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离奇的邀请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傅子墨淡淡的问。

    秦落烟嘴角一抽,心中有一万头曹尼玛奔腾而过,她已经容貌大变了,这男人竟然还能认出她来吗?

    “这位公子如此神人之子,如果我们见过的话,大概是在梦中吧。”秦落烟笑容灿烂,一出口就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她了解傅子墨,越是上赶着往上贴的女人,他越是觉得放荡不喜。

    果然,傅子墨一听就沉了脸色。

    周围的男人们见秦落烟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还不忘调凯俊男,都对她露出鄙夷的神色,不过秦落烟也不在意,只是在众人不经意的时候暗暗地舒了一口气长气。

    秦落烟见傅子墨依旧站在自己的面前,刚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负气转身离开吗?还站在她面前是几个意思?

    “梦中……”傅子墨阴沉的脸上突然缓和了许多,出乎秦落烟预料的,他竟然伸出手抬起了她的下巴,“这说法到还真新鲜。你这双眼睛生得倒是不错,很像本王曾经的一个女人。”

    尼玛!

    秦落烟真是有爆粗口的冲动,你堂堂一个权倾天下的武宣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一个大肚子孕妇算是什么事儿!

    果然,他这动作一出,整个酒楼里的人都惊呆了。

    有几个权贵之人猛然想起来傅子墨是那尊大佛,想起来的人立刻忍不住惊叫出声,“那、那人是武宣王!”

    传说中的冷面阎王,那个在战场上杀人无数却又偏生得比妖孽还俊美的王爷!

    难怪刚才就觉得眼熟呢,这才想起来曾经在哪个宴会见到过,不过像他们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和武宣王近距离接触,大多数都是遥遥的看了那么一眼,所以才没有那么快的认出他来。认出来的几人后背一凉,还好刚才他们没有和武宣王正面冲突,同时也开始同情起那几个上去找死的人来。

    不过……传闻中武宣王身边的女人各个都是天姿国色,怎么突然对一个孕妇感兴趣了?莫非是人参吃腻味了,改口味吃吃青菜萝卜了?

    这样想着,那几人竟然暗暗下定决心要去收罗城中有姿色的孕妇。

    傅子墨要是知道那几人心中所想,怕是会一手一个拗断他们的脖子。

    “是、是吗?民妇这双眼睛是生得挺好看的,好多人都这么说呢,能和王爷身边的女人生的一样好,民妇真是觉得万般荣幸呢。”许是因为紧张,秦落烟说话的时候一连打了好几个结巴。

    傅子墨拧着眉头,目光依旧落在她的眼睛上,似乎想从她的眼中寻找些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个孕妇而已,哪怕和那人有些相识又如何?不对,如果秦落烟还在某个地方的话,肚子也应该有她这么大了。

    他这是思念过度了吗?竟然会觉得大街上随便抓个人都觉得熟悉?

    心中有些懊恼,为自己对那女人依旧执着的心态!傅子墨缓缓的松开了手,不过脚步却有些移不开,就如同他的目光一般,明明知道眼前的不是她,可是却依旧锁着这人的眼睛不放。

    那几个闹事的听见武宣王几个字的时候就吓得腿软了,哪里还敢再来拦云小樱,几人巴不得能立刻从这里逃出去,不过显然,他们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他们脚步移动,金木带着的侍卫就将几人拖了出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传来几人的痛苦哀嚎声。

    先前还娇滴滴吓得尖叫的云小樱,此刻根本没有功夫管这几人的哀嚎,几步走到了傅子墨的身边,摇晃着他的胳膊,“墨……你和这位大嫂认识?”

    她故意加重了“大嫂”两个字,似乎是在提醒傅子墨这人已经是个有夫之妇。

    傅子墨凉凉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云小樱被他目光里的冰冷一下,抓着他胳膊的手不自觉的就松开了去。

    “本王只是觉得这位大嫂有些面善而已,对了小樱,你前些日子不是才和本王说你在王府住得乏味了没有人陪你吗?我看这位……呃……大嫂,倒是个会说话的,要不就让这位大嫂去王府里陪你几天?”傅子墨一句话,顿时让云小樱瞪大了眼睛。

    云小樱指着自己的鼻子,似乎想说她什么时候说王府住得乏味了?而且就算乏味,她和没有兴趣和一个已婚大肚子的孕妇聊天吧?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和这样的妇人能有什么共同语言?

    可是,傅子墨眼角一条,目光锐利如刀,那一瞬间,她想说出口的话被这一吓,到底没有说出口来,只能硬着头皮附和着他道:“我倒是乐意,就是不知道这位大嫂愿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

    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她怎么可能同意!

    秦落烟正要张口拒绝,突然就见傅子墨掏出一叠银票来,那银票每一张都是一千两的超大面额,他捏着银票在秦落烟和周围的人眼前一晃,那银票宛若有金光,闪得众人一阵眼疼。

    “王爷真是大手笔啊!这妇人真是撞了大运了,陪小姐解解闷儿就能得这么多的银票!”

    “哎呀,早知道今天也把我家里那个怀孕的小妾带出来了,万一得了王爷的青睐,这笔横财就是我们的了啊。”

    “我家中也有孕妇啊,这种好事,哪个孕妇拒绝了才是有病啊!不就是说说话儿的事儿!好嫉妒!”

    秦落烟想拒绝,可是突然一听周围的人七嘴八舌一讨论,她想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面对重金诱惑,几乎所有的人都做出了同一个选择,如果她拒绝,是不是显得太另类了,反而引起傅子墨的怀疑?

    她的犹豫和挣扎都被傅子墨看在了眼中,不知何时,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位……大嫂!你想清楚了吗?这种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不过是陪小樱解解闷儿而已,你来王府不是做奴婢,而是做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