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她到底在哪里
    老头子也凑过来看银票,这一看也是立刻笑开了花,似乎怕傅子墨不放心,还得意的道:“不是我老头子吹牛,我家老太婆可是这凤栖城里最好的稳婆,只要她出马,就没有生不下来的孩子!”

    傅子墨没有接他的话头,他当然知道这老婆子是凤栖城里最好的稳婆,否则他也不会找上门来,他武宣王府势力下可是有江湖上最大的情报机构暗羽门,只要是南越国发生的事,不分大小,但凡是有用的信息,暗羽门都会收集起来汇报到他这里。

    前些日子朝廷里有个一品大员的小妾生孩子,那一品大员膝下无知,都年近花甲了,那小妾又要生了,这可没准儿是他最后一次得孩子了,所以那一品大员很重视,就花重金请了城中最好的稳婆去接生,据暗羽门的探子汇报,那稳婆就是住在这里。

    这也得益于暗羽门汇报事情的详尽程度,但凡是和这件事有关的,他们会将最细致的信息都报送上来供主子筛选其中的重要信息,因为很多事情不是探子们能知道的,他们也分不清那些是有用的,怕万一遗漏了重要信息,所以他们事无巨细都汇报。

    傅子墨抱着秦落烟进了里屋,将人放在了床铺上,却又手足无措的站在床铺,堂堂武宣王头一次觉得有些拘束。

    “这位公子你也不要太担心,女人生孩子都会痛的,不是什么大事,我摸您夫人的肚子感觉胎位是正常的,这一胎啊,很好生的。看你也一定是第一次得孩子,所以才这般紧张,等以后你夫人再给你生孩子的时候,你就不会紧张了。”

    稳婆在秦落烟的肚子上一阵摸索,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秦落烟就觉得肚子要舒服了一些,虽然还是很疼,可是却没有先前那般明显的紧绷感了。

    傅子墨站在床旁,听稳婆念叨,本想澄清他和这床上妇人的关系,可是正准备说话,就听院子里传来云小樱的声音。

    老头子正在院子里烧水,云小樱进来之后在老头儿的指引下来到了里屋,看见站在床边的傅子墨,她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不过最后还是挤出了担忧的表情。

    “墨,你们走得太快了,我都快跟不上了。”云小樱凑到床边看床上的人脸色还是很苍白,佯装关切的问:“她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不就是生孩子吗?”稳婆没见过云小樱这么好看的女人,猛地瞧见还以为自己看见了仙女下凡,世人都是以貌取人的,所以稳婆立刻就对云小樱恭敬了起来。

    云小樱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和恭敬,所以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只是拉着傅子墨的手臂道:“墨,要不我们先出去吧,妇人生孩子这种事,男人是不方便看的。”

    经云小樱这么一说,那稳婆才猛地一拍脑门儿吼了起来,“看我这老糊涂,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这小仙女说得对,你们赶紧出去,出去!这万一一会儿羊水破了,你们就是撞了煞气,是要倒大霉的!”

    稳婆站起身推着两人到了门外,然后就关上了房门。

    傅子墨和云小樱站在门口,不自觉的宁静了眉头,只是目光落在那房门上,怎么也移不开去。

    看见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云小樱的伪善突然有些装不下去,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充满了哀怨,“墨,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妇人而已,哪怕他和你要找的人是同乡,你这么关心她,是不是也太过了?”

    傅子墨转头诧异的看着她,心中却也震惊不已,他不能否认,云小樱说的也是他心中的疑惑。先前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他来不及深思,如今安静下来,他也被自己诡异的举动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对一个陌生妇人这般关怀?这不像他的风格,可是,他还是做了……

    是因为她刚才说害怕的时候,那眼神太像她了吗?

    还是因为他知道在这世上的某一个地方,秦落烟也像这个妇人一样挺着大肚子随时可能生产?那她可会像这妇人这般害怕,她的身边可有能帮助她生产的人?有可信的稳婆吗?她是顺利的生下了孩子吗?

    也许,是对秦落烟如今处境的牵挂,所以他才会对这个陌生的妇人这个态度,也许,骨子里,他是将那妇人当成了秦落烟了吧。

    傅子墨这样想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该死的女人,此刻怀着他的骨肉到底躲到了哪里呢?天知道如果现在让他找到了她,他一定会让让她成为他名正言顺的王妃!不就是一个名分吗?哪怕冒天下之大不韪,他给不就好了!

    可是……

    “啊!”突然,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痛苦的时候,紧接着就是稳婆急促的声音,“夫人,夫人,你不要着急,慢慢来,我说呼气的时候你就呼气,对,不要着急,孩子一定能平安生下来的。你想想门外,你的相公还在等你们母子平安呢!”

    许是稳婆的话起了鼓励的作用,然后屋子里便传来了压抑的痛苦闷哼声,这样的闷哼声不大,可是比起先前的嘶吼声更加让人心情紧张沉重。

    “用力!用力!头出来了!”

    门内,是稳婆拼命的鼓励,门外,是傅子墨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氛围焦急的来回走动。

    不过他走了一阵,又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他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妇人而已,他竟然真的当那是秦落烟和他的孩子了?他觉得自己很可笑,可有控制不住这种感觉。

    “啊!”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呼喊,一声婴儿的啼哭从屋子里响了起来。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稳婆就抱着一个孩子开门走了出来,稳婆脸上笑容灿烂,将孩子递到了傅子墨的面前,“公子,你家妇人给你添了个胖小子呢!快来看看,我来太婆觉得这孩子这双眼睛真是和公子生得一模一样呢!”