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傅子墨的莫名紧张
    她仰起头,满脸惊恐的看向傅子墨,手上的力道很重,将傅子墨袖口处的布料抓成了扭曲的褶皱,她的一双眼睛里,竟然是对他的信任!

    那一瞬间,傅子墨诧异的从她眼中看见了信任,他和她非亲非故,而他在外也绝非有一个好的名声,可是眼前这个妇人,这个时候却相信他。

    他疑惑,可是心中却禁不住涌出一股子奇怪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和她太像,甚至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觉得眼前这个样貌平平的妇人就是秦落烟。

    他厌恶陌生人的碰触,可是当妇人抓住他的胳膊,口中说着,她害怕的时候,他竟然心中一软,低低的呢喃了一句,“别怕,有本王在。”

    别怕,有他在!

    这句话他说得并不大声,可是不知为何,秦落烟的心却一下就安定下来,也许,傅子墨一直给他的印象就是无所不能的,所以当他说有他在的时候,她便安心了,骨子里,她觉得只要他承诺的事,就没有办不到的。

    云小樱也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在她的眼中傅子墨绝对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一个和他没有关系的妇人而已,哪怕死在他面前,他都不该有丝毫的侧目,可是他竟然容忍这个妇人碰触他!

    “帮、帮我找产婆。”秦落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阵痛的痛觉果然是人能感知的最痛的痛,她原以为她可以很坚强的,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她却觉得自己变得好脆弱。

    傅子墨点了点头,想叫金木,却想起金木去送呼延流云了,此刻雅间里只有他和云小樱,“云小樱,你……”

    “我又不知道哪里有产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云小樱急急地道,云小樱哪里会帮一个妇人去叫产婆,她云小樱什么身份,这妇人又是个什么身份,这妇人也配?

    只是,云小樱怎么也没想到,她的话刚说完,傅子墨皱了皱眉头,突然打横将那妇人抱了起来,快步就走出了雅间。

    她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若不是太过真实,她简直以为出现了幻觉。

    秦落烟被傅子墨抱在怀中,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能听见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每一下的节奏平稳镇定,让她的心也跟着稳定了下来,似乎连阵痛也不是无法忍受的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眼泪却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她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感动,她没有想到,当傅子墨付出温柔的时候,竟然让她这么轻易的就感动了。

    她抬起头,从下往上看着他的眉眼,他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上翘着,这样一双眼睛,却偏生在他的脸上,美丽,但丝毫不会让人觉得阴柔。

    傅子墨,她该恨他的,可是这一瞬间,她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就让她这一刻忘记仇恨吧,就今天晚上,让她忘记仇恨,忘记这个人曾经对她做过的残忍的一切。

    傅子墨抱着秦落烟除了酒楼直接往临街走,他根本没有问过任何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一个巷子里的小院子,他一脚就踹开了那院子的大门。

    院子里,露天的石桌子上,一家人正在吃饭,一个老者看见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正要开口怒骂,可是当看清傅子墨的表情的时候,想要骂出口的话又生生的憋了出来。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表情太过骇人,老头子就是想发火也不敢啊!

    “这、这位公子,您这是……”那老者被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傅子墨看也不看他,而是转头对老者身旁的老妇人道“来给她接生。”

    那老妇人也是一阵诧异,忍不住对旁边的老者嘀咕道:“他怎么知道我是产婆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老者白了她一眼,又道:“那你赶紧跟人去吧,我看那妇人是快要生了。”

    老妇人点点头,走到傅子墨的面前,“这位公子,你家在哪儿啊,我们走吧。”

    “就在这里生不行?你没看她疼得全身都是汗?”傅子墨感觉到秦落烟的背后已经湿透,却又固执的不肯痛呼出声,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全身都不是滋味,连说话的语气都不自觉的急切了起来。

    那妇人一听,立刻就摇头了,“在这里怎么能行吗?生孩子这种事情哪有在别人家的?不行不行,那太晦气了。而且这孩子又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生出来的,得疼很久的,有些人痛几天的都有。”

    “痛几天?”傅子墨脸色沉到了谷底,一双眸子仿佛要喷出火来,吓得那妇人忍不住后退躲到了老者的身后。

    怀中的人已经痛得快要虚脱了,这老太婆竟然给他说还要痛几天?傅子墨也不知为何,突然就烦躁了起来,他冷冷的瞪了那一眼妇人,直接抱着人就往里屋走。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她马上就把孩子生下来!”傅子墨回头见那妇人还没动,眉头一皱,伸手一勾,那妇人只感觉自己被一阵罡风所吸引,下一瞬身子就飞到了里屋门口。

    “哎哟,我这老婆子的命哟都掉了一半咯。”老妇人被吓得不行,哀嚎声惊天动地。

    院子里的老头见老妇人吃了这般苦,也就搬起凳子就冲了过来,不过人还没靠近半分,就被傅子墨随手一挥仍了回去。

    经他们这一番折腾,秦落烟越发觉得疼得厉害了,忍不住就双手扯住了傅子墨的衣领,她没有叫疼,可是她楚楚可怜的表情却已经泄露了她的难以忍受。

    那一瞬间,傅子墨的一颗心仿佛都被揪紧了,他来不及想为何对一个陌生的妇人会有这种诡异的紧张情绪,他只着急的从怀中随手掏出一张银票扔到了那老妇人的怀里。

    “她若母子平安,这银票就是你们的,她和孩子若是出了什么事,那你们全家人就等着陪葬吧!”

    那妇人被这么一吼,吓得一阵哆嗦,不过余光扫见那银票的面额,立刻就不哆嗦了,她转头就对老头子吼道:“老头子,快去烧热水!这银子,我们拼了命也要赚了,做成这一笔,老婆子我一辈子都可以享清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