞价的呢,看来您是凑巧进来的啊。实话不瞒您说,这云姑娘谈得一手好琴,可是人却是个可怜的,家道中落流落在外,这不要靠卖艺维生,可是人家云姑娘却是个清高的,说了与其卖给众人不如卖给一个主子,所以今天啊,是云姑娘要卖了自己。当然啦,只是作为伶人把自己卖了,可不是身子那些乱七八糟的,否则也就不会在我们酒楼里来竞价了。”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秦落烟算是弄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对于能说会唱的女人,男人们真的会是因为听小曲儿把人买回家吗?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她忍不住看向那几个富家夫人,这仔细一看,那几人的脸上多半都是落寞的,这样看来,这些夫人买伶人回去的心思也不得不让人多思考几分,在这个社会里,女子不但不能善妒,还要会体贴自己的丈夫,其中就包括为自己的丈夫寻找会伺候的人儿。

    “可悲。”秦落烟忍不住叹了一声,这个时代的女人,活得太过悲哀,不只要容忍自己的丈夫寻欢作乐,为了得到丈夫的喜爱,还要给自己的丈夫送女人……

    果然,不过喝了几口茶的功夫,那小二口中所说的云姑娘就从台子后走了出来,她穿着一声纯白的绸衣,眉目如画,红唇娇艳欲滴,精致的五官配上清纯的表情,宛若一朵空谷幽兰,盛开的时候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在她出现的瞬间,秦落烟手中一滑,茶杯落在桌子上,洒了满桌子的茶水。

    “云小樱。”她低低的呢喃着这三个字,完全没有料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云小樱!

    她禁不住握紧了拳头,对于云小樱,她是既恨又感激!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日云小樱将傅子墨引入山谷,不一会儿就有专业杀手来杀她,这幕后之人便是云小樱。

    她不记得是哪一部电影里曾经有个侦探这么说过,排除掉一切不可能后,剩下的就只有一个真相。

    那日,专业杀手的任务目标是她,而知道她在山谷口的,只有傅子墨和云小樱,傅子墨不可能,那就只剩下云小樱一个可能。

    而她和云小樱无冤无仇,第一次见面云小樱就找了专业的杀手来杀自己,她与云小樱之间唯一有关联的,只有一个傅子墨罢了。是觉得她在傅子墨的身边碍眼了?

    这样看来,云小樱那日的求救,又将傅子墨引入山谷中,真的那么简单吗?不过,这些都不关她的事了。

    云小樱款款的走到古琴后坐下,纤长的手指落在琴弦上,优美的琴声便从她的指尖倾泻而出,琴声起,她小嘴微张,也附和的开始唱起小曲儿来。

    哪怕秦落烟不懂琴,也不懂小曲儿,却也能听出她唱得很好。连秦落烟都如此,那现在那些早就流口水的男人们更是沸腾了,有好几个已经露出了猥琐而下流的笑。

    秦落烟不关心云小樱要干什么,她只关心不要和傅子墨撞见,只是,老天爷似乎总爱和人们开玩笑,她不想的,却终究是偏偏来了。

    酒楼门口处,金木走在前开路,傅子墨跟在他身后缓步走了进来,不过,傅子墨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台上的云小樱身上,他的脸色阴沉,看得出很是不悦。

    秦落烟极力的将头埋低了一些,虽然容貌已经改变,可是她依旧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一曲终了,云小樱收了手,她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就移开了目光,她站在舞台上,笑道:“好了,既然已经来了这么多客人了,那我也不耽搁了,现在,各位老爷夫人们开始出价吧,谁的价格高,我云小樱就是他府中的专用伶人了!”

    台下的众人一听,立刻有人开始喊价,第一个开口的就喊出了一百两的高价!要知道这人命如草芥的社会里,一个丫鬟奴仆也不过十来两银子而已,这一百两已经可以买十来个人的终生了,完完全全属于极高的价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