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邪恶的念头
    不过哪怕这么高的价格也没有拦住众人的热情,紧接着,一个比一个高的价格从哪些男人们的口中喊出来。

    起初,那几个矜持的夫人还在观望,眼看价格被越抬越高,几人也坐不住了,纷纷举起帕子叫了价格,其中一位夫人更是喊出了五百两的高价。

    可是到底是女人,手中的银钱又哪里能比得过那些为了博红颜一笑而豪气洒金的男人们,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价格就被抬高到了七百两的超高价格!几位夫人们囊中羞涩,只能扭着帕子眼睁睁看着。

    终于,在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叫出八百两的时候,酒楼里安静了,这样一个价格,都能去青楼买下好几个雏儿的花魁了。虽然云小樱的容貌,根本不是一般的花魁能比拟得了的。

    “闹够了吗?”当众人安静下来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傅子墨终于开了口。

    一句话,让台上的云小樱就委屈的撅起了小嘴,那含羞带泪的小女儿姿态更是让台下的中男人们一阵心猿意马。这样的美人儿,哪里才值八百两,就是一千两都不为过啊!

    然后就有人不顾傅子墨铁青的脸色喊出了八百两的价格!

    再然后,那人就被金木一拳打倒在地,鲜血横流,那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酒楼里一阵惊叫声之后,有人指着傅子墨,可是他就是有那样的气场,只要站在那里,气场全开,就是没有一个叫嚣的人敢上前。

    “云小樱!你知道惹怒本王的下场。”傅子墨的声音依旧很冷,他看也不看周围的人一眼。

    台上的云小樱一听,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噘着嘴,提着裙子,楚楚可怜的姿态下还哀怨的看了傅子墨一眼,不过到底很听话的从台上走了下来。

    她径直走到了傅子墨的面前,低低的唤了一声,“墨……”

    “闭嘴!”傅子墨打断了她的话,只简单的吐出两个字,“回去!”

    云小樱哭得更大声了,“我不回去!反正你都不要我,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就要把自己卖了!我爹娘都不在了,姐姐也不在了,反正我都没有亲人了,我活该一个人悲惨的活着。你不要我,我也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她说得很可怜,让周围的男人们都忍不住动容。

    由始至终,只有一脸淡然的秦落烟像看笑话一般的看着她的表演,白莲花她也算是见过不少,可是如此清纯,演技精湛的白莲花,她还真是头一次看见。

    不过,当看见傅子墨的手摁在白莲花的肩头上的时候,秦落烟的心脏却忍不住抽痛了一下,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下,可还是让她震惊了!

    她以为她可以不介意的,可是当他碰触别的女人的时候,她却心痛了。她觉得可笑,不自觉的就笑出了声。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在众人都在看小仙女撒娇的时候,她笑出了声,这笑声就变得异常的清晰,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她。

    就连傅子墨和云小樱也转过头来了。

    秦落烟笑容一僵,赶紧收了笑容,在碰触到傅子墨的目光时,她后背瞬间冒出汩汩冷汗,唯恐他看出些什么。

    傅子墨没有开口,倒是云小樱怒了,她几步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边哭边吼:“你在笑什么?”

    笑什么?不过是觉得自己可笑而已,可惜显然哪怕她说出实话,这小仙女也不会相信的。

    “我问你笑什么?”云小樱不敢对傅子墨发脾气,可不代表她是个好相处的,她双手叉腰对秦落烟低吼。

    小仙女就是小仙女,哪怕是发脾气的样子都带着女儿家的娇羞,连发脾气的模样都很好看,秦落烟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男人们,他们的眼中依旧是欣赏的目光。

    这就是美女和丑女的不公平待遇,明明都是无理取闹,可是美女的发脾气在男人眼中就成了耍小性子的情趣,而丑女就是蛮横不讲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道:“我没笑什么。”

    “我明明听见你笑了,别以为你是个孕妇就没人敢骂你!”云小樱气红了脸,一张脸因为多了一抹红晕反而更加美丽。

    秦落烟嘴角一抽,没人敢骂?她不就是在骂吗?

    “这位姑娘,如果我的笑声打搅了你,那我向你道歉,不过我就算笑了也不犯法吧,你要是不服气的话,大不了,我让你笑回来?”秦落烟语气从容的道。

    笑回来?这种事情还有笑回来的?

    许是秦落烟的说法太新鲜,让周围的几个人竟然禁不住笑了起来,秦落烟指了指他们,道:“喏,你看,他们也在笑,不犯法吧。”

    云小樱不好当众对一个孕妇动手,可是对那些男人却很不客气,走到一个人面前抬起手就甩了那人一个巴掌,“不准笑!”

    那男人被一个女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耳光,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气,立刻招呼着周围的几个兄弟就围了上来,“臭婊子,真是给脸不要脸,竟然敢打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哥儿几个的厉害!”

    几个男人将云小樱团团围住,云小樱做出很恐惧的样子,双手环胸,楚楚可怜的姿态摆倒了极致。

    秦落烟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对于这种白莲花的心思,她总能一眼看穿,摆出这么可怜兮兮的表情,不过是给傅子墨看而已。云小樱故意来找她的麻烦,甚至无理取闹的和那几个人闹上,不就是因为傅子墨在这里吗?

    她是断定了傅子墨不会袖手旁观,所以,她装得越可怜,越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不知为何,秦落烟觉得心中堵了一口气,忍不住就往傅子墨的方向看过去,骨子里,甚至有一种邪恶的念头在叫嚣,傅子墨,不要去帮忙,就让这朵白莲花作死自己!

    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此刻她看向傅子墨的目光竟然那么赤果果的。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接,终于惹来了傅子墨的注意,之间傅子墨微微皱了眉头,然后径直的往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