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画风完美
    果然,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从马车里伸了出来,他轻轻的掀开了车帘,然后看向秦落烟,“夫人这话,上次为何不对本王说?”

    狡猾如狐的傅子墨果然没那么容易轻易相信人,在第一时间,他竟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只是,听着身后传来的周先生的闷哼声,秦落烟没有时间和他耽搁,索性又道:“那妹妹很早就离开村子了,我后来也随夫家离开了村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所以没有立刻想起来。我记得那妹妹好像姓秦,叫什么烟来着。”

    傅子墨一听,脸上神色变幻,盯着她冷冷的道:“继续说!”

    “王爷,我可以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只求您救救我干爹!”秦落烟赶紧指了指身后那个被围在中间殴打的周先生。

    那一瞬间,傅子墨笑了,一双眼睛意味深长的盯着她,似乎是看穿了她这个时候提出秦落烟的目的。不过,这种小伎俩对他这种久居高位的人来说,已经并不算什么。

    在他们的世界里,这样有舍有求才是正常的,如果不起付出而向你透露一些消息,他们反倒还要犹豫了。

    “金木。”傅子墨只唤了一声。

    “是,王爷。”金木跳下马车走进酒楼里,看见那几个打人的年轻公子,突然皱了皱眉,作为长期在凤栖城里行走的人,这几个纨绔二代他也再熟悉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几个人都不好惹,可是对金木来说,他们,却也不算什么。

    所以金木走过去,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将几人打翻在地。

    呼延流云看见金木的时候,其实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个随时跟在武宣王傅子墨身旁的贴身侍卫,他还是见过几次的,所以在金木动手的时候,他的气焰也弱下去几分,可是,在兄弟面前,他也不能失了面子,所以还是站了出来,“金木统领,你这是做什么?武宣王府什么时候开始管这等闲事了?”

    金木对呼延流云抱拳行了一礼,“呼延世子。”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谁?既然知道为何要管我的事,今天你要是不给小爷我一个交代,小爷我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呼延流云走下楼梯,带着几名受了伤的公子哥儿,在气势上还是没有输半分的。

    金木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走到酒楼门口,恭敬的替傅子墨掀开了车帘,傅子墨踩着脚蹬走下马车,当他一出现,酒楼里几个公子哥儿都像打了焉的白菜,一个个都巴不得立刻溜走。

    在凤栖城,最不能惹的一个人,就是傅子墨!哪怕是皇宫里的圣上,就算不满意还得寻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来出手整治,可是武宣王傅子墨不一样,他一定是要整治一个人,就是 一句话的事,什么王法?他不需要,因为他向来独断惯了,就圣上都 管不了他,天大的事,最多也是被圣上数落几句而已。

    呼延流云是凤栖城的小霸王,而傅子墨就是凤栖城的绝对霸主,所以当他一出现的时候,几人的脸都立刻皱成了一团。

    见几人还没有开始说话,就已经是吃瘪的样子,秦落烟终于松了一口气,再看刘婆婆和石头已经去搀扶周先生,她也担心周先生的伤势正要往那边去,突然那奢华的马车又走下了一个人来。

    “墨,你等等我啊。”小仙女云小樱下了马车,几步就追上了傅子墨,小鸟依人一般的走在他的身侧。

    俊男美女一同出现,画风非常的完美,直接惊掉了周围人的下巴。尤其是以呼延流云为首的一行公子哥儿,一个个眼睛都直了。

    “世子爷,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觉得看见了仙女……”其中一个公子哥夸张的吸了吸鼻血,惹来旁边一人的鄙夷目光。

    “以前觉得琉璃生得够好看的了,没想到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还有这般好看的美人儿。”旁边的一人也附和道。

    呼延流云也是瞪大了眼睛,“是挺好看,比起去年那个姓秦的,还要好看。”

    不过几人也只是小声的议论了几句,一见云小樱跟在傅子墨的身旁,几人就只能默默的叹气。换了其他人,他们兴许还能玩个什么强取豪夺,如果是傅子墨的女人,呵呵,给他们胆子也不敢去的。

    他们可还记得上次因为那个姓秦的女人,连呼延流云都是吃了傅子墨苦头的,而且吃了亏还不敢回家说!

    “流云世子要本王给你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傅子墨冷笑,“要不,本王随你回一趟呼延王府,亲自向令尊解释,可好?”

    “不、不用了。”呼延流云嘴角一抽,这种事情,他哪里敢拿回家去说?而且武宣王要去了,哪里轮到给他交代,他爹就能为了讨好武宣王把他给打残了。

    傅子墨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不用就不要挡路,这是你家的产业吧,本王也算给呼延王爷捧场来了,来,陪本王喝几杯怎么样?”

    “呃……”呼延流云脸上有些难看,他能说不吗?显然不能。

    其他几人没有受到傅子墨的邀请,既惋惜又觉得庆幸,赶紧一个个告辞离开了。

    此时,刘婆婆也搀扶着周先生来到了酒楼门口,周先生伤的不轻,脸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秦落烟着急的上前两步帮忙搀扶他,“周先生你怎么样,要紧吗?”

    周先生气喘吁吁,只微微摇了摇头,那些公子哥似乎也怕闹出人命,所以打的时候都避开了要害,他是大夫,自然知道身上的都是皮外伤。

    不过就算不致命,也要立刻回去处理伤口,秦落烟想着和傅子墨解释一下,先陪着周先生回去,随后再来解答他的疑惑。

    可是她还未说出口,傅子墨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已经先一步开了口,“夫人,你善于讲故事,要不也趁这个机会,给本王说几个好听的?”

    这意思,是要秦落烟跟着几人进去的意思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向刘婆婆叮嘱了几句,让她先带周先生和石头回去。刘婆婆和周先生虽然担忧她的安危,可是这个时候却也没有选择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