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这是命吗
    如果银票还只是一种诱惑,那去武宣王府做客这件事就是一种毒药!众人皆知武宣王性格冷漠,与人相交都是拒人千里之外,至今为止能去武宣王府做客的人就没有几个。如果哪个达官贵人能去武宣王府里走上一遭,都是能吹嘘一辈子的得意之事。

    一时之间,众人嫉妒秦落烟都已经眼红了,看秦落烟的眼神都能喷出火来。

    “大嫂?”见秦落烟一直不吭声,傅子墨竟然这么叫了一声。

    这一声,竟吓得秦落烟全身汗毛倒竖,鸡皮疙瘩起了满身,傅子墨叫“大嫂”听上去真是比鬼故事还恐怖。

    “呃……这样的好事,我怎么可能拒绝。当然是愿意的。”秦落烟说话的时候笑弯了眼,活脱脱一副财迷心窍的模样。

    云小樱鄙夷的扫了她一眼,那眸子中的阴冷让人不寒而栗,只可惜傅子墨背对着她,并没有发现她阴冷的表情。

    秦落烟屁颠颠的接了傅子墨的银票,还感恩戴德的说了一番奉承话,只是这一次,傅子墨都不置可否,只是吩咐一旁的金木护送她回去。

    护送是假,监视才是真,这是怕她拿了钱赖账的意思啊。不过他也不想想,都在这凤栖城里来了,有谁敢不卖武宣王府的账?

    傅子墨带着云小樱走了,走的时候没有再看秦落烟一眼,就好像对于让秦落烟进王府这件事,真的只是他很随意的一个决定而已。

    金木领了命,亲自驾马车护送秦落烟回去,但秦落烟还没找到石头,又怎么能安心回去,所以不得已又麻烦金木带着她在城中兜了一圈。

    “夫人,要不您还是先回家看看,没准儿你家小公子已经自己回去了呢?如果要还没有,我再派几个人帮你找找。”金木绕了一圈,见天色已晚便劝说道。

    秦落烟点了点头,道,“也好。”在凤栖城里,金木要找一个人肯定不是难事,而且实在不行还有殷齐,作为丞相要在凤栖城中找一个人也不难吧。

    这样一想,她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这才告诉金木回去的路,其实本来就不远,又是坐马车的话就更近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院子门口。

    “对了,夫人……”等秦落烟下了马车,金木却出声叫住了她,似乎有话要说,却又很犹豫。

    秦落烟疑惑的看着他,“金木统领有话请直说。”

    “也没什么,就是……如果您的任务是陪小樱小姐解闷儿的话,还请您小心一些。”金木想了想,说出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秦落烟怔了怔,似乎明白了什么,“多谢金木统领好意,我知道了。”

    “嗯,那就好。”金木终于说出了心中的话,也松了一口气,“其实严格说来小樱小姐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可是也不知道为何,小樱小姐身边的下人总是出事,尤其是女人,这几个月下来丫鬟也死了七八个了。我是见夫人挺着大肚子怪不容易,所以才……”

    “我明白的,多谢金木统领提点了。”能让金木这样一个骨子里憨厚的人说出这番话来,那云小樱果然不是个好相处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了,明早夫人就自己来王府吧。”金木又叮嘱两句之后才驾马车离开。

    秦落烟看着他离开巷子口以后才转身进了院子,她立刻来到石头的房间,推开房门就看见石头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将被子踢到了一边。

    她叹了一口气,才走到床边替他盖好了被子,忍不住低声的念叨了几句,“你这孩子倒是平安归来了,可是把我害苦了。”

    睡着的石头没有听见她的话,不过感觉到有人在替自己盖被子,石头微微翻了个身。

    秦落烟摇了摇头,这才退出门回房休息去了,只是她的脚步显得有些沉重,明明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这么一次碰面却再次将他和她联系在了一起,这一切真的是命吗?

    武宣王府内,书房里的烛火久久不灭。

    做完任务的金木回来交差,见书房里还亮着灯,就敲门走了进来。

    书案后,傅子墨借着烛光提笔作画,他恨专注,似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

    金木站在书案边上看了一眼,见画上不过是一双眼睛,而这眼睛他也很熟悉,“王爷,您就是为了这一双眼睛让那位夫人进王府的吗?”

    傅子墨手上的动作一顿,这才抬起头看他,“金木,连你也觉得本王做的这件事匪夷所思,对吗?”

    对!不过这个字,金木显然不敢说出口,所以只能选择沉默。

    傅子墨却轻笑了一声,“是挺匪夷所思的,连本王自己都没有想到呢。那个女人和她的眼睛真的很像,你看见了吗?”

    “属下看见了,是很像,可是他们的容貌却不是一个人,属下还仔细看过,没有易容面具的痕迹。”其实,如果他都能看出来的话,傅子墨一定更能看清,这一点金木倒没有丝毫的怀疑。

    “不是易容,那张脸就是她的。”傅子墨点了点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本王就是不想让她那么走,是一种感觉,你懂吗?”

    “……”金木沉默,憨厚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属下还没成亲呢。”言下之意他自然不动男女之情。

    傅子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金木,你是怪本王没有给你找个媳妇儿吗?”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金木的脸更红了。

    傅子墨却不管他,继续手上的画,“罢了,等本王找到了她,再来操心你的事。”

    一句话,却让金木的脸瞬间由红转白!在金木觉得,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连遍布天下的武宣王府的势力都找不到,那她存活的几率就很小。他其实都怀疑秦姑娘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了,所以才会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王爷这意思是,不找到秦姑娘,就不让他成亲吗?

    作为纯爷们儿的金木一脸突然想抓狂了!眼神哀怨的看向傅子墨,只可惜,当傅子墨一眼瞪过来的时候,他立刻便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