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要生了
    想想都觉得可笑,以前她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说她的身份不配合他同桌,如今她换了一个身份,却依旧是平民,他倒是反而接受了她坐下来吃饭。

    到底是他变了,还是她不够了解他?

    秦落烟尴尬的坐下,低眉顺眼的样子落在云小樱的眼中却成了故作姿态,不过小仙女毕竟是白莲花中的战斗机,心中哪怕在不满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主动替秦落烟夹了菜。

    “嫂子,你得多吃点儿,不然回头饿坏了,回到家中你夫君该心疼了。”云小樱故意提起她的夫君,无非是在提醒傅子墨而已。

    秦落烟懂,只是觉得这云小樱也太过谨慎了,当初因为她在傅子墨身边而买凶杀人,如今,她一个孕妇出现在傅子墨眼前,她都还防狼一般的防着,这么小心谨慎的模样,到底是可恨,还是可怜?

    “夫君……”傅子墨举起筷子的手突然一顿,转头问道:“对了,见了夫人几次,却都未见夫人的夫君,难道你一个妇道人家经常外出他都不担心吗?”

    “呃,我夫君在南方做生意,一年到头回来的时间很少,以前我都是跟着他到处跑的,这不肚子大了,跑不动了,才在凤栖城里待产呢。”她早就想过傅子墨问起这个问题,所以心中早就想好了理由。

    这理由倒是说得过去,也不知道傅子墨听进去了没有。

    “哦,原来如此。”傅子墨手上的筷子又动了起来,“趁着吃饭的功夫,夫人不妨顺道给本王讲讲你家乡的风土人情,尤其是说说你们那里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地方。”

    “好。”秦落烟点点头,缓缓地道:“我们那里的人因为与世隔绝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和外面真的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不瞒您说,我才出来的时候都很不习惯呢。在我们那里,是没有等级之分的,讲究人人平等,不管是男人女人,一样可以去做工挣钱,女人要是干得好,一样可以成为管事。而且我们那里男女成婚之前可以先谈恋爱,谈恋爱合得来的再谈婚论嫁,谈恋爱合不拢的,就和平分手再找适合自己的人。谈婚论嫁也不是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自由恋爱结婚,只要双方钟意对方就可以成婚,父母是不能干涩的。”

    “不会吧,还有这种地方?那不是大逆不道吗?”云小樱夸张的惊呼出声,“果然是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真是一点儿道德礼义廉耻都没有。”

    秦落烟嘴角一抽,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果然和井底之蛙交流的时候太过困难,在你所认为的真理,在她眼中成了邪论。她忍不住开始佩服那些古代改革的先驱来,要改革一个国家乃至社会的固有形态,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也难怪鲁迅最后选择了弃医从文,那些根深蒂固的思想医治起来可是比普普通通的治愈身体要难得多。

    倒是傅子墨,听她说话的时候思绪又忍不住飘远,直到云小樱惊呼他才回过神来,“你们那地方,还真是与众不同。”

    “的确是与众不同的,不过我相信,将来的某一天,这里也会变成那样的,因为女人原本就不必男人弱。”这句话,秦落烟犹豫了很久才说出口,她已经不奢望他们能理解她的思想了,只觉得说出口,或许心中要好受许多。

    傅子墨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笑,倒不像云小樱反应的那般强烈,出乎秦落烟的预料,他竟然低低的说了一句,“也许吧。”

    也许吧,三个字,却代表了他认可的一种可能。

    “在见到她之前,本王也不觉得,见到她之后,却觉得女人的确未必就比男人弱。就比如她做的东西,连本王手下的人也望尘莫及。”傅子墨又道。

    秦落烟悻悻的笑了笑,对于傅子墨当面损她,却背后夸她这种做法已经无力说什么了。

    “咦,嫂子,你怎么光说话不吃饭啊,是不好意思吗?”云小樱眼珠一动,突然站起身盛了一碗汤递了过去,“嫂子,你客气什么,来,我帮你盛汤喝。”

    “不用……”秦落烟正要拒绝,正准备伸手推辞那碗,可是她的指尖才刚碰触到那碗,那碗就翻转了,炙热的汤汁瞬间洒在了她的手上。烫得她本能的就缩回了手来。

    云小樱惊呼出声,然后立刻摆出了委屈的表情,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

    她楚楚可怜,一手就扯住傅子墨的袖子,委屈巴巴的看向他。

    那表情,像极了天真无邪的孩子做错了事的时候,如果秦落烟不是了解她的本性,此刻怕是也要安慰她几句,唯恐她真的太内疚而哭出声来。

    傅子墨的脸色沉了沉,冷冷的扫了云小樱一眼,扯出了被她拉扯的袖子,什么安慰的话也没说,反而转过身询问秦落烟的情况,“夫人,没事吧?”

    那一刻,秦落烟的心中是感动的,真的,连她都抵挡不住云小樱那楚楚可怜的表情,可是傅子墨却可以对云小樱视而不见,就这份美色不为所动的定力,就让秦落烟新生感动了。这个时候,他没有去关怀云小樱而让她再一次处在悲惨的境地,她是感激的。

    “夫人?”傅子墨见她没有说话,又问了一次。

    秦落烟想说没事,可是她一动,整个人身体突然僵硬了,她震惊的抬起头,看向傅子墨,突然焦急的抓住了傅子墨的手,结结巴巴的道:“那、那个,我、我好想要生了!”

    尼玛!

    这个时候突然阵痛发作,秦落烟真是彻底无语了!她虽然两世为人,可到底没有生过孩子,只感觉肚子传来剧烈的疼痛,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恐惧不由自主的就从心底升了起来。

    这一刻,她脑海中出现了很多以前电视上看见的新闻,有什么产妇突然死亡的,有什么医生问产妇的丈夫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总之,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她死死的抓住了傅子墨的手,哽咽着道:“我,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